王的降生

经文:马太福音1:18-25

上帝降生为一个婴孩,圣灵藉着处女成孕,这真是叫人惊奇,并意义重大。

这事情如何可能?如果我承认世界都是神所造的,并不是自有永有的,这就有可能。因为创造生命的主,是可以让处女的子宫孕育出新的生命。

然而道成肉身是比上帝创造万有还更神奇的。这让我们看见永恒的道,自我倒空,舍弃,谦卑,限制自己。从永恒进入到时间,从无限进入到有限,从大能进入到无能,从万有进入到无有,从荣耀进入到羞耻。

神要来拥抱我们

当我早上去乘坐地铁的时候,看到正在拥挤的人群中的一张又一张的面孔,这些是活生生的鲜活的生命,有神的形象和样式。这些人和我是什么关系呢?我爱城市中这些人吗?我愿意对他们表达出我的友好吗?他们对于我而言是兄弟姐妹,还是竞争者呢?甚至有些人还是我的仇敌呢?

当我到了公司后,打开新闻网站,大多数消息都在报告这个扭曲的世界的种种罪状。战争、贪腐、二奶、性侵犯等新闻。这个世界怎么了?

让人难以想象的是神竟然主动来到这样的一个世界。他不只是来拜访我们,而是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和我们完全一样,住在我们中间。一同经历这个世界的苦难与眼泪。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景象,永恒的造物主的心与人类一同跳动,他想要深深地拥抱我们。

世界正在背离神

与此相反,这个世界的法则是不断地寻求高升的路,寻求更高、更强、更快。这条路的问题在哪里?

1)不断地逃避神的面,希望找到自我,却更迷失了自我。

当我们试图逃避神的时候,让我们查看一下我们的内心。我们时常在意别人如何来看我们,我们时常拿自己跟身边的人相比,总在问我们是比较优胜还是比较差?是比较强还是比较弱?是比较快还是比较慢?我们自小学开始,身边大部分的人就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与我们争取成功,争取影响力,争取别人的爱戴?我们都对自己的身分缺乏安全感,以致于我们总想握住一些东西。

我们自身的安全一旦受到威胁,就会立即抓紧身边的棍子和手枪,…… 我知道什么是我的棍子和手枪!――有时是一个比我更有影响力的朋友,有时是金钱或是学位,有时是一些别人所没有的小天分,有时是一种专门的知识,或者是一段埋藏深处的记忆,甚至是一个冷眼……于是我会毫不犹豫,迅速抓紧它们,因为我需要继续控制局面。我还没有把一切弄明白以前,却已把朋友推到一旁,甚至已在过程中伤害了他们。(卢云《寻找回家路》)

2)成为罪恶的奴隶,被罪所伤害,所奴役,最终的结局是死亡。

我们一面看到这个世界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自己也参与到这个世界的问题里面。正如英国《泰晤士报》在1908年向一些作家所发出的征稿问题“世界怎么了?”。其中有一篇最短和最出众的答案,乃是来自Chesterton的回答: Me。我们经常被自己和别人的罪所奴役,伤害。

王的降卑

你能够想象创造如此宏伟宇宙与生命的造物主成为一个小婴孩吗?婴孩什么都不会,不会说,不会走路,无法自己吃饭,如果不好好照顾它,就会有生命的危险。全能的主,居然需要依靠人的照顾?这是多么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他的软弱开启了一条生命的道路,让我们可以接近他。某种程度上,人们会害怕有权势的人,我们害怕被控制,被强迫。但这位君王选择成为婴孩,选择需要我们,让所有人都可以接近他。最后的结局如何呢?他在钉在十字架上,他显得如此的无能,就像有人所嘲笑的,他即无法救自己,又如何能救别人呢?

王的名字

这个表面上的无能,却蕴藏着上主最大的能力——他爱我们每一个人,到一个地步,代替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受死,他是以他的死亡来换取赐给我们新的生命。他选择一无所能,是为了让我们回归到天父的怀抱。他成为一条让人踩的道路,让人们可以通向天父,获得我们真正的身份——神的儿女。

所以他的名字叫耶稣,耶稣就是拯救者的意思,然而他这样通过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拯救我们,与世上强者的法则相反。

他的另一个名字叫以马内利,就是“神与人同在”的意识。神渴望每个人都回家,渴望每个人与他建立爱的关系,渴望居住在我们中间。我是神的儿女,是神的无价之宝,这是我真实的身份。与我的能力、地位、钱财、职业都无关。

无能者的大能

 当我们效法耶稣,愿意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是软弱无能的行为吗?

 既是无能,是否意味我们注定要被这个渴求权力的社会所欺凌?是否意味柔和、被动、恭顺就是好――经常要容让黑暗的权势操控我们的生命?是否意味经济上的弱点,组织上的弱点,肉体上和情结上的弱点,如今都忽然变成美德?这又是否意味那些做事马虎的人,如今可以吹嘘他们的缺欠,视之为值得感恩的祝福?(卢云《寻找回家路》)

不是的,这里的软弱不等同于世俗的软弱,被世界的权势所操纵。这里的软弱意味着我们无条件地把自己交在天父的手中,从我们里面产生出真正的勇气、创造力与爱,来更新这个世界。(马利亚的例子,从惊慌失措到坦然接受)

 祷告:上主既然如此降卑,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来寻找我回家,那我有何理由继续地抗拒恩典,去寻找自我救赎的道路呢?我还能遇到比这更大的,更丰满的爱吗?我还能遇见比这位基督更了解我的软弱、限制、不安的爱人吗?主阿,帮助我,放下自己所有依靠的偶像,而单单来依靠你。

愿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乐,常常欢呼

缺乏反省的生活,就容易随波逐流,有时候甚至容易犯同样的错误。

愿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乐,常常欢呼;愿你保护他们,又愿爱你名的人,因你欢乐。(诗5:11)

当神很小的时候,人就变得很大。不单单是人变得很大,环境、难处、钱财、势力、知识等都变得很大,也就是神以外的东西都变得很大。于是我就无法真实地面对神,面对自己和面对人。这种光景在我的生命中常有出现,我心中的困苦、懊恼、沮丧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被罪所捆绑,因为我把神以外的东西看得比神更重要。因此,我需要承认我的过犯,求神涂抹我的罪孽,赐给我一颗完全清洁的心,使我里面得以有正直的灵。不把环境、难处、钱财、势力、知识等看得很大,乃是单单把神看为我生命中最宝贵的,单单敬拜神,渴慕神。这样我的心里面就满了平安,被喜乐所充满。

当我把神以外的人(包括自己)、事、物看得太大的时候,我就以为我的明天需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奋斗才有希望,我的生活和生命好像只有我自己才能够控制似的。耶稣说过,我不能够叫我的一根白头发变成黑头发,也不能用思虑使我的寿数增加一刻。我为何那么想要控制在我身边的发生的一切事情呢?

的确,这个社会有太多不公平和不公义的事情,人与人之间缺乏怜悯和爱心,人们对于许多不法的事情渐渐变得冷漠和无动于衷。在个人生活上,我希望自己的家庭能渐渐变得富裕,看到身边很多有钱人,我是否眼红呢;还是我希望自己的两个孩子将来能受比较好的教育,过上比较好的日子?我拼命工作是为了自己积攒财富吗;还是工作本身因为是从上帝来的呼召而显得神圣,是属于上帝国度的一部分?

周围的世界施予我强大的影响力,我该如何胜过它,我不能够因为事情顺利(好像身边的事情都在掌控之中)而有真正的平安,也不能够我无能为力(身边的事情都在掌控之外)而忧伤沮丧甚至冷漠。

诗人大卫在这首诗中,是给出了一个如此清晰明了的答案。“愿所有投靠你的人都喜乐,常常欢呼”。我是否是一个心甘情愿乐意投靠耶和华神的人。我真的信靠他吗?我把每件事情,每一样思虑都转化为祷告,交在父神的手里了吗?耶稣说,他的担子是轻省的,他的轭是容易负的。我是否愿意负耶稣的担子,而把自己的担子交给他呢?“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一切都比加给你们。(太7:11)”

喜乐和欢呼真应该成为我生命光景的写照。每一次我以感恩的心来领受我生活中每一样祝福,家庭、妻子、女儿、儿子、教会、相爱的团契、工作、工作中做事的机会和智慧。我就满了感恩、喜乐和欢呼。主啊,感谢你所赐给我所有的一切,恳求你使我成为一个常常投靠你,爱你名的人。

空中的鸟野地的花以及忙碌的人

这两天请了年假在家里休息,我发现自己被格式化了,已经不习惯休息。

朝九晚五的日子久了,习惯了每天冲出门,赶车;到了公司以后,尽快把工作做好,其实每一个项目都是在赶时间。

工作中也有不忙的时候,但在不忙的那一天过去后,自己就会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怎么不把时间抓紧拿来学习新技术呢?怎么一天又晃荡晃荡地过去了呢?——后来想起来,在工作不忙的时候,也不是真的没有学习,只是学习进展得比较慢,心里在焦急罢了。

周末呢,周末只会更忙碌,周六有教会小组活动,还要准备礼拜天的事工安排,而周日则一整天都在教会。

总想把所有的时间段都塞满了。卢云在《新造的人》里面说到,这是一种充塞的生活,好像只有把所有的时间都占满了,这一天我才过得充实。

所以我不习惯休息。

休息的时候好像无事可做,不是吗?休息甚至会让我有一种罪咎感。大家都在忙碌,我怎能一个人在这里独自享受这温煦的阳光呢?此时此刻搞不准那些家伙们在哪个项目里面正热火朝天、焦头烂额呢。

听说城市越大,经济越发达,那里的人就越忙碌。在北京工作过的人,去香港工作一段时间,就会说北京的节奏慢了。现代人因为快节奏的工作生活,更加充实了?但实际上,也许正是因为不充实,才需要把每一段时间都填满。我们内心深处会告诉我们是否真的很有充实感,或者满足感,我们存在的价值真的在于把时间简单填满就好了吗?

睿智又学富五车的帕斯卡尔提醒人们:“我们在前面放了一些东西,不让自己看到深渊,一不留神却冲了下去。”。他还告诫大家,我们不断地让自己忙碌,其原因恰恰是因为要逃避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为什么活在世上,诸如此类逼视内心的问题。我们不会让自己有时间停留下来,去思考这些“深渊”问题的。

于是,我们把生活简单地等同于生命。

因为忙碌的生活并非等于丰盛的生命。

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更丰盛的意思是没有止境,你以为自己很丰盛了,但还可以更丰盛。是什么让耶稣有这样的能耐呢?

耶稣其实也很忙碌的,他有一次因为游行布道、医病赶鬼等工作太累了,在船上睡着了,虽然外面起了大风浪,但他还在睡觉,因为他实在太疲乏了,后来被他的门徒们叫醒,平静了风浪。

但耶稣好像懂得劳逸结合,要不然他怎么那么懂得欣赏自然,耶稣在野地里沉思过,他仔细地观察过百合花,田野的草和空中的飞鸟。他是这样说的:

“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也不要为身体忧虑穿什么。难道生命不比食物重要吗?身体不比衣服重要吗?你们看天空的飞鸟∶它们不撒种,不收割,也不收进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们;难道你们不比它们更宝贵吗?你们中间谁能用忧虑使自己的寿命延长一刻呢?何必为衣服忧虑呢?试想田野的百合花怎样生长,它们不劳苦,也不纺织。但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最威荣的时候所穿的,也比不上这花中的一朵。田野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投进炉里,上帝尚且这样妆扮它们;小信的人哪,何况你们呢? 所以不要忧虑,说∶我们该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些都是教外人所寻求的,你们的天父原知道你们需要这一切。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一切都必加给你们。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 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这一段经文记载在马太福音第六章,那时候耶稣在山上对着一群人宣讲。显然在这一段话里面,耶稣不止一次地劝告我们不要为明天忧虑。

我们如此忙碌的原因,恰恰是表示我们在为明天忧虑。忙碌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让自己停下来或者慢下来,那我将跟不上大家的脚步,自己的前途会受影响,整个团队因此受影响,家庭的收入也会受影响。也许还会显得自己比较没有价值。所以需要不断地使自己陷在各样忙碌的事务中。我们以为周围一切都需要自己来控制,因此也活得很辛苦。

耶稣却叫我们不要忧虑,他有沉思和祷告的秘诀,其实在他非常忙碌的时候,他会独自一个人退到旷野里面,整夜地祈祷上帝。所以劳逸结合只是耶稣生活的表面现象,更深层次的因素在于耶稣始终在宣告,这是天父世界。他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完全放手在父的手中。

这其实就是祈祷的真谛。祈祷就是一种谦卑的动作,一种信靠的行动。跪下来的时候,就是承认靠我自己不行,不是我来掌控身边所有的一切,而是摊开双手,告诉天父,祂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周围环境的主宰,我生命中的主宰。上帝创造了我,我在祂眼中看为宝贵,祂在我的生命中有极其美丽的安排和计划。因此,我将自己交托于主袮的手中。这种基于事实的承认和宣告将会使我们得到极大的释放。从劳苦担重担的状态下被释放,这无论对身体和灵魂都极为重要。

祈祷同时带来了一种真正的、本质的洞察力。正如一个有智慧的人非常明白生活的优先次序,一个祈祷的人洞察到生命的优先次序。这个优先次序,就是先求上帝的国和上帝的义,这一切的东西,都会加给我们。其实我们品尝到一点点关于上帝国的味道,我们就会舍弃一切专心寻求祂。就如同一位珠宝商看到一串升值潜力极大的珠宝,就变卖一切财产来买它。

什么叫先寻求上帝的国和祂的义呢?就比如认识并顺服上帝的旨意,在一切所行的事情上都依靠祂,持续不断地学习耶稣基督的榜样,直到最终我们的生命被雕琢成耶稣基督的形象。具体而言,在独处生活中;学习亲近和敬拜上帝,学习祂的律法,学习省察自己的过犯,在祂的隐秘处寻到安息之所;在群体生活中,学习接纳与被接纳,爱与被爱;自己被建造也建造别人。

但我必须承认我对于上帝的国的认识是何等匮乏,所以今生我需要保持一种姿势,那就是竭力寻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