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儿,妈妈,别怕

一、从全职传道人到公益机构负责人

“我也没想到,我会从一名全职传道人变成一名公益组织负责人。上帝的道路高于我们的道路。”睦邻帮扶中心的负责人汤飞翔弟兄微笑着,语气安静而温和。

“我是2003年做全职传道人的,那些年间,一直服侍北京的一间学生团契。和这些单纯的学生们在一起,我很开心。

直到2010年,我认识了一对美国基督徒父女,这位父亲给我们分享了他在美国参与反堕胎事工的种种见证。当时,他不仅引用了圣经经文,还放映了胎儿发育的过程,以及随意堕胎对女性会造成怎样身心伤害后遗症的短片,我,还有那些年轻未婚的弟兄姊妹都被那些触目惊心的画面深深震撼了。

没过多久,我太太因为扁桃体发炎,我陪着她去社区医院输液,而旁边坐着一对看上去无精打采的小夫妻。太太心思细腻,悄声对我说:“你看,那女孩拿了好多卫生纸巾,估计是来做人流的。你要不去劝劝他们?”我其实并不想多管闲事,但前段时间看到的反堕胎短片历历在目。

于是,我踌躇着走上前去,开始和他们攀谈起来,慢慢切入正题,果然如太太所料,这对外地来京务工的小两口意外怀了孕,不想要。我诚恳地表明我的基督徒身份,又劝他们胎儿是有灵魂的,和婴儿一样也是一条小生命,不要轻易放弃……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受触动,反而狐疑地怀疑起我这个陌生人的动机。毕竟,萍水相逢,建立起信任还需要时间。

最后,我终究没有说服她们挽留住那条小生命。这一方面让我很是难过,另一方面也令我更加关注人流群体和这一事工。

二、小芸的故事

不久,我开始在其他学生团契点分享这些短片,也配合少男少女婚前性教育的教导。一天,一个年轻小姊妹跑来告知我,说有个叫小芸的慕道友,曾来过本教会一两次,后来再也没有来过。原来,她在北京认识了一个已婚男人,稀里糊涂就做了对方的情妇,而且意外怀孕了。

她倒是愿意留下这条小生命,但那个已婚男人坚决反对,逼着让她堕胎。她在北京无依无靠,想到之前去教会所体验到的温暖,觉得这里应该是一个有爱心的地方,于是鼓起勇气打来电话,向年轻小姊妹求助。

其实,按一般的世俗眼光,对小三都是痛骂加鄙夷的,甚至会嘲讽小三怀孕是自作自受,哪里会想到去帮助小三?但我们团契的弟兄姊妹没有任何看不起她的意思,都愿意像耶稣接纳撒玛利亚妇人那样去接纳这个女子。尽管他们只是还在大学校园里念书的学生,也没什么钱,却纷纷慷慨解囊,鼓励小芸生下来。

就这样,小芸断了和那个已婚男人的错误关系,将教会弟兄姊妹当成真正的家人,最后也归正信主。不久后,她顺利生下一个非常可爱的男孩。而小芸远在老家的父母得知此事后,也愿意将母女接回去住。现在,孩子都已经5岁了。不仅小芸信了主,小芸的父母也信了主。

三、小蕙的故事

这件事大大的激励了我。我开始受邀到别的教会讲课,分享反堕胎与生命健康的事工。不久,就有一个叫小蕙的农村女孩打来电话,说听完我讲课后没几天,就发现自己怀孕了,而孩子的父亲却是前男友,该怎么办?

原来,小蕙刚在东北和男友分了手,就跑到北京去打工,跟着亲戚去教会第一次听道,正巧听到我的分享。几天后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便电话男友问可不可以复合。男友让她赶紧回东北商量。其实商量只是缓兵之计,谈判的结果是男友说复合不可能,堕胎才是明智选择,并拿出1000元,让她去医院做人流。

小蕙去了好几家医院,进了又出,出了又进,堕胎对她来说,是个非常挣扎的抉择。她心里还是想留下孩子,可现实是——男友不要这孩子,父母也可能不认她这女儿,自己又没什么稳定收入,做一个未婚妈妈,该承担怎样的舆论压力?!

就这样,磨磨蹭蹭到最后一家医院,她终于狠下心准备向现实低头。可是,当医院妇科护士喊到小蕙的名字时,她心里还是慌了,终于含着眼泪跑了出来……

在萧瑟的寒风中,小萍或许记起了我在教会的那次分享,于是怯生生的打来求助电话。我听了毅然对她说:“来北京吧,我和我的团契会尽量帮助你!”

我知道,小蕙来京后要解决的一是住处问题,二是工作问题;我先让她在我们夫妇家暂住了几天,一边祷告一边想办法,上帝的供应是信实的,几天后,正好有一个在高校附近开花店的弟兄正招店员,而且能解决食宿。就这样,小蕙的住处和工作问题都迎刃而解。

小蕙初来北京时,对我千叮万嘱,不要和教会任何弟兄姊妹说起她未婚先孕的事。毕竟人言可畏,众口铄金。结果,慢慢接触团契里的这些年轻大学生,被大家的真诚温暖感动,她觉得我们的小教会是个不定罪,很包容也很安全的地方,也变得越来越敞开,主动说出了自己的故事,这让她如释重负。

小蕙开始是打算生下孩子自己抚养的,可是考虑到自己无积蓄,无稳定工作,而她父母可能更不会接纳这种有辱门风的事,再加上也担心单亲环境不健康,就问我能否找合适的家庭收养。

正好,我认识一对基督徒夫妇,是高校老师,年轻时忙事业不想要孩子,两次怀孕都做了人流。现在年纪大了,想要孩子却要不了,两次手术均以失败告终,所以特别盼望能收养一个孩子。

双方一拍即合,等到小蕙怀孕半年后就不再工作,那对高校夫妇帮助支付这顿时间的生活费。此外,团契里的大学生们也纷纷来看望她。买菜、做饭、洗碗……这些未婚的大学生有的连恋爱都没谈过,很单纯,又很热心,便问身边做过妈妈的亲戚朋友,该怎么样做月子,该给小宝宝该买什么牌子的婴儿用品?然后,纸尿裤,鸡蛋,宝宝服……一一送过来,堆满小蕙的房间,令她热泪盈眶,心被恩感。

不过,在待孕期间,小蕙曾两次忐忑不安地问过我:“像我这样的女人,还会有人要吗?还能够再结婚吗?”我能体会到她的自卑和惧怕,就对小姑娘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再婚,因为人生前面的道路,没有人能预测,唯有主掌管明天。但我知道,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了。”

过了几个月,小蕙生下了一个非常健康的女婴,在大家的祝福中,被那对夫妇欢欢喜喜抱走。又过了几个月,本教会有一刚大学毕业的小弟兄突然给我打来电话,支支吾吾半天,才道出自己谈恋爱了,而他情有独钟的女孩居然是小蕙!

我当时很震惊,也担心他是一时冲动,便给小蕙打电话问情况。小蕙说这个弟兄的确向她表白了,而她虽然深受感动,但也很冷静诚恳地将自己之前种种复杂的情感经历和盘托出。但这个弟兄依然坚定的表示,对她的喜欢不会因为这些旧事而改变,而且他希望娶她,好好呵护她一辈子。

这个小弟兄是一个很优秀,也很敬虔的男孩,而我们教会中学历高的,家境好的,相貌漂亮的,情感经历单纯的女孩并不少,但他竟然选择了学历并不高,家境并不好,相貌也并不那么漂亮,情感经历也很坎坷的小蕙。说明他真不是看外在,而是看内心。而这也是主的恩典。

所以,我听了他们的恋爱故事后,又震惊又感恩,因为知道将两个年轻人联结在一起的,是耶稣基督无条件的爱与接纳,在这人世间有情有义的彰显。

半年后,他们就结婚了。我给主持的婚礼。两口子很相爱,现在已经有了第二个宝宝。而且更奇妙的是,这对夫妇目前全力以赴从事的正是——堕胎关怀与珍爱生命事工。

四、小莲的故事

像小蕙这样的故事还有不少,除了大部分未婚先孕的情况,还有部分已婚超生的情况。比如一对在北京大红门那边做生意的外地小夫妻,丈夫不信主,妻子小莲信主,已经有两个女儿,还一心想再生个儿子,结果如愿以偿怀了孕,医生却诊断说是三胞胎,变成事与愿违。婆婆和丈夫觉得本来家境就不宽裕,根本养不起5个孩子,强烈要求小莲姊妹做人流。她在进退两难中向我们求主,我们苦口婆心做这位丈夫的思想工作。终于,他让步了,提出如果只留下一个孩子,另外两个孩子送人,就不考虑人流。我也体恤他的处境,发布了求领养信息,没想到上百人打电话来说希望收养。

奇妙的是,过了几周,这位丈夫突然对我说:“改变主意了,还是留下两个,另外一个送人。”再过了几周,这位丈夫又对我说:“还是都留下吧,不管以后困难多大,我们都自己养。”在这样曲折挣扎的心路历程中,他也跟着我们去教会听道,并且信主了。

临产前,他和我一起迫切祷告,提出了四个请求,一是孩子都健康;二是产期能超过32周;三是每个孩子都能超过四斤;四是生产费用能在2万元以内。主也成全了他的请求,小莲姊妹平平安安生下了3个健康可爱的5斤多男婴,产房中一片欢喜。而很多姊妹就在产房中传福音做见证,连医生也很惊奇。

五、小萍的故事

更艰难的可能是在体制内有体面工作和稳定收入的妈妈们。记得有个初信的姊妹小萍,自己是大医院的医生,意外怀上了老二,因为不符合生育政策,也没多想,就预约了一个日子,准备第二天去做手术。我们得知消息后,连夜赶到医院,给她看了胎儿发育的模型,问她要不要慎重考虑后再做决定。小萍姊妹很受触动,说自己虽然是医生,却从未思想过胎儿也是有灵魂的独立生命,误以为做人流就跟感冒发烧去输液一样。

当她内心的母爱被唤醒,便给她先生打了一个电话:“我们留下这孩子,好不好?”她先生也很通情达理,结果准备做手术的那天,就从医院回到家。

她也清楚,留下孩子,必然导致失去工作,但那时圣灵不仅光照她,也安慰她,内心满有主同在的深深平安。老二出生后不久,被开除的小萍也找到了新工作,在一家私立医院当医生,待遇也不比公立医院差多少。她很庆幸自己当初在生死关头挽留住了孩子。

有了这样不寻常的被帮助经历后,她经常会乐于帮助其他在生育问题上软弱的姊妹。

六、谁是我的邻舍?

这样的事工不知不觉间越做越多后,我发现需要到处跑来跑去,精力实在有限,很难兼顾到教会其他牧养事工。认真祷告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这是上帝给我的托付。在美国,有2500多家孕妇救助中心,南美也有100多家,台湾,香港也都有比较成熟的经验,但在中国大陆,反堕胎事工与珍爱生命事工才刚刚起步,很多教会也没有意识到其重要性。所以,我应该聚焦于这一事工,做的更深入更精细更专业,以帮助到更多的女性和家庭。

就这样,我辞去教会的传道人职分,开始全心投入,到了2015年,我注册了一家非营利机构“睦邻帮扶中心”,但注册资金有限,还没有公募资格。

目前,通观整个国内大环境,每年有1300万次人工流产,1000万次药物流产,这还只是大医院诊所的统计数字,不包括各种社区医院和私人诊所。现在堕胎已经日益向低龄化方向发展,有的甚至只有十四五岁。绝大部分是未婚妈妈,重复堕胎率达到55%。引发了很多女性的身心健康问题。

所以,我们会在两个方面全力以赴。其一是信息的宣导,其二是实际的救助。

信息的宣导方面,主要是和国内一些教会合作,以授课的方式来呼吁和警醒。我们精心制作了一个小册子,提出四个问题:从圣经看生命如何彰显神的荣耀。这四个问题包括:关于人的生命(包括母腹中的生命),神怎么说?关于流无辜人的血(包括堕胎),神怎么说?若有人曾杀害无辜,他仍有盼望能得到神的赦免吗?神呼召我们去做什么来阻止流人血的罪?这些问题都会引起大家的深深思索……

有些比较偏远的地方社会风气依然重男轻女,对做人流非常随便,这种社会风气多少也影响到当地的教会文化,我们希望通过讲课,让更多教会有所醒悟,包括告知弟兄姊妹尽量不要犯这种罪、犯过的需要认罪悔改,以后不要再犯;不仅自己不要再犯,也劝勉帮助身边其他有需要的亲人朋友,尤其是一些女性弱势群体,也通过教会来影响社会,成为时代的光与盐。

此外,我们也一直希望和国内一些医院合作,做一些术前和术后关怀。但合作目前有些受挫,原因还是在于经济效益。国内某些医院出于商业目的,在公众媒体大肆宣传堕胎无痛很便捷的谎言,法律和政策执行上也没有对这些行为作出严格的控制,这些广告完全不考虑女性堕胎对其身心会遭遇怎么样的创伤。而国很多所谓的女子医院,妇科医院,都是以靠做人流手术营利为主的医院。公立大医院虽然不那么在乎营利,但由于妇科与产科分离,业务中间涉及到科室之间的微妙关系,也不容易打交道。其实,从树立社会形象而言,抵制随随便便的流产手术,长远来说,对大医院是有好处的。

实际的救助方面,包括帮助地方教会建立“妈妈之家”,免费提供吃住;也包括人流前关怀和人流后关怀。

人流前关怀主要是邀请当事人慎重考虑,但也不强求,不强迫,尊重对方三思而后行的最后选择。其实,如果当事人立场强大,心意已决,劝也没用,只会加增对方对宗教伦理的抵触情绪。我们真正需要关怀的是那些因为经济困难或情感挫折或心理压力而选堕胎人流的女性。我们不可能阻止所有的堕胎发生,我们事工的存在是为那些在挣扎中的女性预备的。而人流后关怀则包括身、心、灵三方面。身体层面包括术后恢复;心理层面比如术后的抑郁情绪疏导,建议他们不要重复怀孕流产。

至于经济上,目前公开众筹基本不可能,因为这和其他公益事工不一样,当事人普遍不希望自己的个人隐私被曝光,而教会募款也比较困难,因为国内的教会还不够成熟,社会公益参与的眼光还不够,总带着“如果这些女性愿意信主,我们才愿意帮助她们。否则……”的交易思想,我希望更多教会能超越有条件的,有功利心的小爱:因为耶稣基督的爱是普世的,无条件的大爱。我希望基督徒的爱心不要只是局限在小圈子里,而是应该发扬在邻舍中,社会中,成为好撒玛利亚人的榜样。

最近,我们还想开通孕妇救助热线。1970年以来,基督徒已经在全世界开办了4000多家孕妇救助中心和产妇(母亲)之家,为惊慌失措的母亲和因怀孕而焦虑的夫妻提供免费护理和实际的帮助。通常,他们会先提供免费孕检,然后将一些医学方面的准确信息告知已经怀孕的女性,帮助她们做出选择。这些信息包括超声波检测结果、有关收养孩子的信息,还有,假如她不选择堕胎,他们可以为她提供哪些实际的建议和长期的支持,以帮助她更好地抚养孩子。

而在今天的中国,这一块几乎是空白,我们任重而道远。

采访结束后,汤飞翔弟兄给我看小芸、小蕙、小莲、小萍……还有她们的孩子们现在的照片,那些被及时挽留住的孩子们的照片,笑容是那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