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的武侠梦:致傅红雪

按:此文写于1995年。16岁的我非常迷恋古龙的小说,包括《欢乐英雄》、《大人物》、《绝代双骄》、《三少爷的剑》……但最喜欢的是其诗体小说《天涯·明月·刀》。总觉得自己骨子里有点像主人公傅红雪,也以他为励志榜样,于是写下这篇书评激励自己。也因为这篇书评,读大一时,被大学的文艺社团——法通社录取,当时学长们还以为作者是一个颇有侠气剑胆的男生,结果发现,一枚腼腼腆腆的黄毛丫头而已……

强者不是压倒一切,而是不被一切压倒。——谨以此文纪念古龙先生和傅红雪大侠

傅红雪不是强者。

左脚残缺是命运的冷落,胯下受辱是人世的冷漠,惨遭遗弃的童年,饱经沧桑的畸缘则是现实的冷酷。他的心也会因明月心的冷酷而受伤,在无人的角落里哭泣,他的刀,也会在公子羽的面前颤栗,并非永远闪烁着江湖中传说中攻无不克的锐气。

傅红雪是强者。

他的确是用一只脚的生命力承托着自己茕茕孑立着,踽踽独行着,恍若遗世。他的黑色的刀沉淀着的是血、泪、汗和岁月的砥砺。傅红雪的刀,不是来杀人和救人的,而是来接受挑战的。挑战公子羽,更是挑战自己。

刀是冷的,心是冷的,凝成他逼人的冷气,可他的正义又散发着人性的光辉。或者,他少了楚留香的琴心,也少了李寻欢的柔肠——因为他无法逍遥或平和的面对黑暗。但他更多的是一身侠骨,一腔剑胆。斗争中,他的意志同颓废,信念同自卑一次又一次的较量。一次又一次的他倒下去,又爬起来,再倒下去,再爬起来……考验中,他才真正成为真正人格上天下无敌的傅红雪。站稳了,站直了,用一只脚的伟岸,站成了一个最终突破自己,超越自己的傅红雪。

傅红雪是孤独的。

江湖何其之大,天涯何其之广,竟没有一个人纯粹是为了爱而爱着他。都不过是逢场作戏,各有用心,充满假仁假义。甚至,包括燕南飞和卓玉贞,这两个他真正爱着的人。斗争与考验中,三人患难与共,生死相随,产生了仿佛刻骨铭心般的友情和爱情。就连明月心,又何尝不是在若即若离中对他惺惺相惜呢?

谁料,竟都是假的,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一场爱情骗局,是公子羽看中了傅红雪人性中的弱点而炮制的陷阱。情之笃、意之深、爱之切,到头来还是陷阱!世界对傅红雪而言,是不存在任何情感的,一丁点也不存在,他注定一生孤独。

傅红雪不是孤独的。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和他同样孤独的女孩子,她曾经为生存挣扎在社会最底层。忍做最下贱的事情,屈干最下等的行当。今年欢笑复明年。直到有一天,她如此般遇到傅红雪,当时走投无路的傅红雪,悲愤着自己也悲愤着这个女孩子的傅红雪。

他悲愤地打了她一耳光,狠狠地打在她充满廉价微笑的脸上。她哭了,可是她甘心,正是这一巴掌,打醒了她早已麻木的灵魂,打破了她迷失在生活维谷中的落寞,回首着醉生梦死没有人怜惜的青楼生涯,她才明白了生命的尊严,比生活的压力更重要!

一切,都为他而变,因为他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第一个把她当人看,当女人看的人。第一个让她重新拾起女性自尊自爱的人。这,已足够,这个从小贫苦的女孩子也许不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她过早做了被现实层层玷污的藕。可是当她洗尽铅华,褪尽尘泥后,依然呈现的还是这颗朴实的,诚实的心。

毕竟,她的心,还是真的,善的,美的,也许她没有卓玉贞的闺秀风范,没有明月心的大家气质,但她却有着她们没有的至情至性的爱心,纯粹为爱而爱的心。最感人的是,她是拿出卖肉身的血汗钱来买药,用青春的赌注去照料四面楚歌的傅红雪。这种不含杂质的感恩,是怎样的高贵和伟大!

这些,傅红雪何尝不明白,他都懂,可是他不想连累她。他早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岂能对她做任何的承诺?他还是如初般冷冷的,冷冷的。

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好久没有这般被感动过了。没有人知道他冷的心在流血流泪。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发现自己并非如从前那般孤独。毕竟,这世间有为了爱而爱他的人。

只有她知道,其实她都知道——知道他的心情,他的悲怆,他的不再孤独。

傅红雪走了,冷冷的,不回头。

我等着。她只说了这一句。

傅红雪还是不回头。只是那一刻,背对她,再次热泪长流。

傅红雪,强者也好,不是强者也好,孤独也好,不孤独也好的傅红雪重出江湖了——重出江湖的傅红雪又经历了更多的风云诡谲、尔虞我诈,更为恐怖的险象环生、叵测无常。

其中,琴童的悲音、画童的鬼符、书童的诡计、棋童的罗网、明月心的暗起杀机、卓玉贞的翻脸成仇、燕南飞的再度挑战、公子羽最后的杀手锏,尤其是决战前惊天动地的阴谋,对于傅红雪,都不再是那么的可怕。他仿佛一切都不那么在乎了。他用他的侠骨、剑胆、正气、锐气、意志、信念,人格的伟力,还有那把黑色的刀来面对,面对一切想要压倒他的东西。

因为他不是孤注一掷的,有人在等他,他必须为自己,更为那个等他的人好好活下去。有爱他的人,哪怕只有一个,江湖其他的丑、恶、假又算得了什么?他释放出的力量极限,一如当年决战上官金虹的小李飞刀。

刀下已经烙下一双望穿秋水的眼,心中已经印下一句情为何物的话,他的确活了下来。

燕南飞死了,公子羽也走了。硝烟散了,刀剑沉了,江湖远了。

用拿刀的手和握手的刀,他去找那个等他的人了。

花开花落又是流年度,春风秋月等闲。寂寞的远方寂寞的晨昏寂寞的女子等一句三个字的誓言。自己许的痴痴的誓言。

又是茉莉花开,傅红雪终于朝她走来。找遍天涯,找遍明月。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是的,他找到了!

关于天涯的,关于明月的,关于刀的,你相信吗?

                                                     写于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