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题记:我只是那铺路的石头,你还得在上面坚定的走。——车尔尼雪夫斯基《怎么办》                                                                                 
你问:这就是法么?在中国法到底是人治的工具,还是德治的面具?我们进校宣誓的“除人间之邪恶,守政法之圣洁”岂不充满悖论?
你问:这就是法大么?那个以公平和正义为精神的法大!我们怎么感受不到大学的魅力?为什么它自身的现实偏走向它理想的反面?


你问:这就是法大人么?高年级的学生给了我们怎样的负影响?近墨者黑,难道注定以后跟他们一样?


法无言,法大无言,法大人无言。


你自嘲是困惑后的彷徨。我懂,新生们曾困惑的很多,真彷徨的很少。他们来了,耳闻了,目睹了,彷徨了。困惑后还未来得及沉心静气的象六祖慧能扪心自问: “我为法而来,或为衣而来?”就轻易涌入这“天下熙熙,皆为名往,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学生熙熙攘攘,皆为成功往”的热潮中,轻轻松松适应了,而你没有,你既不想无方向的走,又不想按所谓的方向走,但是,但是你又不知道自己要走的方向在哪里,就这样独徘徊下去吗?


能彷徨总是好的,你毕竟没放弃自己那颗太敏感太善良的心不忍也不肯!可彷徨后该怎么办?是呐喊吗?你急切的问。我望着你的荷戟,不答。还是讲个故事吧:那时她也大一,和同伴们一边彷徨一边呐喊铁屋中的呐喊,想当然法大是铁屋子,想当然自己是斗士,结果想当然的失误导致想当然的失败,随着乌托邦唯美主义的终结,他们一个一个在变:有人放弃了,变成随波逐流的大儒主义者;有人逃避了,变成独善其身的奉道主义者;有人绝望了,变成彻头彻底的厌世主义者。同时,呐喊消失而彷徨不止。

她呢?则开始在反思与反省间进行艰难的寻找,寻找意味着屏弃浮躁,进行沉淀,并且去看去听去感觉!她在校徽正义与公平的价值中寻找法大的心脏,她在图书馆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气质中寻找法大的脉搏,她在张守东,杨阳那一类老师全新的传道授业解惑中寻找法大的筋骨,她在那些置身法大民间特立独行,并有着民主理念,平等意识,自由精神的青年辈中寻找法大的血液,只有深入法大底层才告诉了她一个真法大:它孜孜不倦的精神!它生生不息的灵魂!我希望用它的弯路告诉你,也许,只是也许,你更该做的,不是呐喊,而是寻找,沉淀的寻找前那些浮躁的呐喊,太弱太弱呵,你没有舟,尚未渡己何谈渡人。望着BBS海报栏和它那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和法大难得的书生意气,只有温柔的叹息:盲目的呐喊,真能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寻找,你还是迟疑了,寻找什么?如何寻找?


那个在昌平的孤独上生长的诗人苇岸临终前幸福的回忆到:大学校园,对我的最大意义,不是课堂,而是视野,志同道合的友谊和图书馆的书籍!


而同样在昌平的热闹中膨胀着的法大,泛滥的不正是技术密集化的知识,干涸的正是真的书籍,善的友谊,美的视野吗?你黯然点头。

你说你才大一就淹没于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式学习里,小初高大各路的教育模式有束缚你不得不为将来未雨绸缪,好象唯有此才“青春无悔”。

你说你才大二就感觉大学人际关系的微妙,肩膀很重包袱很重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中,大家为成功各忙各,宿舍里班级里甚至整个校园里都找不到人能谈那“关于理想的课堂作文”!

你说你才大一就受那些师兄师姐老乡老师告诫说只能好好学那致用的学,天天向那有利的上,说写诗唱歌做梦都太奢侈,说大学才不屑一顾什么“白衣飘飘的年代”!


我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转问给那位我在法大最崇拜的先生,他忧郁而坚定的说:“无论如何,在大学保持一份古典的心境,这是最重要的!至于交友和读书,别以为自己多么孤独,大学仍有你知音的同类,只不过现在你没发现,茫茫人海你回头就能感到那些你等的和等你的人。一次真诚的讨论后,一个纯净的社团里,甚至对一本喜欢的书的共鸣时,他们就象光源一样出现了;大学尤其大一先别读太多的法律,你会得不偿失的,花2/3时间尽量去读名著,西方思想家写的政治经济学能给你全新的思维和视野,还有现代法的精神,文史美学都能拔高你的心灵,尤其是哲学,从罗素的《哲学史》读起。哲学充满爱和智慧那是一个真正的人生命的归宿。别把耳朵全泡在英语听力里,听听古典的莫扎特他们吧,在时代的晚上!”


那么,先寻找好吗?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寻找那些寒寂的友谊的身影,寻找那些冷寂的书籍的灵魂,在这个浮华浮躁浮浅的时代的晚上!


你说我提倡的太理想化?众云“如果你在大一就是务实主义者,是可悲的!如果你在大四还是理想主义者,是可笑的”。面对这两难的生存困境,我只能说建立一个“人格独立的公民社会”,需要大量务实的理想者,可是鱼和熊掌兼得太难,尤其在这样一个“广场”理想凤凰涅磐后“庙堂”与“市场”双重高压下的中国!那么功利是无辜的,实用是无罪的,只是,在功利和实用的同时,是不是更应该坚持些什么?


许多单位都称法大学生初来乍到,操作运动得心应手,相比北大学生就太书生意气,但时间一长,北大学生的敢于创造,善于思考等能力和唯北大人才有的人文底蕴就显出来了,再相比法大学生则见绌许多,这又说明什么?


因为北大坚持对它的孩子们说:“别忘了你首先是一个人,一个在天地间独立行走的人,你是追日夸父,补天女娲,填海精卫的后裔,即使你为此注定苦难的命运,也应该骄傲,因为你是在以一个大写的姿势承担人的责任与使命!”


于是,老北大人中,上者成为寂寞的先知,中者成为狂逸的狷士,下者成为潦落的浪子,但他们不悔。今天的北大人已日趋务实了,但母校这句警言总能让他们心浮气躁是沉静下来,在志得意满时沉淀下来,坚持自己的精神家园。但发达坚持对它的孩字们又说了些什么呢?或者,什么也没说,只是催促着他们去拔苗!去守株!去买椟!可能怪法大吗?即使她是一个没教传人文精神的校园,为什么不学着自己去寻找去坚持?


别管将来的你社会本色是什么?别管大四你会变成什么?你才大一,抛开适者生存,生存竞争的进化论吧,格畅,致和,正心,诚性,修身,做好一个理想主义者在大一,你的一生唯一的大一!


可能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可愿慢慢张开你的眼睛?可愿看看者平凡的世界依然孤独的转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