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这里的蓝天白云和我在北方看到的很不一样。北方的白云镶嵌在蓝天之下,如同一个人走在沙漠上,不远处就有绿洲;又好像大草原上,散落着羊群,并飘来牧羊人悠扬的笛声。而在这里,我看着蓝天和白云,就彷佛看到一大群调皮的孩子在海边嬉闹;又彷佛看到画家手持画笔正在画布上挥舞着。这种思绪出现在我从温州到福鼎的回家路上。

回家,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字眼,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夏天回到家乡了。窗外是触目可及的绿色,是很深很浓的绿色,这也不同于北方。在绿色中,还点缀着山间的小溪,还有大片大片也是被绿色覆盖的农田。这情景我彷佛在哪里见过,好像是到北京的第一年公司组织去密云玩的时候。哦,应该是更早些时候,六年多前,那时候还在福州读书,班里组织了一次郊游。还有,是否是在做梦的时候见到呢?嗯,这一切既然已经被保存在我的记忆里,就远不如我这个时刻所看到的。那么,真正拨动我心弦的,不是别的,乃是故乡的这些山和水了。

我对家的感受和记忆是否也指向一个更加久远却真实存在的家呢?

福鼎有许多我高中的同学,好些都快七八年没有联系了,这些人的脑海里的影像是如此模糊,我不大敢重新要把这些影像清晰化。我好像在害怕着什么,是的,即使我去同学那儿,我仍然得不到我想要得,我现在只是想回家。家里有永远接纳我的父母,有我深爱的弟弟妹妹。这种被完全接纳和彼此相爱的感觉提供了安全感。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自己不喜欢出差了。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找不到接纳和相爱的人,这种疏离感让人的心发慌,所以我以前出差超过一周就特别想回去。回到我熟悉的那个城市,在那个城市里,有我熟悉的人,这些人就是教会里面的弟兄姐妹,教会也是我的家。是啊,我的所有软弱和坚持可以向着大家敞开,我光彩的过去和不光彩的过去都一起被接纳,我们手携手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那里有深爱我的人,也有我深爱的人啊。我们一同欢笑,也一同流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谊呢?

人总是试图通过占有一些东西来满足自己的安全感,房子、汽车、高薪、保险、知识、学位等等都有可能满足人一定程度的安全感,可是在内心深处依然对陌生的人事物或者未知的将来有深的恐惧。人与人之间是如此不同,远超过南方的蓝天白云和北方的蓝天白云的差别,由此产生出陌生感。而如果我们在存在着差异的个体中不能藉着爱从对方的存在中看到共同之处,恐怕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在人际交往中砌起了深深庭院外的围墙。推开那堵墙吧,接纳和彼此接纳,我们的灵魂才能真正地安息。

我心里有平安,因为知道我一无是处、一无所有的时候,主耶稣仍然完全地接纳了我。他非常熟悉我,因为我是他所造的;我也越来越认识他,因为他每天都与我同行。在这个世界,我若想努力用金钱去换取爱情,至终就只能被人耻笑。然而因着祂这样地爱着我,我就只能单单去爱祂,慢慢的,我能体会什么叫“爱里没有惧怕”了。

深深的接纳、深深的爱都在那伸出来的带着钉痕的双手中,还等待什么呢?赶快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