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可以给这样一位四次出逃的女子恩典之爱?

pu_redeeminglove

 

 

 

 

堕落天使

她叫安琪儿,神话中天使的名字,也如天使般美丽绝伦,然而,她不是天使,只是一名经历沧桑的妓女。

他叫何西阿,圣经中先知的名字,也如先知般正直圣洁,然而,他不是先知,只是一名经历单纯的农夫。

她是一个私生女。从出生起,冷酷无情的父亲就怨她,恨她,视她为不该来到人间的累赘,并对此故意冷淡母亲;而有严重情感依赖症的母亲则终日以泪洗面,对镜乞怜;照顾她的小保姆克里奥也有过“痴情女子负心汉”的遭遇,于是反复告诫小安琪儿一条绝对真理:“所有的男人都只是想利用你,即使你把心交给他们,他们也会把它撕成碎片。”她相信了。

6岁那年,父亲还是彻底抛弃了母亲,而外公外婆和教会觉得有辱门风,都不愿意接纳这对可怜的孤儿寡母。走投无路之际,母亲不得不沦落为纽约码头最下等的妓女。她除了要忍受那些龌龊男人不怀好意的眼光,还要承受那些同龄孩子尖酸刻薄的辱骂。幼小的她已经学会不再哭泣:“她会使劲把眼泪咽进去,越咽越深,直到它们在她心灵深处变成一块坚硬的石头。渐渐地,她学会了将那些令她痛苦的人和事藏在背后,而把冷酷、傲慢和轻蔑的微笑挂在脸上。”是的,眼泪有什么用处呢?良善有什么益处呢?什么也改变不了!她相信了。

8岁那年,母亲也因病去世了。而母亲的酒鬼情人拉勃将她卖给了公爵——一个专门收罗和奸淫幼女的有钱男子,也是撒旦的象征。当公爵玩腻了她,便将她当作权色交易的筹码,高价包给那些政客名流、富商大贾。她屡次逃脱却未遂,反而遭到极其恐怖的肉体惩罚。她不是没有过爱情,可惜遇人不淑,初恋情人甜言蜜语说爱她,要娶她,鼓动她离开,不过是为了从公爵那里得到好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爱情只是陷阱,只是交易。她相信了。

16岁那年,她终于侥幸逃离了公爵的魔掌,却不幸又落入一个妓院老鸨的手心,她不得不拼命接客,否则就会换来恐吓与毒打。她才18岁,但已经厌倦了人生,如地狱般黑暗、残酷、污秽的人生,千疮百孔的人生。“我本不该出生,我是被诅咒的。”她相信了。

而他,何西阿,出生富贵之家。身为农奴主的父亲很暴戾的对待奴隶们,他虽然是少爷,却对这些底层人充满怜悯,幼年时代就向父亲抗议,觉得应该释放这些奴隶。为此,父亲辱骂他,惩罚他,最后,还剥夺了他的继承权。但他依然很感恩,因为他笃信上帝,这位敬虔的青年男子在乡村安静的耕种,安静的祈祷,安静地等待生命中的另一半。他想,那应该是一位善良而忠贞的朴素女子。

哀哭先知

他只是第一次远远地看见她,就深深地感受到她的孤独和忧伤——这些灵魂深处的特质。也正是其他觊觎她肉体的男人感受不到的。与此同时,他听见上帝的声音:“娶她,做你的妻子。”

然而,当他得知安琪儿的真实身份后,非常挣扎。但最终,他还是顺服了上帝的心意,就像旧约先知何西阿娶了一个淫妇一样,他决定要娶这位妓女为妻。因为上帝说:“她是我所爱的羔羊。

故事讲到这里,也许,我们会期待一个类似大多中国古典青楼小说的结局——“弱女误入风尘,英雄侠义救美,弱女感恩戴德,从此夫唱妇随。”这个期待是好的,然而,却因过分强调道德的说教,而忽视了人性的真实。在抵达这一美好结局前,该有多长的道路需要跋涉?该有难的挣扎需要面对?该有多深的创伤需要医治?

而本书最宝贵的就是向我们呈现这种人性的真实。尤其是女性内心经验的真实。起码,当何西阿真诚地向安琪儿求婚时,她可一点儿也不“感恩戴德”!相反,她拼命嘲笑他、拒绝他、伤害他,甚至,当她被妓院老鸨和保镖殴打得遍体鳞伤,幸运地被何西阿救出,并带回家悉心疗伤后,她仍然也没有什么“感恩戴德”,只是怀疑他的动机,厌恶他的同情。因为她只相信自己18年来百试不爽的绝对真理:“所有男人开始都会玩不同花样感动你,但最后都一样利用你。”的确,她的父亲如此,公爵如此,她的初恋情人如此,她接待的成百上千的男人都是如此,那么,何西阿也应该不过如此。

因为罪的压伤,他和她在一起最初的磨合显得那么艰难和痛苦。

何西阿的痛苦在于,当他以灵魂深处的挚爱(Agape之爱)来爱安琪儿时,他唯一期待的是,能够同样唤醒安琪儿的灵魂之爱。可是,安琪儿的心灵早已经在风霜中冰冻了,破碎了,甚至丢失了。她从没有被爱过,所以也没有爱的能力,更也没有爱的意愿。她能给出的,只有性——她18年来赖以生存的工具和意义。然而,每当她习惯性地以肉体取悦他或诱惑他时,正是他感到最心碎的时候。

性意味着什么?对何西阿而言,性是夫妻合一的象征。那是唯独婚姻才能领受的圣洁礼物,唯独爱情才能专享的珍贵馈赠;而对安琪儿而言,性是男女竞争的象征,男人用性来征服女人,以获得权力上的控制欲。而女人用性来吸引男人,以获得金钱上的安全感。是的。性与婚姻无关,也与爱情无关,只与权力有关,只与金钱有关。

而安琪儿的痛苦在于,她已经习惯将心灵彻底封闭起来,不愿意接受疗伤——那意味着先得揭开伤口, 18年来被苦难和罪恶交织得血泪斑斑的伤口。然而,面对是何等痛苦的事情,尤其当你完全不相信医治时,她宁可选择遗忘或回避,起码会有表面上的平静安稳。所以,安琪儿几乎是带着怨恨和惧怕的心向何西阿反复强调:“你所期待的东西,我没有!”

医治之旅

然而,在痛苦中,上帝无条件的爱给了何西阿力量,让他开始操练恩典之爱。 

何西阿并不是高大全的完人。他会因为安琪儿的诱惑而软弱,也会因为安琪儿的不忠而愤怒,更会因为安琪儿的冷酷而绝望,但一次又一次,上帝的话语在他耳边提醒:“你要恒久忍耐”、“你要饶恕她,正如我饶恕你一样”、“我让你双脚立于磐石之上,回到她身边”。一方面,上帝鼓励他:“我如何爱你,你就如何爱她”;另一方面,上帝教导他:“不要惊动我所爱的,等她自发”。给予对方最大的成长的时间和空间。于是,何西阿开始在软弱中操练坚强,在愤怒中操练饶恕,在绝望中操练等候,凡事包容,凡事盼望,凡事相信。

同样,在痛苦中,何西阿的爱,更确切地说,上帝加添给何西阿的那种无条件的爱,给了安琪儿力量,让她开始走向医治之旅。意味深长的是,安琪儿的医治成长之旅,却是以她的四次出逃经历这一叙事脉络来逐步完成的。

第一次出逃

第一次出逃时,安琪儿已经通过日常生活细节发现,何西阿真的是与她所接触过的男人完全不同。“他以她从未经历过的方式对待她”。当她做了错事,他不发怨言;当她有点进步,他就称赞鼓励;当她深夜常常因为那些黑暗往事的折磨而噩梦连连时,他会带她去小山顶上观看日出,并许诺她一种如日出般明亮美好的生活;当她独自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时,他会默默流泪,因为他渴望走进她的伤痛,分担她的痛苦;当她仍然将性当作一种交易或报恩手段时,他就宁可克制自己的本能欲望以免伤害她,并“为她的心能够变得温柔而祷告”,而此后即使是第一次和她发生亲密关系,也只是为了能够让她体会爱与性的区别——性是夫妻间神圣的爱的庆典。

通过上述点点滴滴,安琪儿已经不知不觉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涌现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感”,“一些坚硬的绷紧的情感在软化舒展”。但问题是,安琪儿害怕这些新涌现的情感,因为她不愿意他人走进自己的内心深处,那会令她没有安全感。更何况,她无法相信有人能给予她一个光明的未来。出于自我防卫的心理,她有了第一次的出逃

当她最后因为饥寒交迫不得不返回时,他非但没有责备她,反而为她温柔地洗去脚上的尘垢。她第一次感到羞愧:“他为我洗脚,我却打他,使他流血。

这就是恩典之爱。安琪儿的心就像贫瘠很久的沙漠中,因着雨水的恩惠滋润,开始长出一株小小的嫩芽,然而,它仍是那么的弱小,任何一点外界的风吹雨打都可能将之摧毁,不幸的是,安琪儿终将遭遇挑战。

第二次出逃

何西阿是无条件接纳她的,但其他人呢?当何西阿的好友保罗出现时,安琪儿分明重新感受到整个男性社会无情的拒斥。

保罗就是新约中那些想要用石头砸死行淫妇人的法利赛人的象征。一方面,他固执地将安琪儿视为“一日卖身,终身为娼”的祸水,蔑视她,辱骂她,仇视她;另一方面,他却从未将自己看成“没有淫行,却有淫心”的罪人,反而认为自己是帮助朋友保持宗教正确与道德敬虔立场的好人。这是多大的反讽!

在保罗不断投掷的巨石重压下,安琪儿又开始退缩了。她不再以何西阿的眼光看待自己,而是继续用保罗的眼光——也就是整个社会的眼光评判自己。出于自暴自弃的心理,她有了第二次的出逃。

残酷的是,在出逃的路上,安琪儿和保罗互相嘲讽,互相攻击,甚至为了报复对方发生了性关系——保罗提出这一可怕要求,只是为了惩罚安琪儿的出言不逊,而安琪儿默许这一可怕要求,只是为了揭露保罗的假冒伪善。他不过是打着正义之名,却行卑劣之举的伪君子。

他们都成功地报复了对方,却没有想到何西阿,深深爱着妻子和好友的何西阿。一次的罪恶,双重的背叛,三方的伤害。

然而,更残酷的还在后面。当安琪儿回到那罪恶之城,因为生存无着,又再次重操旧业做了妓女。而何西阿则再次将她救回家,也再次宽恕了她。尽管他也很痛苦,很灰心,甚至很绝望,但他依然没有责备她的背叛,只是独自在谷仓里痛哭流涕。

这一幕唤醒了安琪儿内心的羞愧,但她却不知道如何消除这种羞愧。为了赎罪,她在冰冷的河水中拿碎石和沙砾拼命洗涤自己,直到皮肤都鲜血淋漓。“但是她根本不在乎,她最需要的就是洁净自己,把所有的污秽都清洗干净,把早在她能记事起就受到的污染都一扫而光。

第三次出逃

第二次出逃后,安琪儿终于开始敞开她的部分过去,她的童年,她的挣扎,她的绝望感。而何西阿再一次为她的遭遇流泪,并在泪水中紧紧地抚慰她:“我们同属一体,永不分离。”“这就是我肉中的肉,血中的血。”

安琪儿发现自己内心“那个火花正在变成火焰”——她不知不觉开始爱上何西阿。但她害怕自己这种爱最后会受到伤害。公爵不是说过吗?“爱只是一个陷阱!”母亲不也曾深爱过父亲吗?但最终还是失去了父亲,也失去了自我!真的有无条件的爱吗?无论我是何等罪孽深重的人?带着这样的怀疑,甚至这样的试探,她将生命中隐藏得更幽深也更残酷的秘密告诉了何西阿:她曾经故意和亲生父亲发生性关系,只因想替自己和母亲报仇雪恨。而父亲得知真相后畏罪自杀了!她曾两次被迫流产,并永远丧失了生育能力!

而何西阿经过极度的震惊、愤怒和悲恸后,依然相信,上帝赐给他这样一位妻子,是为了让他变得更加坚强,因为爱如死一般坚强。他对她说:“在照耀我们生命道路的美善之中,不论健康还是疾病,不论贫穷还是富足,不论顺境还是逆境,我都保证真心爱你,对你充满希望,做你的后盾,使你尊荣,我所爱的得撒啊,我保证凡事对你真诚,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如果上帝保佑,我们死后也不分离。

安琪儿哭了。她爱上了他,却在爱的踌躇中有了第三次的出逃。但这一次,她下定了决心,就是饿死也不再做妓女。幸运的是,危难之中,何西阿的旧友约瑟夫发现并挽留了她,直到何西阿重新接她回家。他对她说:“不要逃避,看到你在一点点成长,我是何等的喜悦。”

一而再,再而三地体会到这永不改变的恩典之爱,安琪儿彻底从过去背负的罪的重担中走出来。仿佛新造的人,旧事已过,一切都被更新了。她的石心已被肉心所更新,她的错误绝对真理已被爱的信念所更新,她的价值观、婚姻观、性爱观都被从上帝而来的话语所更新。她开始学习在爱与被爱中一点点成长,一点点成熟。她已经能够完完全全相信何西阿的爱,也能够自自然然释放自己的爱。不带保留,不去设防。因为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将惧怕除去

第四次出逃

不过,尽管她是那么深爱着他,渴望和他永远在一起,然而,她也逐渐意识到,爱不仅是获取,更是给予给予对方最大的幸福,却不求自己的益处,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

她渴望为心爱的人生儿育女,然而不能生育却是她最大的隐痛和愧疚。所以,当她误以为年轻单纯的邻家女米利安爱着何西阿时,她毅然决定离开,好让他们幸福。

于是,便有了她的第四次出逃——但和前三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是为了保全自己,防备他人;而是为了牺牲自己,成全他人

而也和前三次不同的是,安琪儿第四次出逃时,何西阿并没有去追她回来。因为这一次,他知道上帝是让他学习放手,并把对方交托在上帝手中。也许,这是一种更高也更隐匿的爱,何西阿不是没有担心和忧虑,但他愿意将妻子交托给上帝,并不断地为她能够在独自的人生路上能够认识上帝而祈祷。

而上帝也垂听了他的祈祷。安琪儿在举目无亲中,意外找到了一份厨师的工作,又意外与公爵狭路相逢。但那时,她不再是一个被恐惧的灵所捆绑的问题女孩了,而是一个被爱的信念所引导的成熟女子。倚靠上帝的奇妙帮助,她不仅脱离了公爵的魔掌,而且还救出了受虐的女童。

此后,她更是在一群敬虔的基督徒的帮助下,创办了“抹大拉之家”,一个专门营救妓女,并帮助她们自力更生的慈善机构。在这一过程中,她真正认识并经历了上帝,不再只是何西阿的上帝,也是她的上帝。她的心灵变得更加成熟、独立、自信,而且内心充满了谦卑的怜悯。

再此后,她和保罗也冰释前嫌,并重新回到何西阿身边。更奇妙的是,上帝重新赐给她生育的能力,她为他生了三个孩子,并在一起度过了68年幸福而漫长的岁月。

救赎之喻

安琪儿和何西阿也许并不是真实的人物,但我们却可以从他们身上发现真实的救赎之旅。

我为何要如此不厌其烦地描述安琪儿的心路历程?因为,她就是我,就是我们这些被救赎的儿女,她的生命重建之旅就是我们的生命重建之旅。

如她的阴霾创伤一样,我们都曾因着世界外部的罪和自身内部的罪,受伤并伤人;

如她的冷硬灵魂一样,我们都曾变得麻木不仁、玩世不恭、心灵日益坚硬而冷悍,情感日益自私和防备,好让自己强大得不再受伤;

如她初遇何西阿一样,我们初闻救恩时充满了拒斥和冷嘲,因为不再相信永恒的爱;

如她初嫁何西阿一样,我们即使接受救恩也依然逃避上帝在我们生命中的揭伤和疗伤,逃避成长必须经历的撕裂和疼痛,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不痛不痒不冷不热的生存状态;

如她碰到保罗一样,我们的新生命太弱小,一碰到来自世俗价值观的压力,就会轻看我们在上帝眼中的宝贵身份,转而迎合世俗眼光,并再度犯罪背弃上帝;

如她怀疑爱情一样,我们即使不断经历恩典,不断听见上帝的应许和约定,也依然怀疑上帝的爱情是否真的永不改变,所以,会浮现出各种负面的、下沉的,可怕的思维和行为模式。

然而,也如她日渐自我成长并有能力服侍他人一样,我们只要有渴慕之心,就会在恩典中成长和医治,变得有信、有望、有爱,直到有一天,我们成为上帝爱的管道,成为他人的帮助和安慰。

而从何西阿身上,我们也能更深地体会天父的性情。何西阿为安琪儿受过的苦而哭泣,正如怜悯的天父也为我们遭遇过的伤痛而哭泣;何西阿为安琪儿犯过的罪而痛心,正如圣洁的天父也为我们行不义抵挡真理而痛心;何西阿为打他的安琪儿洗脚,正如天父舍弃爱子为我们这些得罪过他的人舍命流血;何西阿忍耐等候安琪儿成长,正如天父以恒久忍耐的爱等待我们成长,何西阿不断赦免安琪儿,正如天父不断赦免我们,等待我们悔改和回家。

恩典之爱

然而,本书关于恩典之爱的启示,不仅体现在信仰关系上,也彰显在情感关系上,尤其是婚姻关系上。

为什么安琪儿和何西阿在扶持着迈过旧日创伤后,会有如此情深意契的婚姻之爱,因为何西阿始终认为,安琪儿哪怕身心都破碎不堪,依然是上帝给他的祝福。对方是按着上帝形象创造的,因着基督十架救赎的,是珍贵的,有灵的,独一无二的。而安琪儿更是意识到,何西阿是罪孽深重的她本不配得的伴侣,这使得她真正爱上他后,有一种令人泪下的谦卑和羞涩。

这就是美国基督教小说家弗兰辛克瑞尔女士的小说《谁可以这样爱我》。我读到的最有感染力的小说之一。本书作者在情节的构思、人物的塑造、心灵的刻画、语言的细腻方面都非常卓越,而译者王汉川先生的翻译水平可谓炉火纯青,浑然天成,一点看不出翻译的痕迹。但更重要的是,本书在何西阿的恩典之爱,安琪儿的医治之旅”这两条平行主题上都如此扣人心弦,感人肺腑。

我细读了三遍。不仅是我,包括我的丈夫,我的女友,都是一口气读了很长时间手不释卷的。的确,当我们听到太多刻意强调信主后“从此平安喜乐”的扁平化见证时,本书女主人公将告诉你更真实的成长,更沉重的挣扎,也更有深度的见证。同样,当我们听到太多关于“乐哉白白恩典”的讲台信息时,很容易将恩典廉价化,肤浅化,而忘记恩典背后这位圣洁公义的上帝为救赎我们,更新我们,等候我们悔改和成长,付出了怎样艰苦卓绝的代价!就像本书男主人公默默无声的眼泪,血汗,还有那些说不出的叹息……

安琪儿去世后,她墓地十字架上铭刻着这样一句墓志铭:“虽曾降卑/上帝却使她升高/成为天使

这是卑微的安琪儿被恩典之爱所升高的一生。

也同样,是我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