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圣诞节微视频

图/来自网络
文/喻书琴

Story 1:永恒之问

花儿都到哪去了?
女孩子们摘走了。

女孩都到哪去了?
男孩子们娶走了。

男孩都到哪去了?
变成士兵打仗了。

士兵都到哪去了?
全部埋进坟墓了。

坟墓都到哪去了?
都被花儿覆盖了。

青春,短暂如斯,终将逝去
爱情,寂寞如斯,终将老去
功名,浮华如斯,终将朽去
肉身,脆弱如斯,终将死去

我们的这一生
生于摇篮,葬于坟墓
出于尘土,归于尘土
离合聚散,劳苦叹息

花落了,草枯了
鸟倦了,人亡了
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有什么是不变的呢?
又有什么,又有什么是可以

穿

  亡


Story 2:存在之惑

我是谁?
是偶然中诞生的
一粒尘埃?
是必然要死亡的
一缕云烟?
是由社会身份所界定的
一堆符号?
是善恶美丑集于一身的
一种动物?

自我的分裂,人际的疏离
现实的重压,价值的焦虑

为何我的身影如此疲惫?
为何我的灵魂如此憔悴?
为何我的面孔如此陌生?
为何我的生命如此苍冷?

我愁苦,我放纵,
我挣扎,我撕裂

然而,请看看我回眸的泪滴
你的,他的,她的
回眸的
泪……
滴……

 
Story 3:救赎之爱
 
此刻,有谁
在世上的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
哭我。
 
此刻,有谁
在夜里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
笑我。
 
此刻,有谁
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
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为着我。

以赛亚书53章5-6节:
哪知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
为我们的罪孽压伤。

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
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我们都如羊走迷,
各人偏行己路。
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
都归在他身上。

Story 4:真理之光

当光照进眼帘
我就从瞎眼得明亮
当光照在手掌
我就从破碎得痊愈
当光照透心房
我就从死亡得生命
当光照入牢房
我仍然还可以喜悦地
播种,养草,
喂马,劈柴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当光将烛火变成灯
将囚墙变成门

我就可以
因真理
得自由
以服侍
那些依然
在黑暗中禁闭的

路加福音1章78-79节:
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
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
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
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

启示录21章4-5节: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不再有死亡,
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
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我将一切都更新了。
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

王的降生

经文:马太福音1:18-25

上帝降生为一个婴孩,圣灵藉着处女成孕,这真是叫人惊奇,并意义重大。

这事情如何可能?如果我承认世界都是神所造的,并不是自有永有的,这就有可能。因为创造生命的主,是可以让处女的子宫孕育出新的生命。

然而道成肉身是比上帝创造万有还更神奇的。这让我们看见永恒的道,自我倒空,舍弃,谦卑,限制自己。从永恒进入到时间,从无限进入到有限,从大能进入到无能,从万有进入到无有,从荣耀进入到羞耻。

神要来拥抱我们

当我早上去乘坐地铁的时候,看到正在拥挤的人群中的一张又一张的面孔,这些是活生生的鲜活的生命,有神的形象和样式。这些人和我是什么关系呢?我爱城市中这些人吗?我愿意对他们表达出我的友好吗?他们对于我而言是兄弟姐妹,还是竞争者呢?甚至有些人还是我的仇敌呢?

当我到了公司后,打开新闻网站,大多数消息都在报告这个扭曲的世界的种种罪状。战争、贪腐、二奶、性侵犯等新闻。这个世界怎么了?

让人难以想象的是神竟然主动来到这样的一个世界。他不只是来拜访我们,而是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和我们完全一样,住在我们中间。一同经历这个世界的苦难与眼泪。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景象,永恒的造物主的心与人类一同跳动,他想要深深地拥抱我们。

世界正在背离神

与此相反,这个世界的法则是不断地寻求高升的路,寻求更高、更强、更快。这条路的问题在哪里?

1)不断地逃避神的面,希望找到自我,却更迷失了自我。

当我们试图逃避神的时候,让我们查看一下我们的内心。我们时常在意别人如何来看我们,我们时常拿自己跟身边的人相比,总在问我们是比较优胜还是比较差?是比较强还是比较弱?是比较快还是比较慢?我们自小学开始,身边大部分的人就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与我们争取成功,争取影响力,争取别人的爱戴?我们都对自己的身分缺乏安全感,以致于我们总想握住一些东西。

我们自身的安全一旦受到威胁,就会立即抓紧身边的棍子和手枪,…… 我知道什么是我的棍子和手枪!――有时是一个比我更有影响力的朋友,有时是金钱或是学位,有时是一些别人所没有的小天分,有时是一种专门的知识,或者是一段埋藏深处的记忆,甚至是一个冷眼……于是我会毫不犹豫,迅速抓紧它们,因为我需要继续控制局面。我还没有把一切弄明白以前,却已把朋友推到一旁,甚至已在过程中伤害了他们。(卢云《寻找回家路》)

2)成为罪恶的奴隶,被罪所伤害,所奴役,最终的结局是死亡。

我们一面看到这个世界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自己也参与到这个世界的问题里面。正如英国《泰晤士报》在1908年向一些作家所发出的征稿问题“世界怎么了?”。其中有一篇最短和最出众的答案,乃是来自Chesterton的回答: Me。我们经常被自己和别人的罪所奴役,伤害。

王的降卑

你能够想象创造如此宏伟宇宙与生命的造物主成为一个小婴孩吗?婴孩什么都不会,不会说,不会走路,无法自己吃饭,如果不好好照顾它,就会有生命的危险。全能的主,居然需要依靠人的照顾?这是多么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他的软弱开启了一条生命的道路,让我们可以接近他。某种程度上,人们会害怕有权势的人,我们害怕被控制,被强迫。但这位君王选择成为婴孩,选择需要我们,让所有人都可以接近他。最后的结局如何呢?他在钉在十字架上,他显得如此的无能,就像有人所嘲笑的,他即无法救自己,又如何能救别人呢?

王的名字

这个表面上的无能,却蕴藏着上主最大的能力——他爱我们每一个人,到一个地步,代替我们的罪在十字架上受死,他是以他的死亡来换取赐给我们新的生命。他选择一无所能,是为了让我们回归到天父的怀抱。他成为一条让人踩的道路,让人们可以通向天父,获得我们真正的身份——神的儿女。

所以他的名字叫耶稣,耶稣就是拯救者的意思,然而他这样通过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拯救我们,与世上强者的法则相反。

他的另一个名字叫以马内利,就是“神与人同在”的意识。神渴望每个人都回家,渴望每个人与他建立爱的关系,渴望居住在我们中间。我是神的儿女,是神的无价之宝,这是我真实的身份。与我的能力、地位、钱财、职业都无关。

无能者的大能

 当我们效法耶稣,愿意牺牲自己,去成全别人,是软弱无能的行为吗?

 既是无能,是否意味我们注定要被这个渴求权力的社会所欺凌?是否意味柔和、被动、恭顺就是好――经常要容让黑暗的权势操控我们的生命?是否意味经济上的弱点,组织上的弱点,肉体上和情结上的弱点,如今都忽然变成美德?这又是否意味那些做事马虎的人,如今可以吹嘘他们的缺欠,视之为值得感恩的祝福?(卢云《寻找回家路》)

不是的,这里的软弱不等同于世俗的软弱,被世界的权势所操纵。这里的软弱意味着我们无条件地把自己交在天父的手中,从我们里面产生出真正的勇气、创造力与爱,来更新这个世界。(马利亚的例子,从惊慌失措到坦然接受)

 祷告:上主既然如此降卑,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来寻找我回家,那我有何理由继续地抗拒恩典,去寻找自我救赎的道路呢?我还能遇到比这更大的,更丰满的爱吗?我还能遇见比这位基督更了解我的软弱、限制、不安的爱人吗?主阿,帮助我,放下自己所有依靠的偶像,而单单来依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