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外遇离婚到复婚,十年荆棘路

一、晴天霹雳,丈夫出轨

2005年7月,沪兰和恒远夫妇欢欢喜喜地过完结婚16年的纪念日。

那时,他们人近中年,在北京有自己的公司,还有一个可爱的14岁儿子。

从表面来看,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其实已经岌岌可危。3个月之后,沪兰意外得知,丈夫恒远早在这一年年初就已经有了婚外情。

她瞬间崩溃了。

“我们结婚已经16年了,当时我感觉好像天塌了,总觉得这事不该临到我,委屈、自卑、苦毒、仇恨……各样情绪每天充斥着我,就像个疯子,极力想尽办法挽救我们的感情和婚姻。经常偷看他的东西,窥探他的动向,然后跟他对峙斥责他,越这样他就越恨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安静不下来,极力想抓。”

而对于这段出轨经历,作为丈夫的恒远多年后如实回忆道:“我年轻时代算是顺利的。上大一就成了第一批学生党员,一心指望在仕途上有所作为,但因为某些历史原因,我背后的靠山因政治上受牵连失势,仕途之路走不通,便考虑经商之路。下海后还算一帆风顺,没发大财,但也生活无忧。

春风得意之际,2002年7月,惊闻母亲意外重病,查出是肺癌晚期,而同年11月,我也得了心梗,做了支架,死里逃生。母亲2003年2月去世下葬时,我怕自己心脏承受不住,都没敢回家送她老人家一程。

我自己从医院出来后在家休息一个多月,那段时间老是在想,死亡怎么离我这么近,我这么拼命为家庭、为工作奉献那么多,也没有做亏欠人的事,可怎么就这么背运?当时真感到家人待我不好,觉得妻子及妻子家人都轻视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老天对我不公……”

“那时,我认为所有人都亏欠我的,我要是这么死了多亏,不如赶紧多挣些钱,及时享乐吧。于是,怨恨和苦毒、欺骗和谎言、**和放纵、贪恋和势利随之而来,只要觉得这事对我有利就做,不进监狱就行,到后来家庭也不要了,感觉妻子对不起我,也想满足自己的**,总认为我周围的男人都这样。”

2005年春节,42岁的恒远在网上认识了一个22岁的未婚女孩。他喜欢这女孩的聪明才识和青春活力,而这女孩也仰慕恒远作为中年男性的体贴细致和成熟稳重。最后发生了婚外情。

事后,恒远有过内疚,但女孩对他死心塌地,一往情深,而他也优柔寡断,无力自拔。

二、丈夫与小三同居,又查出乳腺癌

沪兰整日以泪洗面。心烦意乱、孤军奋战之际,她想找律师咨询,想试试能否借助法律手段维权,但碍于自尊,在一间律师事务所门口犹豫了半天才走进去。

接待她的居然是一个基督徒女律师,该律师与她聊了一会儿,然后送了她一本黄维仁博士的婚恋辅导书《窗外依然有蓝天》,又热心给她推荐了她家附近的一间教会,还为她联系了一位信主的老阿姨。

由于沪兰的姐姐也信主,所以这位基督徒女律师提到基督教时,她不是很排斥,而且对方态度特别和蔼,让她心生感激。回家后不仅看了那本书,还联系到了出版这本书的姐妹,跟她聊过几次,很得安慰。沪兰随即又找了那位老阿姨,老阿姨鼓励她去教会听道,于是她带着好奇心去了。

“这群教会的弟兄姊妹跟我素不相识,却愿意听我倾述,愿意帮助我,愿意为我代祷,让我感到温暖和爱,牧师讲道我也爱听,听道时从来没睡过觉,唱赞美诗就会流泪,真是被耶稣的爱深深触动。我开始融入教会,参加小组。”

2006年圣诞节,沪兰受了洗。那时她已经42岁。信主后,沪兰姊妹开始切切祷告,以为靠着主,婚姻逆境会马上翻转,但事与愿违,丈夫离她反而越来越远,此后那些年大部分时间都不着家,和那女孩住在一起……

“当时,我指望主能快快改变他,却忘了先改变自己。于是我想尽一切法子想要赢回丈夫的心。我自己也在罪中,还为自己开脱说这不算犯罪。比如跟踪丈夫,偷翻他东西,看黄色录像等,我心里想,他不仁,我也不义,我要报复他,还试图约会其他男人,但没成功。”

更打击她的是,2007年,在她信主刚10个月之时,她被告知得了乳腺癌。

“检查结果出来时,我和恒远失联已3个月了,那段时间我怎么打电话发短信他都不回。在我要动手术的当天早上他才来医院,而且一边照顾我一边跟那女孩联系,我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手术后化疗,化疗反应很大,我什么也干不了,生活不能自理,但他仍然不回家,我只好请妈妈来照顾我。这期间,我躺在病床上把圣经读了一遍,主日不能去教会了,我就在家里敬拜,每天读经祷告听讲道,还给妈妈传福音。

其实在面对死亡时,初信主的我也有恐惧,还不能完全服在神的权柄之下,把自己交托给主,但在祷告时神启示我,谁能因思虑使寿数加添一刻呢?耶稣基督不是我的主吗?祂不掌管我吗?祂已经胜了死亡的权势,我这跟随祂的人,不也脱离了这罪的辖制了吗?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祂。如果哪天我真要走了也是走在神的怀里。神就这么奇妙地安慰了我,带我走出了对疾病和死亡的恐惧。”

三、与肺癌战斗

没想到,一波刚平,一波又起。2009年,沪兰又查出了肺癌,做手术,还经历6次化疗。

“但这次,我的生命跟2007年时不一样了,更多了在基督里的安息,我跟神祷告,你让我去医院,我就在医院里给你传福音。我带病友祷告唱诗,用神的话安慰他们。

这次化疗期间,我几乎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跑医院,开药,化验,缴费,回家自己熬中药,我常为神给我力量能自己照顾自己感恩。这期间教会弟兄姐妹陪伴我,鼓励我,送饭,买食物,并给予经济援助,让我切实感受到主的爱,因为没有主耶稣,我和他们素昧平生,更不用说彼此相爱了。”

在与疾病作斗争之时,沪兰慢慢摆脱了怨天尤人的受害者心态,转而开始反省自己在婚姻中的很多问题。

“为什么恒远会出轨?固然他有责任,但我也有责任。比如,我们家人喜欢嘴甜的男人,而他不善表达,我又不懂得维护他,反而数落他,在我家人面前他一直觉得很压抑;再比如,我心里也有对他的轻视,其实他有很多好的品格,我却视而不见,以我的标准来衡量他。

他很顾家,买菜做饭,安排家里的大事情,我却觉得那是他应该做的。他很爱看书,爱思考,知识面广,而我不爱看书,不爱思考,脾气也不好,常在家里胡乱训斥人,自己没有主见,依赖性强,还总**控别人,恒远不爱跟我争吵,就忍着我,我就更加放肆,完全不知道珍惜他对我的包容和忍耐。我在家里埋下祸根,自己还不以为然,以为婚姻就是这样,不思悔改,也改不了。”

神借着各样环境光照我的罪。有一天,我因某事在神面前抱怨,祷告说:“神你怎么不把他们灭了?看他们做这些恶事,简直罪大恶极。”神反问我:“那你呢?你就比他们好吗?”我顿时哑口无言,在神面前痛哭流泪,为自己的罪懊悔。

后来,我再遇到难处时,就求问神让我学什么功课?我需要认的罪是什么?就这样慢慢地跟神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有机会我还会把我得胜的经历分享给恒远,让他知道神的标准,人的罪孽,主的救赎,大概信主两年多后,我就开始按照他的生活处境帮助他转向神,寻求耶稣的救恩,给他讲福音,只是那时运用不太熟练,而且自己也经常反复软弱,让他看见我是说得好做不到。后来靠着主越来越能行出来了。

2009年4月4日,沪兰守着空房,抱着病痛,流泪写下这样的一篇日记: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20年前的今天下午,那天是星期二,我和恒远在介绍人的介绍下认识了。现在我还记得当时他的样子:低着头,垂着眼皮,不敢看我。那一天我觉得他很亲切,就像我的家人。那一天我就感觉可以将一生托付给他了。因为他看上去稳重可靠,虽然其貌不扬,胖、矮。但是让我觉得可靠。

我们的关系发展很快,很快就到了如胶如漆,现在想来感情的根基并不牢固。三个月后我们就结婚了,因为单位要分房子,而且我们有了婚前性行为,这也是得罪神,接下来我们因为经济缘故打掉了第一个孩子,这也是得罪神,那时不懂啊,做事没有标准没有原则……感谢神,如今认识了主,祂归正我的心,归正我的脚步……”

四、平静离婚,操练饶恕

2011年1月,沪兰和恒远还是离婚了。

从2005年到2011年这近6年间,两人提过很多次离婚,但一直没有离成。直到2011年,恒远因为生意上的不顺,打官司输了,让他赔钱,他为了保护家中财产提出离婚。沪兰开始不同意,后来觉得不能勉强他,就答应了协议离婚。

办离婚那天是周一,整个过程两人都很平静,很快就办完了手续。双方都没有告诉家人。

“开始初信时,是我总开口闭口提离婚,因为我受不了他的移情别恋。其实又很怕真的离婚,担心自己的将来和孩子的将来,担心自己的面子,也不敢把自己完全交给神;而他为了我和孩子其实也不愿意离婚,他知道我生活能力差,收入也不高,担心我们的生活。

后来,随着属灵生命成长,我知道神起初创造婚姻的美意。虽然我们的婚姻已破裂残缺了,但我愿意向着神持守,就像我们与神立约后常常背约,但神自己持守与我们的约,并让他的爱子为我们担当违约的刑罚一样。当然我要付极大的代价,面对欺骗谎言,面对谩骂羞辱,面对冷酷无情,面对罪中之乐的**,面对经济压力,面对家人的不解……而我的力量从何而来?就是靠主,他的话就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再后来,经过6年的与主同行,我的属灵生命渐渐长大,因为我太看重婚姻家庭丈夫,神就让我知道婚姻和永生比起来不重要,当时恒远还没有信主,我也不能勉强他按照神的标准去做。离婚时我已经没有忧虑,因为我不是靠丈夫活,而是靠主活,这时,我的盼望信心已经从人身上转到了主身上。”

离婚后,沪兰反而有了更多时间灵修、读经、听道、探访,与姊妹分享,每天过得非常平安喜乐。为了解决家里的经济问题,大病初愈的她又开始出去工作了。

“这是我生病以后第一次出来工作,虽然做的是家政工和收银员,但心里没有委屈,只想在工作中经历主见证主,尽本分爱主爱人。不过,我知道内心深处有一个结没处理掉,就是无法饶恕丈夫。我曾在一次退修会上哭着跟牧师祷告说我愿意饶恕他,天父让我们彼此饶恕的美意我明白,饶恕七十个七次的故事我知道,爱仇敌的教导我也清楚,但我就是做不到。”

后来神让我先学**饶恕一位同事。这个同事品行不端正,我看不顺眼,就跟她提,她却不以为然,还顶撞我,我很气愤。我向神祷告时,神让我看见,即便她改了行为,但没有救恩,对她有什么益处呢?好行为不能带她进入永生,人是因信得生。我心里豁然开朗,再见到她时就不再忌恨她的恶行,而是多了怜悯和忍耐,并开始为她灵魂得救祷告。

“借着这事,我也想到我丈夫,若没有福音的大能,他自己怎么可能离弃罪呢?我默想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钉他的人祷告:父啊,你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主也是这么为我祷告过,因为我也曾这样抵挡他,我真知道我是被赦免了一千两银子的人,我怎么能再抓住人家亏欠我的十两银子不放呢?

神让我转眼注目耶稣,我的生命与基督的生命合而为一的时候,饶恕人的生命自然就活出来了,因为耶稣就是这样的主,赦免人的过犯,担当人的软弱,他的生命透过我表彰出来。

我开始为丈夫能从心里悔改信主祷告,常常是流泪祷告。我也不再总盯着他的恶行怨恨他了,对他多了怜悯和忍耐。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我为他祷告这一定是神喜悦的,我们经常在大街上给人传福音,对陌生人我们都愿意他们能悔改信耶稣主,何况他是孩子的爸爸,我们又有过十几年的亲密关系,我怎么能不理会他呢?这时我已经不是把他看成是伤害我的仇人,而是把他看成是需要耶稣基督的罪人。”

 

五、丈夫:“十诫的每一诫,我都犯过”

与此同时,沪兰和恒远离婚后,由于家里总有事情要处理,两人还经常联系,有时必须见面。她便索性利用每次见面接触的机会给他讲主耶稣的救恩。

“他遇到难处时我就鼓励他去祷告,把难处告诉神,并告诉他上帝愿意帮助他,上帝也能帮助他。慢慢地,他开始有了变化。有一次,我们处理完家事,说起家里的景况,他居然为他这些年所做的事向我道歉。”

然后,恒远在沪兰的影响下也开始去教会。关于从离婚到信主的这段心路历程,恒远如是回忆道:

“和妻子离婚后,一个幸福的家庭让我给拆毁了。那段时间谁阻拦我就觉得谁是我的敌人,恣意妄为是那么痛快。很多时候酒喝多了就想这样做对不对,可有声音对我说:“你都这样啦,爱谁谁吧。前途是光明的,再努力一下就成了。”

离婚后,我和认识的女子同居,希望新的感情生活能够安慰我,但又不敢结婚,怕这婚姻不长久。与此同时,我的生意慢慢不好最后破产。

2013年的时候,由于我前妻信主,她主动带我参加了几次教会的活动,我没有拒绝,但也没有认真听。2014年早春的一个早晨,我刚起床,有个声音对我说“信了吧,信了吧。”我不知道这声音来自何方?让我信什么?前段时间在听道,就想不如看看圣经都说了什么,说不定对我的事业有所帮助,摆脱当前困境,以图东山再起。

于是我从2月份开始读圣经,一开始看十诫,吓一跳,这每一诫我都犯过,这么多年来过来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犯罪,尤其是不敬拜神、拜偶像、犯**离婚、说假话等,我以前都认为这些都是错误不是罪,没有触犯法律,后来看到经上说因信称义,心想还不错,只要信了,上帝赦免我的罪,那我这么多罪就慢慢的一点点改吧,认了上帝为大。祂不会为难我,我还可以狂跑多年,跑不动再说吧。可我看完整本圣经后发现,圣经不是我心里想的那种生活指导书,我只要做了什么,我就可以得到什么。

2014年8月,我父亲也去世了。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一路哭,哭我最后的心灵支柱离我而去,伤感自己是那样的无助,我真的变的一无所有。如经上说:“曾有死亡的绳索缠绕我,匪类的急流使我惊惧;阴间的绳索缠绕我,死亡的网罗临到我。”

感谢主成为我真正的心灵支柱,神的奥秘一点点通过圣经、通过十字架、通过教会各弟兄的讲道启示给我。神的话语满有大能,我终于明白十字架上耶稣基督用祂的宝血完成的救赎大功,就是让我归零转向祂。籍着耶稣基督的公义慈爱,我与主交换了位置。我的罪归给祂,祂的圣洁归给我。”

 

六、斩断外遇,主里复婚

随着恒远信主的生命越来越认真,他内心的挣扎也越来越深——到底要不要彻底离开同居的女友。

其实,恒远这些年来考虑离开有好几次了,但总是剪不断理还乱。

2005年10月,恒远婚外情被妻子发现之时,他也考虑过跟那女孩分手,但女孩不肯,闹得很厉害,他犹豫了。

2008年底,恒远开始回家照顾陪伴即将参加高考的儿子。结果女孩夜里十一点半找到家里来闹,沪兰郑重指出她的罪,并给她讲福音,盼望她能悔改信主。女孩倒也认认真真听了,但离开他们家后她还是纠缠不休,闹得更厉害,他再度犹豫了。

不过,到了2014那年,恒远信主后对遵循神旨意的信念变得日益坚定:
“在很多日的清晨,圣灵启示先不要继续生活在**罪里,我祷告的时候害怕女友闹脾气,告诉主我有顾虑,主启示说不要怕,后来我两次对女友说明离开她的原因是照着主的旨意。

感谢主!女友终于平静选择彻底分开。我也感到罪的捆绑得到释放,感觉是耶稣用带着伤痕的手把我从匪类的急流里拉上来。如经上说:“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

2014年圣诞节,恒远受洗了。受洗之后,弟兄姊妹们都看到恒远在灵性上的长进,感恩之余也私下在问他们有无可能复婚?什么时候复婚?

沪兰这样感慨道:“关于复婚,我也想过。我对恒远已经没有了恨,我对他的情感曾经那么炽烈但又那么受伤,所以我知道,男女之间的爱情在婚姻中是靠不住的,不能成为婚姻的根基。以前恒远常说“我们回不去了。”这句话常让我伤心绝望以致恨他,并常常追忆谈恋爱时的美好时光。

但有一次,我参加老师的单身营会回来,祷告时神光照我,我抱着不肯撒手的“神圣爱情”是一块脏抹布,我为着失去这份爱情伤心欲绝,痛苦不堪,我却不看重耶稣基督给我的爱情,那份爱我以至于死的爱,有了太阳光我还抱着蜡烛光吗?我突然被耶稣的爱抓住,痛哭流涕。

我知道了,我不要再和恒远回到从前,而是要新的开始。在基督里,我们学**彼此相爱,效法基督的爱,为对方舍己。

这时候恒远已经来教会慕道了。我不会再为“回不到从前”的爱情而伤心难过了,而是带着信心盼望进到基督里面,获取基督爱的能力去重新爱恒远。如果我和恒远再走到一起,我愿意悔改我以前在婚姻中的很多过犯,操练用基督那样无私的爱去爱他。”

终于,恒远和沪兰经过祷告,明确了神的心意,决定复婚。2015年4月27日他们领了结婚证。

“我们去领结婚证那天,拍合影照的时候,有一对年轻夫妻也在拍单人照,我就知道他们是在办离婚,我看出年轻的妻子一脸愁容,我想她正在愤怒痛楚中。

我看恒远,恒远也在看我,于是我走向前去,对那位妻子说:“我们是来复婚的,我们俩以前都曾经犯罪得罪神,现在我们悔改了……”

那位妻子听完后,眼泪哗哗地流出来,我抱着她,安慰她,并鼓励她去教会。我看她就像看当初的我,看他们就像看当初的我们。但经历这些年的坎坷,借着坚持去教会,信福音,神已经把我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神福音大能的作为。我丈夫也是一样。

后来我和恒远就想,如果神允许,我们愿意把我们的见证讲给更多人听,尤其是婚姻有问题的家庭。让更多人看到,原本互相伤害无法饶恕的夫妇,因为主的十架大爱而重新彼此相爱,也愿神的祝福能透过我们流淌到更多的家庭中。

2015年5月30日,教会给沪兰恒远这对经历无数风雨沧桑的夫妻举行了主内婚礼,此时,距他们1989年7月26日的世间婚礼,相隔了26年。

 

七、丈夫去世,回应呼召

婚姻动荡的这十年,沪兰变了,恒远变了,他们的儿子天诚也变了,从14岁到24岁,从初中毕业到大学毕业,从懵懂少年到成熟青年。

“我们关系出问题时,我跟恒远提过要求:无论我俩走到什么程度,我们都要让儿子知道爸爸妈妈永远爱你,我们之间是我们的问题,需要处理,但不能影响到跟儿子的关系,他同意了。

所以儿子知道,父母在努力和好,但都做不到彼此饶恕。我很少在孩子面前论断他爸的不是,只是在开始的时候抱怨过,想报复他爸,也想让儿子替我出气,但我发现儿子不愿意听我说他爸不好,我反倒像是怨妇,还破坏了他们的关系,后来我就不论断了。”

2010年天诚读大一,来参加过教会慕道班学**,恒远还开车送过儿子去教会;2014年天诚大学毕业,恒远主动劝儿子来教会;2014年10月,天诚受洗;2016年1月,天诚女友受洗。现在他们都在同一间教会聚会。

儿子在教会办的婚礼上对父母祝福道:“愿你们在主里的婚姻更加幸福,满有主的保守……”

2015年7月,复婚后的夫妇俩参加教会办的读经营,偶然听到了两位从事基督教教育的老师的见证分享,深受感动和吸引,决定一起参与到创办基督教学校中。

但是很快,生命中更大的一次打击临到了沪兰——恒远的心脏病犯了。其实他们复婚的时候,他的健康就已经不佳,2015年8月13日,51岁的恒远回归天家。

10月,沪兰姊妹默默承受着丧夫的悲恸,决心继承亡夫的心愿,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基督教教育的培训学**,学期结束时,她更加清楚了神的呼召,于2016年寒假开始创建基督教幼儿园。

“经过这半年时间,我们完成了主要课程的设置,每门课程老师的确定,建立了家长老师团契……在教育孩子方面,我们还在继续摸索和探究中,盼望能照主的教训、警诫养儿育女,使他们从小认识神,顺服神,长大成为主合用的器皿。”

如今,沪兰作为教会的同工,幼儿园的负责人,孩子们的老师,儿子的母亲,父母的女儿,她深知自己的责任和当尽的本分,她每日带着对主的渴慕,活在主的恩典中。虽然不知道明天会如何,但她深知,主掌管明天。

她也常常会在夜深人静之时深深思念安息主怀的丈夫,想起自己携子扫墓时写下的那首悼亡诗:

泪眼朦朦挂两腮,细雨绵绵化石心。
墓地归来念弟兄,侍主侍人何其殷。
卑微罪人得恩典,蒙神保守到如今。
一身罪污到主前,宝血一洗皆涂尽。
耶稣基督施拯救,旧事已过都变新。
生命虽短父看重,不离不弃永相亲。
妻当跟随夫脚踪,儿当仿效父所勤。
十字宝架不丢弃,爱神爱人尽我心。
天堂人间一线牵,主的恩手拉约民。
沙仑玫瑰永开放,柔和晨光暖人心。
喜乐颂赞父座前,深望那日快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