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书琴|纪实作品《凤凰岭惊梦》再曝龙泉学诚案真相,作者处境堪忧

01

2021年7月,一部长达10多万字的纯纪实作品《凤凰岭惊梦》word文档突然悄悄在坊间流传。 

▲凤凰岭惊梦(来源:网络)



该书以大量翔实的一手资料,呈现佛教界著名领袖释学诚2018年卷入性侵丑闻却最终不了了之的真相始末。而该书作者正是释学诚的得意弟子贤二(贤书法师)。  

           
虽然出于众所周知的无奈和压力,《凤凰岭惊梦》一书可能无法正式拿到书号出版,该书在国内也没有任何官媒和自媒体报道,但在民间,尤其是在佛教界,再度掀起较大的反响和反思。            


我虽非佛教徒,但这几个月将《凤凰岭惊梦》读了整整三遍,被真相深深震撼,也被作者深深感动。在查阅大量资料后,初步梳理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供读者参考,有失当之处,请多指教!      

02

本书的缘起还得从2018年那场最终不了了之的悬疑公案说起。 

            
2018年1月,福建省极乐寺一位叫贤鱼的年轻尼师收到释学诚频繁的淫秽逼淫短信。      

当时,释学诚贵为中佛协会长、国家政协常委、中国佛学院校长、龙泉寺方丈,是海内外数百万善男信女的伟大领袖和精神导师。

▲ 释学诚(来源:苹果日报)


为了让贤鱼同意发生性关系,释学诚利用被扭曲真意的教理教义对她进行洗脑:只有交付身心,男女双修,才得“依师法”真传。    

贤鱼尼师非常迷惘恐惧,内心根本无法消化这样的信息,信仰体系几近崩溃,便将短信内容告知极乐寺管理层,寻求救助。

没想到,极乐那些高层法师和尼师不仅置之不理,反而按照指令,软硬兼施,逼她就范,监控她的行动,骗取她的信任,和逼良为娼的皮条客没什么区别。

最终,贤鱼尼师不得不向极乐寺的上级僧团龙泉寺的元老贤启法师求助。 

根据网上资料显示,贤启法师,1970年生,2000年获清华大学工程博士学位,2006年在北京龙泉寺 剃度出家,至2018年1月,历任北京龙泉寺的执事、监院、都监等职。,现任福建省泉州市永春县普济寺住持。素以高风亮节大义凛然著称。

▲贤启法师(来源:网络)



03

贤启法师起初也不相信,但能感受到她的恐惧和紧张。   

他发现,贤鱼尼师逻辑清晰、记忆力超常,也想不出她有什么要故意诬陷师父的动机。


随即,他和律师咨询了中国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移动通讯的技术负责人,也表示目前不存在伪机站和克隆卡的入侵问题;更不可能篡改实时运转和监控下的服务器;法院以移动系统存储的手机信息作为有效证据。

最后,贤启法师只好通过报案调出师父手机信息,希望确定是有旁人诬陷。

但没想到如晴天霹雳一般,贤启法师拿到的数据不但没有证明师父的清白,反而完全证实了贤鱼法师的陈述!

更严重的是:性骚扰从2016年就开始了。在2018年1月、2月短短两个月的短信记录中,师父同时对6位极乐寺的比丘尼进行淫秽短信骚扰。

▲贤启法师笔述(来源:举报资料截图)


为了保护受害者安全,贤启法师帮助贤鱼尼师从受监控的精舍夜半出逃。管理层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在全体信众面前诬陷贤鱼尼师患有抑郁症,精神有问题。      

在营救贤鱼尼师的同时,贤启法师不得不联系贤佳法师一起调查。      

贤佳法师,1975年生,2003年获清华大学工程博士学位,2004年于北京龙泉寺 剃度出家,至2018年1月历任释学诚的侍者(秘书)、北京龙泉寺都监等,负责寺里戒律作法事务。            
两位法师开始和其他受害女尼联系,发现有些女尼不只是受到性骚扰,更有甚者已经被性侵,还至少有三位被外派的比丘尼精神失常,或被遣送回家,或被送至小庙,这些比丘尼也都可能是惨遭侵犯,导致精神崩溃。      

▲贤佳法师笔述(来源:举报资料截图)

为了保护龙泉寺体系的名誉,二贤法师并没打算将丑闻曝光到社会上,而是起草了《我们能否自清自律》一文,希望体系内部成立戒律小组依律调查,与被举报人(师父)进行对话,盘问核查、审议虚实。      

但释学诚毫无诚意面质,甚至反咬一口,污蔑贤启法师坠入魔障,还号召其他信徒群起而攻之,此后,贤启法师成为背叛师父背叛体系的罪魁祸首。         

后来,贤启法师和贤佳法师不得不呕心沥血写下95页的检举材料,发给佛教界的其他长老高僧。有人认为这么严重问题应该诉诸法治,举报材料被散播到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这并非二贤法师本意,却已无法把控。       

04      

学诚丑闻被公诸于众后是如何处理的?

百度百科在条目“释学诚”中一笔带过,而维基百科在条目“释学诚”中有更为详细的介绍:      

2018年8月1日,曾任龙泉寺都监的释贤佳、释贤启实名发布了一份95页的汇报,其中列举了北京龙泉寺住持释学诚的诸多不法行为,包括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利用多种手段精神控制女弟子、“男女双修”、寺庙违建、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等。 

当天,龙泉寺就有关释学诚的检举发表声明,称相关指控为伪造证据、恶意构陷并否认了该举报。中国大陆社交网络中与指控相关的讨论、报导及文件传播亦受限制乃至遭删。

8月2日,一位匿名举报者通过博讯发布反驳“龙泉寺的声明”的声明,称如果相关部门不依法处理犯罪者,而迫害受害人,预计将有更多内幕曝光。当天,国家宗教事务局表示,已注意到互联网上举报学诚有关问题的反映,已收到举报材料,并已开始调查核实工作。      

8月15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      

8月2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官网发布《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指出学诚发送骚扰信息问题、北京龙泉寺违章建筑问题、大额资金去向问题均属实,性侵问题正在调查中。      

8月24日,在北京市佛教协会召开的常务理事会上,学诚被免去北京市海淀区龙泉寺住持(方丈)职务。      

据坊间传闻,在最高层领导人的批示“努力忏悔,安度余年”之下,释学诚只是被免职,在福建崇恩寺“闭门思过”,没有受任何法律惩戒。       

05   

       
2018年,学诚事件轰动了一阵后也就过去了,可是,真的过去了吗?   

显然没有。

据闻,释学诚悄悄带领信众,继续操控他庞大的国内外组织团体,毫无忌惮地做各种洗白,传播和散布阴谋论,“由于组织严密,精心策划,行动有力,释学诚组织散布他是被陷害的谣言深入人心,广大信教群众都采信了这个说法。”       

作恶者没有得到惩处,受害者没有得到安慰,性侵事件依然至今没有调查结论。正如龙泉寺义工南极盘龙所言:“但因为对体系内幕的无知与对佛教乃至宗教众多专业问题的困惑,无法深入报道和分析。社会各界理应对此进行多角度、多层次的深刻反思的,可时至今日,这个事好像没发生过一样,甚至还有很多信众在挺师父,整个教界、全社会,好像并没从中学到什么。这宝贵的一课浪费得太厉害,也太让人愤怒和遗憾。”  

           
除非更多高层知情的圈内人发声,才有可能继续突破瓶颈。但是,即使圈内人知道真相,谁敢说出真话?说真话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一如贤启法师的遭遇。      

06      

2021年7月,蛰伏3年之后,见证大量内幕的贤书法师战胜内心的挣扎和软弱,写出了这本呕心沥血之作《凤凰岭惊梦》。 

           
他说:“本书写作的初衷,就是唤醒一些还可能被唤醒的人,创造一个深入反思、坦诚探讨、互相救助的因缘。百度上非常多的信息已经开始在遗忘这一段历史,真相在逐渐的隐没,被蒙蔽的人会越来越多。客观上,正是被蒙蔽的那些信众、追随者们不断地维护学诚,他们不遗余力地为他洗白,促使了这本书的撰写。龙泉体系的大起大落,以及我们身在其中所体验的巨大痛苦,希望能够为佛教的未来提供经验和教训。只有反思和进步,我们才没有白白受苦。”  

在本书中,贤书法师采用第一人称自述,从2018年6月,也就是95页举报材料还没有公诸于众之前开始细细讲起。      

当时他奉释学诚之命,去机场接待从澳洲来到北京的贤菜尼师,并遇到正在调查此事,已经被整个体系唾弃的贤启法师,贤菜尼师和贤启法师两人就应不应该揭发师父恶行,产生了激烈争执,令他心生不安。      

此后,贤菜尼师告知贤书法师一个惊人秘密,释学诚长期给她发淫秽逼淫短信,并以依师法的冠冕堂皇说辞诱导她遵从,用酒灌醉,然后违背其意愿性侵她和另一位女尼贤瓜尼师。             
贤菜尼师曾将自己的遭遇以及困惑告诉了管理层的几位负责人,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馈,甚至反被当成了神经病,她一度想要跳海轻生。所以,她这次不顾一切地来到北京,“找师父讨个说法,也为更多的女性讨个说法。”

但更悲剧的是,另一名受害者贤瓜尼师居然认为,师父不会错,被师父“临幸”是好事,贤菜尼师悄悄地联系体系内其他有可能受到伤害的尼师,和她们进行交流,避免更坏的结果。但多数都回馈,这不是坏事——典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女性患者言论。      

贤书法师知道这个惊人秘密后,其实并不想插手这些是非,甚至曾打算溜之大吉,但又于心不忍,选择留下来,斡旋在各方之间进行调节。      

释学诚希望他帮作为老板的自己摆平丑闻,走出困境;

贤菜尼师要求释学诚答应自己两个诉求;撤换极乐寺的负责人,交出澳洲的自主权;因为极乐寺的负责人贤博尼师罔顾良知和伦理,助纣为虐。释学诚性侵贤菜之前,她曾牵线搭桥安排会面;释学诱逼贤鱼之后,她曾进行多方监视和游说。       

而贤启法师则要强烈求体系成立内部的自清自律小组,制止师父继续利用宗教迫害女性,维护佛教不遭受更大的伤害。

后来,贤菜争取到禅无、贤六等德高望重的法师的信任,大家达成共识:“第一,立即制止师父对女众的侵害;第二,不要搞到媒体上;第三,保护团体利益;第四,保护佛教声誉;第五,让事件平稳过渡。”       

07         

 
几位知道内情的正直法师反复开会磋商如何解决此事。 

          
针对第一条共识,他们决定帮助受害者:“以后不管大家在哪里,只要还穿这身衣服,等事情一结束,大家会共同照顾那些受害的比丘尼,终身。”  

           
针对剩下几条共识,他们打算按照戒律进行内部举罪和内部检讨,让师父释学诚托病离开龙泉寺,算是一个体面的告别。  

         
释学诚起初也答应了。但很快变卦。在电话里斩钉截铁的吩咐弟子们:“我们不用在乎贤启把事情捅给媒体,你们要搞清楚,他不是要自清自律,他是要争夺龙泉寺的管理权,如果他上媒体,我们就和他斗,贤一负责媒体,贤十负责法律……”  

          
大家先是震惊,后是愤怒。      

“对我们来说,于戒律,我们要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意味着要撒谎,要天天撒谎;于情理,我们怎么跟贤启法师斗呢?明摆着师父就是错的一方,我们再依师,怎么能斗得下去呢?而且,这么干的后果,怎么对得起广大信众和体系的每一个成员,怎么对得起历史和自己的良知呢?于法律,这个怎么能干得下去呢?可是,这个事情师父已经这么决定了,我们谁也挽回不了了。”  

           
因为释学诚孤注一掷的抉择,让内部解决的可能彻底丧失。贤菜此时也对解决问题彻底失望,此后,贤书法师陪同贤菜拿材料去见律师,并去了案发地派出所立案……       

立案后,释学诚这才感到惊恐,威逼利诱贤菜以大局为重撤案,并答应了贤菜的几个条件,还给她转账了36万人民币。而等到贤菜妥协,答应撤案后,释学诚再次反咬一口,说贤菜诬陷师父,敲诈勒索。      

而禅无、贤六等德高望重的法师本来已经相信贤菜,后来因为学诚说了一句“我没干”,选择了相信师父,重新为他效力。 

而贤书法师因为没有遵从释学诚吩咐请某高层领导人帮忙,从此也失去释学诚信任,甚至曾一度受到死亡威胁。      

逃离北京前,贤启法师交给贤书法师一个厚厚的档案袋,里面正是他们从中国电信后台打印出来的短信记录。他就“背着这些骇世惊俗的释学诚语录,身负着两位清华博士的重托,东躲西藏,一直跑路到现在。”       

此外,他手里还攥着几篇受害女性写给那些参与迫害她们的管理层的信件,字字皆是泣血相告。

▲贤书法师笔述(来源:《贤二做事贤二当》一文)


据悉,贤书法师离开龙泉寺之后,一直在发大心动员可靠的居士寻找正法道场以期安顿离开的比丘、比丘尼,做了很多善事。    

这些嘱托都化为他必须写作此书的动力,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08            

那么,《凤凰岭惊梦》一书作者贤二(贤书法师)究竟是何许人也? 

           
我初步得知。贤书法师,俗名刘书宏,网名老蛋,安徽人,素食者,作家,曾任天涯社区天涯杂谈版主,出版过多部作品。      

不过,虽然他外在很成功,但内心一直很迷惘,渴望能找到安身立命的信仰。      

据他本人在《半路出家》一书自述,“在人生的转弯处,突然遇到了龙泉寺的主持释学诚法师,法师身上那种将佛法彻底融入人格的不凡气质,以及出家人通过修行、修心之后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深深吸引并打动了他。既而使他在人、事、情中得到启发,感受到了真正无污染的大爱与关怀。” 

▲贤书法师《半路出家》(来源:网络)

 
2007年,他开始在凤凰岭下,龙泉寺外租了小院修行,从居士、准静人、静人,直至最终决定辞亲割爱,全心钻研佛经,过上心无牵挂,追随青灯、木鱼、修行、梵唱的出家生活。             
2010年5月28日,刘书宏在其恩师释学诚座下剃度,成为沙弥,法名贤书。

             
刘书宏出家后,依然笔耕不辍,继续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只可惜,更多的图书文字变成了记录其恩师释学诚鸠占鹊巢的语录体作品。      

他构思出一个叫贤二的小和尚形象,和中央美院出身的贤帆法师一起,将贤二变成漫画作品的主人公。

▲贤二萌形象(来源:网络)

小和尚身穿黄色僧袍,大脑袋、招风耳,外表呆萌,个性顽皮,内心憨厚。贤二频频请教“师父”传道授业解惑,无不暗示了释学诚大智大慧,大慈大悲的高僧形象。他们出版了多本贤二漫画书,这些漫画书面世并屡屡获奖,作者却署名为学诚法师。             

再后来,龙泉寺动漫中心开始把这些贤二漫画书做成了贤二动画片。

▲贤二漫画书和动画片(来源:网络)

由于龙泉寺理科精英和IT高手如云,此后甚至开发了贤二机器僧, 机器僧“会诵经、唱佛乐,还会转圈,笑话也说得也不错”,佛教、中国文化、高科技三者结合,收到国内国际上无数好评,一炮走红世界。

▲贤二机器僧(来源:网络)


无论是语录体、漫画书、动画片、还是机器僧等IP的开发,这些凝结大家无数心血的创意,都最后归荣耀于释学诚,可以说,东窗事发之前,造神运动之后,释学诚的知名度已经登峰造极。 

09           

但在《凤凰岭惊梦》一书里,贤书法师最终曝出:

“贤二和师父的漫画故事绝大多数都是杜撰的,一个人创作,多人绘制,发布在师父的微博上,还出版成书。因此误导了很多人,大家都觉得在这个寺院里,有一个这样的师父带着一个叫贤二的小徒弟在修行。而事实是,师父带着徒弟们利用修行的理论创建了一个巨大的名利场的事实。”       

所以,这本书不止谈及性侵案件的始末,还通过很多具体细节回忆,讲述了释学诚在名和利上的各种贪婪、冷酷、扭曲,令人发指。      

如果说,贤启法师和贤佳法师身为物理博士,写的97页举报教材逻辑缜密,条例清晰,堪比博士论文,那么,贤书法师身为作家,写的《凤凰岭惊梦》更加细腻、丰富、立体,情节曲折,人物众多,并刻画了许多真实人物形象——

             
有受性侵后极度痛苦,却为了维护佛教名声不肯报警的贤菜尼师;      

有受性侵后还处处袒护释学诚,认为被性侵很正常的贤瓜尼师;      

有刚正不阿,宁死不屈,坚持为女孩们维权讨公道的贤启法师;      

有内心柔软,听到受害女孩的遭遇泪流满面的贤一法师; 

还有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宗教复兴等宏大命题比女尼性侵等小事更重要的一干高层管理法师;      

也有曾经死心塌地膜拜,如今情感寄托彻底崩溃,不止何去何从的部分信众;   

更有权势显赫、人格分裂、城府深严,把心理术玩到极致的师父——释学诚。 

           
当然,着墨最多的是贤书法师自己——他并不是二贤法师那样舍生取义的英雄,只是平凡如你我一样的小人物。

我最感动的就是,贤书法师非常真诚的写下自己出家后,在强大威权和个人崇拜体系下,从深信释学诚到怀疑、惧怕、为难、妥协、煎熬、愤怒、迷茫、痛苦的心路历程,可以说,细腻沉重的自我反思几乎占了全书的一半,值得教内外人士细读。      

另外,贤书法师自叙,写作此书,完全是一个人的折腾,背后没有任何组织指使。为了确保文章的真实性,他反复核对了很多细节,反复和当事人进行沟通,确认事实,避免有人找出漏洞。“做就做的扎实,经得起历史检验,不能失实。很辛苦的。”       

所以,贤书法师一版一版地充实内容,目前《凤凰岭惊梦》已经是第6版,如果未来有更多知情者敢于冒风险参与其中,他会更新之前的版本,可以说,这是一本开放之书。      

我的上述介绍其实很苍白,只是抛砖引玉,若有心者,若有缘者,请去细细品此书。      

10             

那么,贤书法师写完此书后是否被监控?被打压?现在处境如何呢?

在《凤凰岭惊梦》创作完毕后不久,他又写了一篇《贤二做事贤二当》。

在该文中,他表示,电子文档传开后,就有人乱举报一气,并威胁收留他的人小心不要被XX势力利用。虽然维护释学诚的团队的举报失实,但贤书法师还是被迫离开。目前,贤书法师仍在继续流亡中,甚至考虑去美国或日本托钵流亡。

不止贤书法师,其他仗义执言知情举报的法师也处在颠沛流离之中。

贤佳法师目前开设了一个公共号,名叫“戒香斋”,每日更新,肩负未竟使命,专门从事佛教界打假和辨识的工作。

卢伟华律师是学诚案件控告方尼师的代理律师,他则表示:

“但看学诚案件的举报材料,我内心的气愤和朋友的信赖还是战胜了我内心的恐惧。我还是决心免费代理此案。案件公开并不是我和当事人想法,我们先后向国内几十家部门寄出了举报信,只想案件能够在有限的范围内解决,不要影响太大。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公开此案的材料,会让许多人丧失对佛教的信心,有损中国佛教、中国政府在国际上的形象。这样有可能最后即使我们赢了官司,随后会遭到一系列的打击报复。但在万般无奈之下,当事人和我不得不逃亡国外……”       

举证者如此遭遇,那么,受害者又如何呢?      

被性侵的贤菜尼师尽管选择了沉默,却在自己的微博上警戒女生们务必要预防性侵;      

被性骚扰的贤鱼尼师最近则一直发声,写了数篇呼吁文章,包括《给贤立法师的一封信》、《给极乐寺贤博法师的一封信》,再次回忆3年前的创伤,却依然以温良恭俭让的笔触苦劝两位住持不要再罔顾良知,助纣为虐。

我读完贤鱼尼师的信,悲愤交加,潸然泪下。      

贤菜被当作神经病,贤鱼被当作抑郁症——这些辞亲割爱、参禅问道,寻找佛门净地,却被佛门净地众僧污名化的受害女子——岂不就是被公众再度伤害的悲凉写照?

那么,其他广大还活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之中麻醉自己的受害女尼们呢?那些拒绝麻醉自己却已经发疯的女尼们呢?她们没有接受教内或教外的心理辅导?      

正如贤书法师所言:“虽然我们可能无法理解一个女性在遭遇这种事情后的痛苦,尤其又有宗教背景,但能够想象到这真的是人生中一个极端的遭遇,因为你没有面对过她们,她们的无助,她们的怯懦,她们对迫害者的依赖,对生存的担忧,对未来的迷茫,对戒律和伦理道德的恐慌不安,她们勇敢地站出来又要面对的各种污蔑和诋毁,咒骂和威胁,她们常常想自杀的绝望。”              

综上所述,我相信,从龙泉案中,看到施暴者逍遥法外,唆使党羽,打击报复;看到管理层罔顾伦理,一味愚忠,为虎作伥;看到受害者身心创伤,以泪洗面,冤情难昭;看到举报者东躲西藏,孤立无援,到处流亡;看到广大群众依然如故——崇拜施暴者,诬陷举报者,诋毁受害者,任何有良知之士都会痛心疾首,这已经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缩影!      

2018年8月,95页举报材料PDF面世,各主流媒体纷纷对学诚口诛笔伐,争先恐后;而2021年8月,《凤凰岭惊梦》Word面世,各主流媒体无人发文发声,因为那句最高批示“努力忏悔,安度余年” ,也就万马齐喑,无人敢言了?   

我冒险写下此文,推广此书,抛砖引玉,呼吁反思。唯愿——为众人抱薪者,不会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会困厄于荆棘!      

写作参考资料:             
1、《凤凰岭惊梦》,作者贤书法师              
2、《举报人贤启法师说明举报历程》,作者贤启法师             
3、《给贤立法师的一封信》,作者贤鱼尼师             
4、《给极乐寺贤博法师的一封信》,作者贤鱼尼师             
5、《贤二做事贤二当》,作者贤书法师             
6、《三年了,是时候深刻反思学诚事件了》,作者南极盘龙

一并致谢!    

推荐《凤凰岭惊梦》一书全文链接:

https://news.ifeng.com/c/88hHT8EfyiD

喻书琴

完稿于2021年11月25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