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见面

 

 

说来也巧,11月24日,我和利未第一次见面,25日,我们再度相见。

原来,上海一信仰网站的站长S弟兄正好来京出差,想见见几位在京的作者,其中,邀请了我,利未,还有一位,居然是——那名传道弟兄。

我几乎是战战兢兢去赴约,去前,我给利未还发了求助短信,请他帮我代祷,求神让我今天能从负疚感中彻底释放出来,坦然面对生命中自己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

他回信道:“神会叫一切都更新。”后来又约我提前到万圣书店见面一起祷告,可惜,我给S弟兄夫妇挑礼物挑了半天,等到我见到利未时,S弟兄也到了,利未十分不好意思地当着S弟兄的面把一本安徒生童话集和一大盒德芙巧克力递给我,可惜,我当时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尴尬——没把礼物送给千里之外的客人弟兄,反而送给一个姊妹呵呵。因为,我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一件事,到时候怎么面对那位传道弟兄,——那可是我最大的尴尬啊!

我们几个人到利未住的地方附近吃火锅,整个席间,我几乎都一言不发,虽不住的祷告,心中还是存着当年赧然和惭愧的余温,S弟兄和利未大概都有点奇怪,这可不像他们所认识的小鱼啊。倒是那位传道弟兄,一直滔滔不绝,大谈基督教文化使命和福音使命在当前处境下的意义,那种悲壮感和沧桑感仍然不减当年。也仍然让我感动,但毕竟已经从当年的十字架情结中走出来了,我知道这份感动仅与信仰有关,与爱无关。

利未则向大家推广卢云的书,“自己一边负伤,一边医治。卢云勇于敞开他自己生命中的软弱之处。”S弟兄也似乎很欣赏卢云,而传道弟兄却向着利未意味深长说了一句:“承认软弱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靠主刚强啊。”

其实,这些弟兄都是对神很诚实的人。

正这样想着,利未大概看我吃得太少,夹了一勺土豆在我碗里,我眉头一皱,无意识小声嗫嚅了一句:“我不爱吃土豆。”几乎是同时,正巧看到传道弟兄拿了很多土豆在他自己碗里,一边大声对众人说:“这土豆太好吃了,我看你们怎么不吃呀,我全包了。” 霎那间,竟有时光交错的感觉,两年前某次晚餐的情形立刻浮现出来……

当时,在学校食堂,我问传道弟兄想吃什么, 并向他推荐了很多菜,谁知他只要了一盘土豆,在我面前吃的狼吞虎咽,津津有味,我则在一旁暗暗发愁:上帝啊,怎么办呢,我最不爱吃土豆了,难道让我以后天天做土豆给他吃?然而,经过思想斗争,我终于决定攻克己身,顺服“主旨”,改正自己种种与他不相符的习惯(包括习惯土豆呵呵),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没想到,2年后,我无意识中说出来的仍然是“我不爱吃土豆。”看来,爱真是不可以去勉强的,哪怕是以“信仰”为由去勉强。

那些年轻时代的错误……

要原谅自己。要原谅自己,要原谅自己。我对自己说。

开始变得坦然了,不由得望了望并坐在一起的传道弟兄和利未,突然发现,如果没有任何信仰的“诠释”,纯粹从自己的个体心性而言,我更喜欢利未,不仅因为我们相似之处更多,无论年龄,想法、阅读兴趣,和生活背景。更因为虽然才见过一次面,但他的宽容平和让我有很放松的感觉。而传道弟兄多少有些激烈,偏执,决绝、外加某种严谨的清教徒气质。记得当年在S教会,萍姐开始带心理成长小组时,他拒绝参加,还说了一句:“我在感情上是个瘫子”。也许他30年来承受了太多的苦难经历和荒寒记忆,是内心负荷太多,断裂也太多的男子,实际上需要很多的包容、接纳与医治——真不知将来哪一位伟大女性能触及他内心深处,借着神的爱来医治他那些藏得很深很深的瘫痪之处,应该是刘景文式的师母类型,或者是在乡间传道多年的女牧师类型吧,那种朴素而包容,静默而坚韧的中国大地上的女子。

有些年轻姊妹,尤其是在信仰上比较追求,愿意付代价的年轻姊妹,都容易喜欢那些在讲台上对神的信息慷慨激昂,在讲台下为神的事工奔波劳苦的弟兄,都愿意成为他们生命中的helper,这颗心是好的,然而,她们知道这些弟兄生命中的脆弱之处和负重之处在那里么?她们又承受得起么?

少女时代总以为,靠着神(多属灵的话),我承受得起。反而是为人妻人母后,我才日益感恩神当年拦阻的手,祂没有让我和这位“肩负各种使命”的传道弟兄走在一起——祂早知道我承受不起。我其实是常常软弱的女子。利未已经算担子轻省,厄容易的了,我还常常无法扮演他的helper。若当初真嫁了传道弟兄,我肯定会成为他的绊脚石。

更重要的是,少女时代总以为神已经彻底医治我(有多属灵的话),还总想去用爱去医治别人,反而是为人妻人母后,我才看到其实身上有很多很多需要医治(归正)的地方,无论是某些神学观上,还是某些生活实践上,还是某些性格上,它们在岁月中和环境中一点点暴露出来,有时真感觉自己是百孔千疮(详情参看后来的故事)。然而,利未还是非常的接纳我,给我很大的成长空间。另外,利未在神学上非常平衡,这使得他性格很平衡,看问题想事情不容易走极端。既然夫妻一个肢体,耳薰目陶下的我,受了很大的影响,各方面也比以前平衡多了。我常对年轻姊妹说:“结婚后,我功课一个接一个。但同时,我成长也一个接一个。”

所以,在婚姻的事情上。我很感恩。

我们的朋友Fran曾对我说,神会把最适合你的配偶带到你身边。

这句话千真。万确。

回到正题,晚餐快结束时,S弟兄请传道弟兄作结束祷告,他一一为在座每一个人祷告,提到我时,他说了这样一句:“求神让小鱼姊妹在真理上成圣。”我差点笑出声来。看来,他眼中的我仍然是当年那个在真理问题上有偏差的小女孩。当然,他说的也有道理咯。

散席后,利未邀请大家到其住处看一看,传道弟兄日理万机,时间宝贵,便先告辞了,这终究让我如释重负舒了口气,又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利未的住处叫迦南,又称“家男”。因为一屋子住的全是男生。教会五个弟兄在一起,倒真是和睦同居的`美善。一进去,就感到四双眼睛似乎在好奇地打量着我,有点怪怪的,一定是昨天回去利未和他们说了什么。我也只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过,那几个八十年代后的小男孩,一个个看起来,倒是挺可爱的,有的在读圣经,有的很认真地请教S弟兄有关学习和工作的问题。屋子里洋溢着一种蓬勃的朝气。

回家后,我写了很长很长的日记,大篇幅的都是祝福那位传道弟兄和他未来的姊妹。

才发现当天是感恩节。而我,得到了最好的感恩节礼物——见到了传道弟兄,发现自己彻彻底底从往事中走出来了。而且,对未来婚姻有了比较平衡的心态——在经历过上一次被神大破碎后,真正的交托;而在交托的同时,也愿意积极的参与和委身。

所以,在日记里有这样一句:

“如果利未喜欢我,我会不会考虑和他在一起呢?

应该会吧。于我,婚姻依然是一种服侍弟兄并泽及他人的恩典——共享天福,同奔窄路。

等候神吧。”

(未完待续)

 

 

 

 

 

 

第二次见面》上有5条评论

    • Effectivement, la parenté avec Dylan est évidente.A l’époque où ce blog fonctionnait, j&geauo;snvisqreais de faire un article sur Asaf Avidan (que Claudine m’a fait connaître il y a un an).

  1. 哈哈,我还是狂笑不已,又感恩不已!上帝真的太奇妙了,他是真的爱你,知道你的心,引导你的心,释放你的心,安抚你的心,又坚固你的心!我再读你们第三次的见面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