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很残忍的凶杀案,凶手是谁?

凶杀过程在我眼前重新回放,意外发现,里面所有人都是该案的同谋。罪的气息蔓延,蔓延,一句话很清晰的回荡:“人人都犯了罪。”

在这场案件中,我意外得知我弟弟意外死于车祸。震惊,也大为惋惜:因为这几年他还没有接受福音。我前几天刚给他打过电话,邀请他去武汉某对夫妇所在的教会聚会,那对夫妇对我弟弟有些负担,但我弟弟说他那些剩下的股票现在得盯紧,过了8月份再去吧。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也就默默期待8月份的到来。没想到,他在七月就离开了……我只好想,他会不会在死亡接近的那一刻,突然想到姐姐给他提到的这一位上帝呢?

更意外的是,我得知父母也因为这场凶杀案被执行了死刑,而且就在明天执行。我立刻和利未去看他们,先是利未跪下来,恳求他们乘着这最后的机会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我妈表情极为绝望,大意是弟弟死了她也不想活了,我爸表情也很冷漠,对福音还是和从前一样固执,居然冷冷地说,你们别说了,我不会信的,走吧,别忘了给我买骨灰盒和寿衣,其实那两件寿衣已经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旁,泛着冰凉的幽蓝色的光,犹如鬼火。
这时,外面的大门突然关上,利未在外面拼命敲门呼唤我,里面的小门即将关上,刻不容缓了,我立刻俯卧在地,开始为我妈祷告:主耶稣啊,求你怜悯我妈,让她相信,你是神的儿子,你已经战胜了罪恶和死亡……祷告之语如泉一般源源不断涌出来,却仍比不上我心中的迫切之感,我从未如此般的迫切为灵魂代祷过,毕竟,第一次目睹死亡只是一扇门之隔,那种生死关头、危在旦夕的场景太真实了,我心真是“焦急如同火烧”,甚至有如果主耶稣今天不答应我的代祷,我就俯伏不起来的耍赖意味。

祷告着祷告着,我又说出自己的亏欠,爱她还不够,……总之祷告到了最后,我哭了——起先祷告时,我并没有哭。

就在我祷告到最后,死亡的钟声即将敲响,尚未知道我妈作出如何回应的那一刻,我醒了。

惊吓中,我起床走入客厅,一看表,时值2008年7月20日5点半。

我坐在沙发上,还能分明感受到梦中那激烈的属灵争战,祷告到最后,已经是声嘶力竭,殚精竭虑的那种,想,原来真正的祷告是消耗力气的,不是那种动动嘴皮说几句代祷术语就好了。如果我平日为他人灵魂的祷告有这般迫切就好了,迫切之心方能带出抢救灵魂的功效来。可如何才能有迫切之心呢?常态的生活中没有死亡的阴影,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又建又造,世界似乎安稳而雍容,怎么会想到诺亚的日子?看来,此梦是一个很好的提醒!尤其为家人的代祷总是一阵热,一阵冷,不能恒久的持续。

又想,吴经熊先生说:“一个小灵魂的价值比整个物质世界还大!”这将要朽坏的世界将要过去,而神的国永存。

还有什么比为神赢得灵魂更为宝贵的事情呢?此生之终级使命就是,当不顾一切来传讲福音,抢救灵魂。

但目前敬畏神的心和爱人灵魂的心都远远不够……

求主怜悯。求主怜悯。

是以勉。

Comments

  1. 年初的时候,最亲密的朋友之一突然意外横死。心里的痛自不必言说,随后,我经历了很长的一段自闭式的沉默,无力祷告,也不能过信仰的生活。我觉得亏欠,欠亲密的她,欠神的。她现在在哪里?这是我无法回答自己的,也是我的痛。一直以为信不是一蹙而就的,所以在我和朋友有限的沟通时间里,灵性上的建立更是稀少,总觉得主有他自己的时间,其实是自己的懒惰,因此除了在听闻她诉说自己的心里危机时,我几乎没有为她有过迫切地祷告过。她一再出现在梦里,我也数次在梦里又哭又争辩,声嘶力竭的那种。每每醒来,我就问神:主你要告诉我什么?我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回记起春节与儿时的朋友们在一起,其中一位 表达了学习神的话语的愿望。半年过去了,除了请人从北京买了几本《圣经》之后,至今也没有行动。我可以给自己列出一长串的理由,但是,我骗不了自己,隐藏不了心里的亏欠。

    “常态的生活中没有死亡的阴影,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又建又造,世界似乎安稳而雍容,怎么会想到诺亚的日子?” 你这句话说的很好。 谢谢分享和共勉。

  2. 看开头几段心都要窒息了,也是准备打电话问。

    我们真的亏欠太多…

    求主怜悯,求主使用。

    利未小鱼平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