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就想做这个“姊妹系列”的采写,写一些没想到,最先写的是自己,算是抛砖引玉吧。
我常常对利未打趣:“我怎么觉得你婚后不如婚前爱主啦?”
客观的说,婚前的利未还是比较“属灵”的。2000年,单枪匹马从福建做了54个小时的硬座来北京……北京真大,何处是家?好容易找到教会,高兴的不行。那时,他住通县东边的一个角落,教会却在大钟寺,乘车要两个小时,但他主日早晨几乎都是第一个到;上午聚完会,又乘一个小时的车去参加另一处的下午聚会。他一点也不觉得累。

就这样,带着一颗很火热的心,开始参加教会的服侍,先是诗班,小组,后来,因为教会刚起步,没有全职传道人,可能大家见他爱看书,就稀里糊涂地被推倒讲台前面。傻乎乎的一站,脸,红红的。心,砰砰的。讲的很幼稚。然而,在大家的鼓励下,一点点勇敢,一点点成长。

教会曾有一段纷争的岁月,他很难过,当时也很努力地去调解,后来靠大家的齐心协力,终于重新走下去,也因着这段一起流泪一起欢笑的日子,他对那个教会特别有感情。

记得刚谈恋爱时,有一天晚上查经聚会结束后,他送我回家,我俩坐在车上谈到聚会处传统出来的教会(我们教会是聚会处背景)的一些弊端,谈着谈着,他突然沉默了,然后才小声地说……心里有点受圣灵责备……觉得不该说这么多,也觉得语气不够谦卑……教会待他是那么好,教会的弟兄姊妹那么地爱他……声音渐渐哽咽了下去。我悄悄一看,他竟然哭了。

但他偏过头去,不让我看见。在夜色中,这个男孩子的眼泪格外触动我,宛如少年的清澈与忧伤。当时我很想帮他擦去眼泪,然而,发于情,止于礼,我还不好意思这样做。

但回家后,我把这件小事写在日记里。说来也很奇怪,他打动我心的回忆,很多都不是发生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之时,而是一些显出他对神的认真的小事上。所以,真的,信仰比爱情高贵。
他是作计算机的,不过,那时他的心却不在职业上,只要一有空闲,就研读圣经,也很热心在网上传福音,算是国内最早的基督徒网民吧,然而,毕竟那时根基不够,会遇到一些知识分子,也会遇到文化基督徒,还会遇到当代各种思潮——包括多元化处境下的神学思潮的挑战,于是,出生牛犊不怕虎,一口气就开始读形形色色的神哲学书籍,从蒂里希,莫尔特曼,到新正统……

他那时节衣缩食,花销就是买书,我们家现在好几大架书籍,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跟基督教文化有关系的。有一阵子,读得很迷茫,因为那些哲学书吧,思辩性太重,是似而非,太让人头晕目眩了;新派神学书籍吧,也是道理亦真亦幻,深刻却片面。精彩却极端,困惑之余,他也逐渐意识到,应该重新回到圣经,回到神所启示的真理,扎扎实实向几千年来,一直流传下来的纯正神学传统学习。

他说:“你不需要识遍所有假钞,太累了,也太耗时间了,不如花几年功夫去好好研究真钞,这样,假钞便不攻自破了。”(这句话对当年也是陷入各样芜杂思潮中的我触动很大)也因此,他有了去最纯正的神学院读神学的愿望。

从2001年到2004年,他换了好几份工作,又在北外报名参加三年的英语本科学习,主要原因就是想放弃计算机,学好英语,去读神学。——当然这是在遇到我之前的事了。

感谢神,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直安排一些属灵长者,给年轻的他很多灵性上的指引。就在他萌生读神学的想法后,他去请教一位文革时曾因为信仰下过监狱的老前辈,还写了封热情洋溢的信,老前辈非常柔和地问他,读神学很好,但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读神学?有神的呼召么?

他想了想,倒是很诚实地回答,没有。我读主要是因为兴趣。老前辈依然声音柔和:有兴趣也很好,但光有兴趣是不够的,这不是一条仅凭兴趣或热情就能走到底的路……你要三思。
的确,兴趣易逝,热情易散,二十出头青涩如橄榄般的生命,还没有被神压榨成渣(你若不压橄榄成渣,他就不会成油嘛!)哪里会有那些老前辈披荆斩棘历经人生风霜后的坚韧信念?更不用说体会到神的国度的召唤。

于是,他选择了放弃。他仍有激情,但也很理性——比较能认识自己。(若是换了我,可能就血气方刚我行我素下去了。因为把自己看得太英雄气。)

不过,也有些迷茫,既然目前神没有呼召,读神学的时机不成熟,那么,现在该做什么呢?好好地做计算机本行,在技术上追求卓越?学习外语,重新规划职业生涯?努力赚钱?……也许赚钱才是正事……毕竟,是从大山里走出的孩子,父母特别不容易,弟妹都还在上学,都需要自己供养……还是看神怎么带领,走一步看一步吧。

就在他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选择那条道路时,一个女孩冒冒失失向他撞来(当然就是我啦)。虽然起初撞得一头雾水,结果倒也撞出爱情的火花,2005年4月24日,两个人结了婚,成了家……看来,不是他选择了道路,而是道路选择了他。或者更确切地说,神带领他。

婚后的道路就明晰了,首先,就是得养家糊口。因为稀里糊涂怀上“蜜月宝宝”,妻子也因此丢了刚做了半个月的工作(当然,我也不大喜欢那工作),要靠他一个人养活三,那时,两人几乎没一分钱,婚礼筵席还是教会发动弟兄姊妹集资出的钱一手操办的,婚后住着半地下室,都没北京户口,压力大着呢,于是,妻子马上软弱,而且理由多多:“我们经济上,心理上都不成熟,这宝宝可不可以别要了?而且,它现在还不是胎儿呢,从医学角度看,早早孕不算堕胎吧?”

面对这位“夏娃”妻子的劝诱,这位“亚当”丈夫还好没有发昏呵呵,他知道堕胎可是大罪,决不是神的旨意,于是对妻子说:“我们要有信心,要感恩!”,妻子哪里有信心,哪里能感恩,哪里能当它是神的礼物——因为她从小那样一个特殊的家庭背景长大,一点都不喜欢孩子,然而,想来想去,担心真这样做了,弟兄姊妹们会有看法,今后怎么在教会立足?罢了罢了,要就要吧。一脸的悲壮表情!(今天的小雅歌能活在这世上,可真是一番属灵争战的结果哦。)

为了腹中的宝宝的健康,忙从紫竹院的半地下室搬到亚运村的小楼二层,正好那时,他开始和另一个弟兄一起创业,开了个计算机小公司,那弟兄在上海负责销售,他就在北京负责研发,万事开头难,他那段日子真是辛苦。

所幸的是,公司就在出租的房子附近,每天中午,还能回家吃顿饭,睡个觉,妻子能给他按摩一下疼痛的肩膀,也能常常去公司给他带点好吃的(哈哈,全夸自己的),其实不然,妻子那时很有点抑郁——总觉得这腹中的宝宝是个累赘,后悔当初要了它,跟它生气呢!又觉得自己不能赚钱,为丈夫分忧解难,非常内疚,跟自己生气呢!又觉得神偏偏这个时候给他们宝宝,很不能接受,跟神生气呢!看看,那么多气,能不抑郁嘛?虽然表面上还是笑嘻嘻的坚强。
记得婚后,两人去“泡泡熊”庆祝见面两周年纪念日,坐在店里的秋千上晃悠晃悠,往事也而来,我们回首神的恩典。他感概到,我就像雅各,一无所有地逃串到北京,在城市孤单行走,只求一口饭吃,哪里会想到,几年后,有了太太,有了孩子,有了房子……就像雅各回家乡时那样,都是神的恩典啊,听他如此比喻,我哈哈大笑。

(未完待续)

Comments

  1. 挺好的,我好像结婚后也比较软弱,大家都说我把丈夫看的太重了,我有时感觉没有力量,我不知道该怎麽处理好神和丈夫之间的关系,怎么把握这个度啊,能不能帮帮我

  2. 老哥,谢谢你关注我们的博客。

    的确,这么多年大家都各在一方工作,很少有机会坐下来细聊。不过上次见到你,真是好高兴。

  3. 我发觉我们很久很久,可以说多年来未曾真正的了解对方的工作、生活,虽然我们把对方都看做最好的兄弟…感谢小鱼,让我有机会了解你们的故事!

  4. 小鱼,虽然我们现在联系很少,但是可以说是我们宿舍的姐妹是看着你和利未走到一起的,深深的祝福给你们,幸福一生,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哈哈,我也怀孕了,不过才一个多月,还要经历很长的一段过程才能看见他,呵呵。

  5. 哈哈,美好的文字,美好的婚姻,美好的家庭,你不知道我有几千万个羡慕你们哦!感谢神,这些都是神的恩赐,也向神祷告,请给我一份简单也真实的幸福。

  6. 您的丈夫可真的是人间佳品,难得一见的值得爱的人物,我丈夫赶上他一半就好了……唉……

  7. 这些话都深深打动我:

    在夜色中,这个男孩子的眼泪格外触动我,宛如少年的清澈与忧伤。

    他打动我心的回忆,很多都不是发生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之时,而是一些显出他对神的认真的小事上。所以,真的,信仰比爱情高贵。

    “你不需要识遍所有假钞,太累了,也太耗时间了,不如花几年功夫去好好研究真钞,这样,假钞便不攻自破了。”

    青涩如橄榄般的生命,还没有被神压榨成渣(你若不压橄榄成渣,他就不会成油嘛!)

  8. 谢谢这样好的分享。愿主更恩待你们!

    我是身在海外的一个弟兄,有亲友(不是基督徒)在上海想找地方聚会,在你的文章里看到有上海的弟兄,如若可能,可否提供一个在华东理工大学(徐家汇地区)附近的聚会或团锲的联系或地址。谢谢!

    我的电子邮件是:jjwei2008@gmail.com

  9. 一个建议:

    关于小鱼当时不想要孩子及相关的片段在雅歌会上网看文章前先作为内部资料自己留着,不要在网络上出现。等到她长大到足以理解相关问题时再让她看。

    虽然小鱼的初衷是要忠实地记录一段心路,这当然是有价值的,但有些东西让孩子在还没有成熟前了解不一定好。

  10. 邓兄,谢谢你的留言,有机会可以好好聊聊。

    我记下了你的新手机号,出于安全考虑,我删除了你的手机号。:)

  11. 读了,期待后续。邓金明。

    我也在找信仰,但在我看来,那是一种文化上的信仰,人性上的信仰,虽然不是神的信仰,但是两者实质是相通的。

    我已到上海大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