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母则刚?

诊断报告下来了——乳腺癌早期。

医生平静而严肃地望着她,说:“你不要有太大思想负担,乳腺癌早期的治愈率还是很高的,成功率达到90%。可以首选手术切除,之后联合细胞免疫治疗,可以有效清除手术残余的微小病灶,并清除血液或淋巴循环中游离的癌细胞,达到预防肿瘤的复发和转移作用……”

她谢过医生,晕晕乎乎的回到家里,但怎么样想不通,自己一不喝酒,二不抽烟,三不熬夜,四不是高龄产妇,怎么会得乳腺癌呢?

但生活容不得她花太多时间思前想后,她刚想好好查查关于乳腺癌早期的资料,但一看表,已经下午四点半。之前委托了朋友去学校接孩子,也该回来了。于是,她赶快做晚饭。

做饭期间,丈夫打来电话:“检查情况怎么样啊?”

“还——好吧。你回来再细说。”

孩子们欢天喜地的回家了。最近正值期末考试期间。

“我语文考了全班第一!”女儿说。

“我语文得了B+,但老师说我有进步,奖励了我一袋波力海苔!”儿子说。

在孩子们眼中,生活是美好的,温暖的,没有苦难的。然而,有一天,他们终将面对这个世界的冷峻与无奈。她想,不知他们长大成人后扛不扛得住。然而,抗不住也得扛啊。

六点吃完晚饭,她第一次对儿子说:“今天你自己去楼下操场打水枪吧,妈妈有点累。”

“妈妈,你去嘛!我一个人玩多没有意思!”

“那让姐姐陪你去吧。”

“不行,我作业还没有做完!而且大热天的外面还很晒。”女儿说。

“乖,帮妈妈一个忙嘛!”

大约看到妈妈眼神里有一丝从未有过的忧伤,女儿点点头,然后领着弟弟出门了。出门前,还不忘记给弟弟脸上抹上防晒霜,是个细心的姐姐。以后,她要女儿帮忙的事多着呢!

而她洗完碗后,也顾不得查资料,一头就倒在床上。

这两天真是有点累,头胀胀的痛,估计是这几天陪儿子睡觉,被他房间的空调吹得受寒了。自己好像这几年免疫力越来越差,年轻时可不是这样。

孩子们汗流满面地从操场回家了。

她开始辅导儿子的作业,儿子特贪玩,还没养成自己独立做完作业的习惯——她暗想,幸亏自己不是乳腺癌晚期患者,否则突然撒手离开世界,这么小的儿子该怎么办啊!

数学、英语,最后是语文,然而,他怎么也找不到语文的那张试卷纸。

“肯定忘到学校里了,怎么办?怎么办?不写作业不能得小印章!我都好多次没得小印章了。这学期我只得了50多个,其他同学都得了80多个!”儿子着急得快哭了。

“别着急,我打电话帮你和语文老师解释一下!以后不要这么老丢三落四好不好?”她只好叹息着摇摇头。

然而,自己的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刚才和丈夫通话还用着的,怎么就是找不到?于是她发动孩子们一起满屋子找手机。

“妈妈,弟弟丢三落四的毛病肯定是遗传你。”女儿责备道。

“妈妈以前记忆力特别好,但妈妈现在是老了。”她笑道。

还真是,就这两年开始,越来越健忘,记不得钥匙、手机、剪刀、钢笔等各种零碎小东西放在哪里,却记得年轻时的很多点点滴滴,这是不是人到中年的毛病?

最后,儿子终于在枕头下找到她的手机。

晚上,孩子们都入睡后,丈夫才回到家,她冷静而克制地将医生的诊断结果告诉他。

他顿时怔住了:“我们要不要再去更权威的医院复诊一下?”

“这次找的医生在北京已经够权威了,我觉得没有必要,还是积极治疗吧……”

“我要不请几个月假陪你?”

“陪我做什么?请几个月假,你公司同意吗?而且我们每个月还有还房贷。我如果要做手术,费用可是一大笔。还有家里的各种用度开销,本来这几年养两个孩子,我们就没有攒下任何积蓄……”她说这话时非常冷静,不带任何情绪。

“不就是钱吗?钱能解决的都是小问题。”丈夫明显觉得她说话带情绪了。

“钱怎么是小问题?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我这又不是癌症晚期,用不着你这么大动干戈。”

“幸亏我大动干戈,一发现你乳房上的硬块,就提醒你赶快去检查。你还老推说忙,总是不肯去,你想想,再拖下去,还真要变乳腺癌晚期了!”丈夫叹息一声。神情严峻地走到电脑桌前,点开百度,收集乳腺癌早期的资料。

“好啦——是我大意了,老想着怎么才能平衡家庭和事业,却忘了还要平衡健康。哎,人到中年,劳心劳力,总是会顾此失彼。”

“求主怜悯医治吧。”

“对了,千万不要告诉孩子,老人,还有朋友们。”她说,“我不喜欢周围人议论纷纷。”

“你太要强了!让大家知道我们的难处并代祷,有什么不好?”

“所有苦难都得自己扛。日子还得照常继续。”

是啊,日子还得马不停蹄的继续,明天有个采访任务,后天女儿小学毕业典礼,大后天儿子还有围棋赛,她都不可以缺席。生活允许你偏离正轨吗?

入夜,她终究发现自己还是不够坚强,虽然假装闭着眼睛入睡,其实脑海里一片翻江倒海。

千头万绪,治疗方案的问题,费用花销的问题,孩子照顾的问题,工作续接的问题——她挺难过,她热爱自己这份采访工作,喜欢和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也做的非常投入——也许是过于投入,然而,如今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滴滴滴!” 偏偏夜深人静之时,手机微信响了。

她最近忙着检查身体,好久不发朋友圈状态,也好久没更新个人公共号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难道已经有朋友知道了她得乳腺癌的事情过来询问?

打开手机微信一看,原来是两位外地妈妈发来的求助微信——她一向关注社会公益,自己又是母亲,所以有一些经历坎坷的女性朋友。

一位妈妈叫平,她在参与医院关怀探望事工时认识的。平来自农村,儿子3岁被农村小医院误诊后,引发严重医疗事故,得了重度脑积水。现在7岁了连路都不会走。平带孩子来北京做了13次手术,她喜欢平的直爽简单。

然而,今晚平在微信中说:

“画筝,我父母和姐姐又把我骂了一顿,说孩子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我当年照顾不周造成的,我不能工作,也不能挣钱,他们就说我没本事。前些天孩子脑袋偏偏被甘蔗榨汁机撞了一下,当场昏了过去,老板不肯赔偿,反而嘲笑了孩子一顿……有很多事情我真的想不开,以至于每天夜里都睡不着觉,这两年抑郁头发白了很多根……我有时会想到死……”

另一个妈妈叫安,她在做自闭症儿童康复事工采访时认识的。安来自小县城,两个双胞胎女儿意外得了自闭症,丈夫承受不住,悄然离去,她独自一人带着孩子走上艰难的康复之路。她喜欢安的细腻善感,两人便成了朋友。

然而,今晚平在微信中说:

“画筝,一直麻烦你了,我精神很不好,孩子父亲闹离婚,孩子情况也不见好转,一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觉得快撑不住了。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万一疯了死了怎么办?我想写个遗书,拜托你帮我收着……”

她突然很难受,不知该如何回复。

其实,这几个月以来,这两位外地女友经常发类似微信给她,她以前只要有空也会回复或电话,倾听并安慰他们——她总是觉得自己是坚强有力量的。

然而,这一次,在这个得知自己得了乳腺癌的夜晚,她突然觉得自己压根没有力量回复或电话。

这些母亲平时都是隐忍坚强的,这段时间向她倾诉她们的软弱,一定是已经精疲力尽快撑不下去了。她知道的是,她们的感受如此真实,她不知道的是,该如何给出充满正能量的安慰。

虽然她没有回复微信,却比从前经常回复微信时更百感交集。

她换位思考着,如果自己的儿女智障或残障了,而自己又得了乳腺癌,还扛不扛得住?也许,她也会和她们一样,生命中某段最脆弱的时刻,会想到自杀。

她突然觉得很悲哀,大众有一句话叫“女本柔弱,为母则刚”,然而真是这样吗?为母可能更弱!尤其是那些孩子有重病需要长期护理,丈夫远走高飞,周围人中又得不到有力支持援助系统的母亲。可是,被摊上这份苦难也不是她们的错啊!

尘世悲苦,尘世悲苦,尘世悲苦。这四个字反复萦绕在她耳畔。

也许,人活着就是来受苦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此在的罪与苦难让人更加盼望彼岸的救赎与圆满,完全的新天新地。这也是她继续生活的理由。

然而,毕竟她们的处境还是和她不一样,她孩子还算健康,丈夫也在身边,周围的朋友也不少,那么,她们会在那种四面楚歌孤注一掷的苦难中选择自杀吗?在生命中看不到光的某一刻?

自杀……自杀……自杀,她感觉自己被牵引到某种深邃而蛊惑的黑暗里……突然,想到朋友得产后抑郁症而跳楼自杀的妻子,想到前不久新闻报道有一款诱导人自杀的蓝鲸游戏,她不禁警觉起来。

她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电脑,生平第一次,她用百度搜起“自杀”两个词。结果,发现弹出来的第一条居然不是自杀百科,而是——

这个世界虽然不完美,但我们仍然可以疗愈自己——北京24小时免费心理危机咨询热线:010—82951332

在一个充斥声光色影美女香车的网络世界中,她突然非常非常感动。

然后,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自己此时此刻没有力量,但总有其他人是有力量的。可以帮她们联系类似的心理咨询热线啊!

她的心有些放下来了,又想,如果自己乳腺癌治疗不顺,甚至过几年发现到了晚期,有一天会不会也打求助热线呢?她也许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内心强大。

第二天一大早,丈夫就去参加一个高科技大会。

他总是工作起来非常敬业玩命,总是说要停下来休息,总是停不下来反而运作更快。她想,按这么下去,他的身体迟早也要被拖垮,到时候,还真不知会是谁照顾谁?

上午10点,她开始打百度那个热线救助电话,大约因为求助的人太多,始终是忙音占线。

她不得不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则心理求助信息,没想到,好些朋友热心地回复她——但无一例外都是信主的弟兄姐妹,她顿时看到信仰的力量。

其中有一位小姊妹发了一条图片给她。上面这样写着:

小姊妹又说道:“我们教会好几位姐妹在这位老师组织的辅导中受益匪浅,他们是一群志愿者,也是一群全职太太,但孩子都很大了,所以时间上精力上都可以投入这一关怀事工。”

然后,她便将电话赶快发给了这两位妈妈,希望她们这段时间能够挺过来。

“我现在自顾无暇,没办法帮忙,等我有力气了,再和你们聊。这两天你们先打打这个电话吧!”她分别对平和安说道,又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不管心里怎么苦,身体一定要保重好,如果妈妈身体生病了,没法照顾孩子的!”

平和安真的很快就打过去了——可见,她们是多么需要援助。

“她们很热心,还说下周还会主动联系我,让我心里好受很多。多谢你替我的事这么操心!”平微信对她说。

“她们素养比较高,听得很认真,语气也很温和,应该有一定心理学的装备,你替我谢谢她们。”安微信对她说。

“都是妈妈,一起加油吧。”她回复道。

接下来,该轮到她面对自己了。而治疗的时间还很漫长。

2017年6月至7月完稿

为母则刚?》上有2条评论

  1. 我是呙林琴锅巴,我们终于找到你的信息了,每次聚会都提起你,我还在北京,电话13683611301,快联系我,我们很想你!

  2. 琴啊,我是李华华,你消失了那么多年,找了你那么多年,你居然在这里,电话18672980716,加我微信或打我电话吧

呙林琴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