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眼中的半山书院

按:半山书院我去了两次。和五湖四海的文友们一起。

 

第一次是2015年8月21日,正值盛夏。那时,已经很久不去游山逛水,终日困顿于大城市的钢筋水泥中,所以,一看到那些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真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激动和雀跃;光顾着独自在山林间悠哉悠哉,恍兮惚兮,把儿子搁在一边都忘了……

 

第二次是2016年10月4日,正值深秋。这时,又复一年,已经陆续去看过其它地方的山山水水,所以,不会有太多初见的激动与雀跃,更多带着旧地重游的心情来细细观察,细细评估,但内心依然充满了对这个地方的感恩。去的这一天,赶上北京雾霾指数最高的一天,AQI达到300以上,于是赶紧把丈夫、女儿、儿子都顺带捎了过去“躲霾”。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地方。

丈夫觉得这里没有他老家福建大山深处那么美,但在北京能有此去处已经算不错;女儿则颇细致地写了一篇日记;而儿子也对这段旅程侃侃而谈体会,令我捧腹大笑,下一篇微信公共号将刊登出来——《女儿和儿子眼中的半山书院》。

 

这一篇,先刊登我自己写的《妈妈眼中的半山书院》。两年不同的游记,也代表两种不同的心境。我拍照水平差,这回献丑发一些图片,算是个人纪念,也供大家出游时参考。不过,或许一个地方是否值得去,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而已。

2016年深秋的游记

 

半山书院坐落在北京昌平南口镇龙潭村,离市区约40公里。

书院主人为一对中年夫妇,男主人是一名军队首长,女主人是一位工笔画家,所以建筑结构颇为精巧。此书院原为私人别墅,后来这几年慢慢对外开放。书院三面环山,一面环水,青山隐隐,流水淙淙,算是一处清雅之地。

大院左侧是一栋欧式尖顶建筑,为多功能厅,陈列各种古玩、字画、藏书,里面还有一间很大的会议室。会议室四壁挂满女主人的工笔画,深有意境。


正对大院入口的则是一座中式茶室,分茶吧、书吧、画吧等几个小型功能区域,笔墨纸砚一应俱全、风格甚为古朴,而明净的落地玻璃窗外,便是山色如黛,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之妙。

 

大院右侧是主人起居室和一栋砖瓦结构的客房第二层。但两者并不毗连,而是隔着木头台阶。有趣的是,每间客房的桌子上都会摆着一个小书架,主要以中国传统的文史哲书籍为主。客房外面会有一方小小的望山阳台。


拾台阶而上,是客房上方的观星露台。露台上铺满洁白的鹅卵石,几条原木质地的木椅木桌一字排开,厚重而拙朴。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白天,可在露台上看蓝天白云,夜晚,可在露台上望月亮星辰。



拾台阶而下,左首是主人起居室下方的餐厅,有七八园桌,可容纳七十人用餐,主人自己有菜地、有池塘、有牲畜,所以餐饮服务还不错,分量大,很实在,只是口味偏重些,主人自己家做的馒头非常好吃。餐厅外有一池一亭,造型独特,而亭边便是一条柴门掩映着通向后山的小路。小路上种满秋天的柿子树和山楂树。

右首则是砖瓦结构的客房第一层,客房前同样有一座小露台,有小凉棚,有木头秋千,有晒着秋日淡淡阳光的柿子干与山楂干。

继续拾石头砌成的台阶而下,则又是一方更宽阔的露台,露台上散落着几间木屋结构的客房,还有一洼菜地。其中正前方的那间小木屋门前还搭了一个丝瓜葫芦架,花木扶疏,甚是可喜。

再继续拾台阶而下,则是女主人的私人画室,去年夏天我曾有幸参观过一次,画室相当有特色;画室前方有一处池塘,男主人养了些鱼,但不知可否垂钓。

最奇妙的是,从池塘边再往下望去,还能看到丛林里,村落间掩映的一泓碧水,据说这就是流经村中的响潭水库,属于没有对外开放开发的北京水源地之一。

整个书院群落主体结构独具匠心,层次分明。观完书院群落,再从大院入口继续往上山之路腹地深入,便能看见篮球场、羽毛球场,还有主人家饲养的鸡、鸭、鹅、猪、狗、山羊、火鸡……也算是一小型动物园。沿此山路披荆斩棘,10分钟后即可走到山顶,远眺长城。

从半山书院开车20分钟,就能抵达10多里之外的居庸关长城。去年,6岁的儿子牵着范大哥的手爬上了长城,而今年,7岁的儿子是第一个独自爬上长城的。很赞!

这次来半山书院,我带了一本《瓦尔登湖》,翻阅了几章,心如秋日般宁静,而明日,是立冬,水始冰地始冻雉入大水为蜃……

在观星露台上遇见气质清丽的画家女主人,她对我说:“每年三月,这里漫山遍野都是花,可美了。”

 

2015年盛夏的游记

 

昌平,南口,半山书院。军都山脉与燕山山脉交界处。与主内文友。

 

树,云,山,月,星……观一天四时景致细微变幻,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上主有大爱而柔语。


此书院的亭台楼阁都设计得很精致。第一次看到旅馆房间还居然摆着书架的。据说老板娘是工笔画家。一句话,还是昌平好。


第二天清晨,5点多与范学德大哥,梁朴牧师一起爬山,看日出,唱诗,祷告,感恩……

6点左右,太阳一点一点露出来了!开辟鸿蒙般照彻山岚,微风吹过,小鸟飞过,无不彰显天父爱的足音。

 

何等伟大奇妙的创造之工,如同永恒奥妙之美在尘世间的昙花一现与惊鸿一瞥。令人不得不敬畏与惊叹,人类算什么?!然而天父愿意怜悯我们的卑微,赦免我们的罪孽!

 

我深信,将来告别此世,回归天家,在天父的圣爱中,会看到比这更美善的景致,更荣耀的光明!

 

朝村子一路走去,朱红的向日葵,粉紫的牵牛花,雪白的榆钱花,还有青涩的柿子树和山枣树,南瓜花上的小蜜蜂,丝瓜花下的翩翩蝴蝶……

 


城市的声光色影容易令人意乱情迷,目盲耳聋,但自然的声光色影容易令人陶情怡性,回归初心。

 

无需去名山大川,一个很普通的叫龙潭村的昌平小山村中处处是惊奇。

 

对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

晚上七点左右,我们沿着村子外的马路去散步,月亮一点一点出来了。今晚的月明显比昨晚的胖一些今晚的星也比昨晚的少一些因为下午2点下了一阵急雨。月光倒影在水潭上甚美。

草丛中萤火虫亮闪闪的我们还抓了一只。和路边推着老玉米车纳凉的老人问长问短,时光悠缓……



第三天清晨,7点,儿子带我去后山看小动物们,这里有篮球场,羽毛球场,还可以小小的打高尔夫。

 

山坡上养了11只羊,10只猪,100只鹅,2只鸭子,40只鸡,2只火鸡,非常原生态,儿子用槐树叶喂羊,用谷子喂鸡,看猪睡觉,看小狗吃奶,看小羊羔舔毛,分辨鸭和鹅的区别……太激动了!



​今天上午要小小自豪一下,我穿着旗袍和拖鞋,居然爬到了居庸关长城的最高处:13号烽火台。

本来没有这一高难度项目的,范大哥临时突发奇想做出此决定,没带运动服的我也只能豁出去了。

 

从半山书院到居庸关长城,驱车也就20分钟,一下车,发现景色太壮美了。而且风和日丽,是爬长城的好天气。

 

不过,爬了几个烽火台,张鹤姐就开始虚脱呕吐,梁朴牧师和树鹏大哥也看起来体力不济,没有跟上,我于是也乘机决定放弃,毕竟硬件条件不具备啊……

 

幸好,范大哥激将我:“连箴言都能爬,你这当妈的也能爬!坚持到底!”被这一鼓励,我一边祷告,一边咬牙继续,没想到,越爬越轻松,爬到顶峰后,仍然意犹未尽,士气饱满,可惜已经独孤,再无更高处。

 

想到11年前,八达岭长城,我穿运动服球鞋,压根就没勇气没心情爬上去,如今旗袍和拖鞋也能逆流而上,看来,人是需要被挑战的。

但6岁的箴言比我还厉害,范大哥和符弟兄牵着他一路闯关,迎难直上,到了顶峰,他也不觉得累。

我和雷鸣弟兄善后,一路听他讲述其人生经历,不知不觉就从14号和15号烽火台走下来了。从下来的路看长城风景,太美了!

后来才知,张鹤姐后来又大吐了一次,方兵牧师见状,陪她一同祷告,也放弃了继续登高的权利,护送她和其他弟兄姊妹回书院。方牧师是我见过的一位生命极其柔和谦卑的牧者。

 

感悟:爬长城如走天路,需要同伴。真软弱的,需要陪伴;假软弱的,需要激励;以颂赞之情、感恩之心感受旅途之美、同行之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