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上初中之后

跳级

前些天,初中最好的女友华居然通过博客联系上我。聊起初中时代的种种往事,真是感慨。

但更感慨的是,如今,我女儿也上初中了。

我是1989年上的初中,10岁半左右;女儿是2017年上的初中,11岁半左右。算算,这中间的28年,真是如同白驹过隙……

其实按正常情况,她本应该上小学6年级,但因为要转到新学校,而新学校没有6年级,便只好跳了一级,直接升入初中部了。

跳级给她不小的心理压力。在以前的学校,她算是学霸一枚,蒙老师们厚爱,两次连续获奖学金,现在,按她自己的说法:学霸降格成学渣了。

5月份,带她去新学校面试,她英语测试也就勉强过关,比起其他一直在该校就读的同学还是差距不少,老师叮嘱要赶快补习。

7月份,放暑假后,她开始非常用功的积极补功课——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英文原版小说、背马丁·路德·金《 I have a dream的演讲、听《雾都孤儿》的音频,抄《小王子》里长长的生单词……

她是自律性、责任感、时间观念都非常强的孩子,还给自己做了一张细致入微的暑假时间规划表。上面写着:“要开学了,时间紧迫,加油!分分秒秒,不能浪费!……”

然后经常书桌前一坐就是一整天。

碰到这么爱学习的孩子,大部分妈妈都会欣慰,我也是。

我总“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女孩子家,乘年轻,一定要专心学习,等你工作了,就得分出时间上班挣钱,恋爱结婚了,就得分出时间经营感情,生孩子了就得分出时间照顾小孩,里里外外忙不过来,很难再找到大段大段纯粹的时间去学习了,所以一定要好好好珍惜。”

但我每每到她房间时,看她弓着腰,驼着背,眼睛都快埋到纸面上,又会难免发愁,总要严肃地唠叨几句:“说了多少次,注意坐姿,抬头挺胸!”“眼睛,眼睛!休息一下,别近视了!”“你太宅了,坐那么久,出去锻炼一下,劳逸结合!”然后,一把掰过她的下颌,抵在坐姿矫正器上方。

育儿要操的心真多,学龄前有学龄前的问题,学龄后有学龄后的挑战,青春期也不轻省。眼睛会不会近视?会不会得过敏性鼻炎?牙齿会不会不齐?牙套要不要带……

我对她说:“健康第一,学习第二,身体永远是革命的本钱。”

露营

8月17日,报到日。

新学校的报到活动别具一格——师生们去水长城露营两天。

女儿之前从未体验过夜晚露营,所以,她起初兴奋得不行,一遍一遍清点要带的东西:然后赶快催我这个爱拖沓的妈妈去买。

但临走前一天,她又紧张得不行,甚至打起退堂鼓,因为老师同学没有一个认识的,怕尴尬,怕落单。我鼓励她好半天:“你一定可以和她们成为好朋友的!”

我不担心她会不会孤单,我担心户外强烈的紫外线。

“千万,要擦防晒霜,皮肤晒黑了就不好看了。”我说。

“我倒想晒黑,现在小麦色皮肤最流行了。”她说。

结果——她还是忘了带防晒霜,但露营中适应得很快,游戏、探险、爬山,晚上和其他女同学睡一张帐篷,回家后,还给我展示外教老师教她们的奇特叠纸游戏。

我说:“你们现在还能露营,我们初中时,连春游秋游都没有呢。我唯一记得的户外活动就是和小朋友在教室外面捡玻璃球。”

开学

8月21日,开学日,我特意去参加了她学校初中部的开学典礼。

新学校在昌平郊外,小区里的道路虽然有些破损,房子虽然有些老旧,但举目之间,皆是绿意,月季、山茶、还有些不知名的花盈盈地探出墙来。很是安静开学典礼朴素而简洁。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七八个上初中的孩子,多是高高瘦瘦的女生。

老师说:学校平时排课紧凑,考虑到活动量不够,校方做了安排,初中生下午三点半放学后,会留在学校,体育老师带他们做一个小时的体育锻炼,包括跳绳、骑车、跑步等。

我真心感谢学校的这份周到,毕竟健康是根基。如果女儿真三点半回家,我就是软硬兼施,她也不愿意去独自锻炼身体的。但和老师同学们在一起,就有锻炼的氛围。

体育

学校3点半后也有付费的兴趣班,木工、航模、朗诵、书法、管乐……琳琅满目。我本着健康第一的理念,给她报了一周两次的体操班。体操老师据说曾在亚运会拿过冠军的。

有时放学接她回家,我会抽空到体操房看看,10来个小姑娘在那里汗流浃背的苦练各种基本功,真是挺辛苦。不过女儿学得很认真,几乎每天回来都会主动压腿、劈叉、前滚翻、后滚翻、侧手翻。进步挺大。

她说:妈妈,我觉得体操挺好玩的。

我说:“你真幸运,还能学体操,妈妈念初高中那个时代,哪里有体操啊……”

话音刚落,突然想到,我大学时代也学过体操的,只不过,那时候不叫体操课,叫形体课。那位教我们的短发女老师非常严格,总是不断地要求我们压腿压腿再压腿。但正是这样的训练,让我在校园那几年受益匪浅。只是这十来年,又慢慢荒废了。

于是,我买来瑜伽垫,开始向女儿请教。

运动的确让人深深体会到:唯有自律,才有自由。

作业

不过,新学校离家远,开车不堵车的话,也将近20分钟,这样,每天五点半后才回到家,马上开始写作业。她对学业基本上是一丝不苟的。

课程多,除了国内公立小学的语文数学课本,还加了美国BJU系列教材的reading 5、writing and grammar 4、science 6、world history、Math 6,所以,作业也自然多。

开学这两周,常常从5点多一直写到9点——在之前的学校可从未这么晚过。之前,很轻松地半个小时内就写完,然后有大量时间自由阅读,她可以看自己喜欢看的中文小说,画自己喜欢画的卡通漫画,甚至还能创作一些有趣的绘本。

但这样做小学生的悠哉悠哉的好时光终究过去了。现实摆在这里。将来如果要考大学,从初中开始,书山学海的每一步都需要勤为径,苦做舟。

科学

对于中国孩子,美国课本教材难度都很大,记得第一次做science的题目,刚开始几乎一题都不会;她着急,我也着急,勉强糊弄着做完,我赶快让她先睡再说,第二天还得早起,最好的分泌生长激素的时间别错过。

睡前,女儿问我:“妈妈,以后我可能要熬夜了,你读初中时熬夜吗?”

我说:“我们没熬过夜,但有晚自习,晚自习也是八九点才下课,还得独自走夜路回家,你们这一代的小孩比我们那一代幸福。”

她很快睡了,我则抱着她的science苦读。这样她下回写作业,我起码能胸有成竹。我理科弱,阅读这种关于地震波、断层理论、里氏震法的书籍,也是头大,不会的术语只能一个个查“有道词典”,就当自己学英语了。

但慢慢,她开始习惯独立做science作业,也慢慢喜欢上science,她说,最近科学老师在用硬纸壳教他们做火山爆发的试验,很有趣。

 

英语

在原来的学校,女儿刚学完BJU教材的reading 2,现在一到新学校,就直接开始学Reading 5,难度指数哗哗上升。压力不小。

上周周末,布置作业是厚厚长达30页的Reading 5的练习册,她好多单词和句子不会,沮丧极了,最后,坐在沙发上心烦意乱地哭。

我安慰她:“我刚才问老师了,老师说能做多少算多少。你不要勉强自己,做不了,没有关系。”

“不行,我一定要全做完!”

就这样,在父母的帮助下,终于花了整个周末的时间,做完了30页。连我都佩服女儿的坚强意志。

还有Grammar的作业,什么主语宾语各种复杂句的拆解和组合造句,别说女儿了,我都晕头转向。于是,这些天来,我使用的最频繁的就是有道词典APP,每天列满了需要记忆的新单词。

记得在我们那个时代,初中一年级才开始学英语ABC,念大学之前压根没有听过任何英语磁带,没有读过任何英语课外书,完全就是为了应试而死记硬背,英语能好到哪里去?然而,现在却是一个知识日新月异得让人望洋兴叹的时代。你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out了。

A Young idler,an old beggar。

可是,为了孩子,还是要努力充电,就算是打肿脸充胖子,也要踉踉跄跄地跟上他们的步伐。

数学

六年级数学课本明显难了好多。以前,女儿数学都是独立完成,现在,经常要请教父母。

比如,这周学的是百分数。她做黄冈小状元练习册的测试题,怎么也算不出来,急得直哭。

我拿起题目一看——

“一种进口水果去年12月中旬比上旬降价5%,下旬又比中旬降价3%。这种水果中旬和下旬共降价百分之多少?”

“电器商场的电冰箱开展促销活动,降价12%,在此基础上,商场又返还售价5%的现金,此时购买一台电冰箱,相当于降价百分之多少?”

“很简单嘛!”我自告奋勇地,胸有成竹地,口若悬河地,告诉她应该如何解题,结果一看答案便傻眼,我也算错了。而关键是——标准答案弄得我也头晕脑胀看不明白。最后自嘲道:“什么降价又提价,促销又返券,搞那么复杂。看来我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

只好赶紧叫来丈夫救援。丈夫数学比我好,花了很长时间给女儿讲解题思路,但女儿还是似懂非懂,心情低落,一直哭。这短短一个月,女儿哭了好几回,

又只好给数学老师打电话求助。老师很热心,让女儿去她家补课,好像有些学明白了,但回家后,做相似题目,还是问题重重。于是她说:“我觉得自己很笨,不够聪明。”

我安慰女儿:“你看妈妈也不会百分数呀。妈妈也不觉得自己笨呀。人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这周周一,早上起床,女儿心情极其沮丧,说昨晚没睡好,做梦梦到的全是百分数。丈夫为她祷告,她才心情好了很多。

连续几天晚上9点,丈夫还在继续给她讲什么分母、除数、方程式……

我不禁叹息一声,才初一就学得这么艰难,以后怎么办啊?

中文

女儿的语文比数学好,形象思维比抽象思维强。这点和我比较像。

新学校每天早上第一节课是经典颂读。连续几天回家,听她津津有味地,琅琅上口地,背着《宋词三百首》,什么“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什么“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我不由得感慨万千。那些温润松弛的古典句子离坚硬紧张的现代生活很遥远了,背这种“诗与远方”的老古董,恐怕也只有学生时代才能坚持。

每周写一篇作文,记得上周是根据马致远的小令《秋思》写一篇情景作文。小朋友们都很快就写好了,这么惆怅的小令居然被孩子们演绎成哈利波特式的魔幻穿越小小说,超级有想象力。

女儿则冥思苦想,不知如何下笔,于是请教我。

我说:“你对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意境有没有感觉?”

“觉得太忧愁了!”她摇摇头。倒也是,她还处在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的年纪。

于是我说:“要不,你去读读古龙的《天涯明月刀》或者金庸的《白马啸西风》,找找灵感?”

“古龙是古时候的一条龙吗?金庸是一本词典吗?”

我哭笑不得,打开电子书,在她耳畔抑扬顿挫地朗读道:

“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麽会远?明月是什麽颜色?是蓝的,就像海一样蓝,一样深,一样忧郁。明月在那?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刀呢?刀就在他手!那是柄什么样的刀?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刀挥出,又彷佛是空的!空空蒙蒙,缥缈虚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处都在……

“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我读得有声有色,她听得无动于衷。女儿和我不一样,她压根对中国武侠小说不感冒。她和她的同学们喜欢的是英国J·K·罗琳的哈利波特、托尔金的魔戒、瑞典林格伦的作品。想想也算了。何必为赋新词强说愁?

倒是每学期要求看两部外国文学名著。我大力推荐她《简爱》和《苔丝》后,她每天必看,且看的津津有味,隔三差五地跑过来和对我发感慨:

“那个疯女人真的跑到简爱房间了吗?太可怕了!”

“简爱怎么会看上一个这么老的男人?”

“罗切斯特怎么对自己女儿这么冷冰冰的,一点也不像个父亲。”

“圣约翰是个很复杂的人,又冷漠又狂热。他应该娶奥利弗小姐的。”

书看完了,女儿向我细细说了很多读后感,其思考力让我颇为惊奇。她们是阅读更广泛,视野更广阔的一代人。不过,她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她是简爱,既不会嫁给重度残疾无生活法自理的罗斯特先生,也不会嫁给希望去印度偏远山区宣教的圣约翰,她会独身,做个自得其乐种花养草的女庄园主。呵呵。

时代真是进步很快,变得多元而包容。在我念初中时,没有什么文学名著可看可买。但我却知道《简爱》。因为家中有一本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人民文学社出版的文学词典,被求知若渴的我翻了无数遍。

词典这样介绍到:“简爱这部作品有一定进步性和反抗性,但还是充满了温情脉脉的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奋斗意识,没有彻底冲破封建主义囚笼,没有和广大劳动人民团结一致,斗争到底。”非常政治正确式的批判。

我们的精神空间和物质空间一样匮乏。

我对女儿许诺,等她看完《简爱》和《苔丝》的图书,再和她一起看电影——2011年拍的《简爱》和1998年拍的《苔丝》都很经典。她很期待。

小结

老师们很热心,关切地问女儿适应情况如何,我觉得真是一言难尽。

有时想想,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不同的挑战。从生而为人,到死而盖棺,生死之间的漫漫旅程中,要经历多少酸甜苦辣和爬摸滚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而已,谁不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往前走?也许这才只是开始。

无论家长,还是孩子。 

写于女儿开学一个月左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