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9月1日,丈夫公司做的项目终于向客户提交了一个测试版。

看他这大半年经常是夙兴夜寐的加班……白发一根接一根冒出来,夜里偶尔还失眠……我经常胆战心惊,他公司才十来号人,就把他累成这样,那些动则成百上千员工的公司负责人,怎么过日子的啊?

今天总算稍微缓了口气,虽然还有很多收尾的活。我只盼着他年底把这个合同履行完毕后,就不要再接类似“过劳死”的项目了。

我常常对他说:“不要想着做大事图大业,我们简单生活就好。实在不行,公司解散了,房子变卖了,我们学杨过和小龙女,封刀退隐山林去……”虽然,我这么说也许只是浅薄的妇人之仁和妇人之见。

清早,他主动弄了早餐,主动送了孩子们上学,又主动提出了和我一起去跑步。平时,这些都是我主动,倒给了我个小小惊喜。是啊,我们俩多久没有一起去大自然了?

家附近走路10多分钟有个太平郊野公园。没有人文的亭台楼阁,没有人造的湖泊假山,一切都那么原生态。很喜欢。

每次到大自然中去,我都能发现小小的惊喜,也愿意细细的拍摄。虽然摄像技术极差。

看到好多好多的花,白色的叫黄栌,紫色的叫木槿,黄色的叫棣棠,粉色的叫绣线菊。我希望我能记住它们的名字,下次可以和它们打个浅浅的招呼。因为每一种植物都值得礼赞。


中国古人多擅长给草木起温暖雅致的名字啊。去年读过一本书,女诗人子梵梅写的《一个人的草木诗经》。从《诗经》、《离骚》、唐诗、宋词中选取100种植物,找到它们,亲临它们,为其写诗、写传、拍照,尤为用心。她说:“草木无言,静静生长。人在其畔,依赖其恒久沉默的启示,深入草木内部与它相濡以沫,直至长住其间而浑然未知,这是我的心愿。”

不过,我想,这个心愿甚好,但若只是独自一人归隐田园,独自对着这花草树木、这鸟兽虫鱼,这良城美景赏心乐事,起初会如王维那么怡然自得,但久了是否也会寂寥?

虽说是梅妻鹤子,但梅无言,鹤无语,人总盼望有一个能说说话,谈谈心的知己。这也是为何上帝创造了亚当,他在如此美丽的伊甸园里,虽然给动物们取温暖的名字(或许,他如海子一样,也给每一座山川,每一道河流取过温暖的名字?)但上帝却说:“那人独居不好”。于是造了一个配偶来帮助他。

他看到她的那一刻,说:“你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今天,多少配偶,变成怨偶,而非佳偶,失落了上帝起初造男造女的心意?我和丈夫也都有各自的软弱、缺点和欠然。偶尔也会相互报怨,自己付出多,对方亏欠多,爱的不如从前……然后难免自怜自义。

昨晚就有些这样。但圣灵总是光照我们,沟通、祷告、认罪、性爱,都是最好的交流语言。所以,我们要每天好好经营,向着上帝,向着彼此。但愿我和丈夫能竭力活出更加相知相爱的生命来。

在公园看到很多的老人,一位老人在用电子吉他弹《划船曲》,另一位老人在给自己的狗喂食物。还有一群老人正襟危坐在小树林里唱红歌,解放军进行曲,我倒是很感动,是否他们在怀念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些坎坷而动荡的青春?

丈夫说:“你看时间真快,结婚10年了,再一晃,我们就结婚20年,孩子们都该上大学了,就空巢期了。”

我说:“等孩子们走了,我们老了,就在这里和他们一样,唱唱赞美诗,传传福音,多好。”

丈夫打趣道:“我现在身体不太好了,估计我会比你先回天家。如果我先走,你要把孩子抚养长大,当然,你也可以再嫁!”

我哈哈大笑:“不再嫁了,再伺候一个男生,多累!我喜欢自由。如果真的你先走了,孩子们也抚养大了,我就去做修女!这可是我年轻时的心愿啊!”

丈夫摇摇头:“你做修女?你这么特立独行,以你这种个性,绝对做不成修女!”

我不大服气:“为什么?难得我不够格效法特蕾莎修女?”

丈夫微笑说:“修女要发三个誓愿,贞洁、贫穷、顺服。你这种人,很难顺服权威,没几天,就可能被辞退了……”

我顿时赧然。

回去的路上,问丈夫这大半年来工作感想。

犹记得,今年2月初,丈夫想要接上海这个项目时,我是比较反对的。我“大义凛然”地说:“上帝对你的呼召是做主内事工啊,人的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一心二用到头来必然顾此失彼。另外,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项目内容全是倡导时尚啊小资啊上海外滩格调啊。当年我研究方向可就是审美消费主义批判,你要接的这个项目不就是当代审美消费主义的典型吗?问题是,如果引导当代人,尤其中产人士,过分关注这种文人趣味小资情调,会不会容易玩物丧志?却忽略了对公共政治的关注,对草根民众的关怀?此外,按当代文化批判的观点,能听音乐、懂艺术、有品味、善审美,也是经济资本加文化资本的隐形运作,没什么可炫耀的。你何必做锦上添花的事?”

丈夫说:“你呀,批判色彩太重!我觉得这个项目视频做的很美好呀。有格调、有品位、有品质的生活方式也有可取之处……你看他们每个视频点击率上百万呢!反正我们只是做技术支持,又不做内容创作……我也要考虑我们团队的生存发展……

总之,最后他选择了接了这个项目。也接了随着而来的责任与代价。

但我也不那么激烈反对这个项目了,他也不那么热衷拥护这个项目了。我们各自都开始找到平衡点和平常心。

这半年来,听得他经常的一句话就是:“明天要发布新版本了,哎,压力山大啊。你得替我祷告再祷告……”

然后我一声叹息:“唉,那只能求主怜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容易……做完这个承诺,以后再也不要接类似新项目了吧,身心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安静想想人生下半场吧……”

丈夫今天梳理了一下工作的得与失。“失”是因为做目前的项目,真正想做的,真正觉得有意义的主内项目的确不得不延误了;而“得”是因为目前的项目,不用发愁今年一年的团队开支,而且团队也有很多积累,而这些技术将来还是可以运用到想做的主内项目中。而且,这大半年,也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惧怕是什么,软弱是什么,而上帝如何在挑战中让他学会放下、交托与倚靠。

“还是得改变生活节奏,其实忙不是理由,真要看重一件东西的价值,你再忙,也能抽出时间来,比如锻炼身体、陪伴孩子、平衡生活、摆正优先级……问题是,你是不是当真看重……”丈夫如是说。

我们约好尽量一起多散步,还不知能不能做到。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求主怜悯。

 

Comments

  1. 我好久没有来这里了。小鱼好,利未好。写的不错,太长,只看了后面的“审美消费主义”。不错,有见地。

    不过,主也允许我们有一些爱好和情趣。毕竟爱美之心有届有之,没有错。只是如何能不玩物丧志,需要主的引领才能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出污泥而不染。

    我去年看了一阵韩剧,哈哈。都不好意思和人说。不过倒是写了篇:“从韩剧《星你》谈到美丽”的博文。(发在 http://blog.sina.com.cn/u/2074951377)

    谢谢好文。发人深思。

    提醒小鱼,做为两个孩子的妈,一定挺忙的,注意休息。

  2. “上帝对你的呼召是做主内事工啊,人的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一心二用到头来必然顾此失彼“。
    说一下个人的观点,
    圣经说,我们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什么地步行。
    上帝给我们一天,要我们在这一天中,一个信神的人,一个心中有上帝的人,都可以在这一天当中,在这一天的事情当中,可以领悟和参透,神在这些事情的奇妙和道。
    喻姊妹,你的这一天,有你这一天的领悟,你家弟兄,在工作和与同事们的相处中,只要他是个有心人,也可以领悟神的道,蕴含在他这一天行事为人之中,不一定要强求他非要做主内事工。因为一个家庭,离不了顶梁柱,在教会全职,毕竟是手心向上,这个社会开销毕竟是一个不能忽略的问题。
    当我们在教会中的各项事工中,忙碌的时候,事实上,我们也同样在各项事工忙碌中,学习在这些事情中所隐含的神的道,所蕴藏的圣经真理,这些事情在发展的过程中,和神的话语有什么关系,和哪节圣经有关,目的,是要我们在这一天当中,要通过这件事,让神的话语,扎根在我们心中,事情与神的话结合,我们就不会忘记这句神的话,就真的得着了这一句真理。
    我们到了什么地步,就当照什么地步行,个人理解,你有一千两,我们就不要强做两千两的事,更不要去做五千两的事,你是什么条件,就按此条件运行你的家庭和教会工作。也许,你弟兄在教会中,不一定真的能运行好他的两千两,但在公司中,他可以很好地运行他的五千两。
    圣经又告诉我们,人不如守素安常才好。
    你照片里的那些老人们,不一定都是信主的,给他们传福音,就是在使用你手中的两千两,也许就是你这一次散步出行的高潮呢。
    从喻姊妹的很多文章中,受益。很了解你们的故事,作为回报,给你们一些建议,仅是个人的观点,不一定会采纳,按着圣灵在你们心中运行的而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