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写作者:喻书琴  受访者:小明姊妹

 

一、我要的是一个家庭,你却注定是一个传奇

2015年7月16日,明姊妹突然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微信:

“今天,对我来说有点特别。因为,在2005年的7月16日,我披上白纱,跟孩子们的爸爸步入教堂,在神和世人面前许下终身的诺言……然而,今天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没能做到,我们分手了。至于原因,借用李亚鹏的一句话:我要的是一个家庭,你却注定是一个传奇。 ”

我顿时震住了……

一年后,我在电话一头小心翼翼问她:“现在还好吗?”

“离开他后,这一年我过得再好不过了。我说的是真心话,绝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电话另一头,明朗声笑道。

三个多小时的深聊,让我发现明现在的确坚强而喜乐。但谁又能想到,从2003年恋爱,到2009年复婚,再到2015年离婚,这12年,明经历了多少的痛苦、伤痛、拆毁、重建……

二、婚礼第三天,丈夫要悔婚

“我是土生土长的80后北京胡同女孩,我爸是贵族家庭,又是单亲,被打成黑五类,我妈是工人家庭,但属于红五类,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政治婚姻在当时比较普遍。其实他俩思想文化差距很大,价值观也不太一样,这导致他们夫妻关系很淡漠,父母对我也很淡漠,属于放任自流类型的父母。虽然我是独生子女。”

“幼年时创伤经验很多,因为父母都是双职工,姥爷姥姥也还上着班,我出生2个月就被送到幼儿园全托,老师很严厉,自己个子又最小,总被同学欺负,晚上别的父母都把小朋友们接走了,总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在那里,感觉自己是被遗弃的孩子。”

“因为从小与父母没有建立亲密关系,所以,我对亲密关系的渴求非常深,害怕孤独与寂寞,渴望得到异性的接纳与关爱……”

2003年,在一所工科大学读大二的明与读大四的唐确立了恋爱关系。那时唐刚开始信主,还是唱诗班的一员,甚至鼓励明去教会。

“唐是一个口才特别好,能说会道,善于讨女孩子欢心的男人。1个月后,他毕业离校去了外地,我们开始了长达3年的异地恋,那几年,他对我体贴照顾,让我很受感动,也对他一往情深,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好男人。”

2005年7月,还在读大四的明和唐在北京的教堂举行了婚礼,3个月后,两人又在山西老家举行了婚礼,然而,婚礼后第三天,刚去上海出差的他突然给她打来长途电话:

“对不起,几个月前我在上海认识了另一个女人,是我同事,我们已经同居了。我觉得她更合适我。前几天我是迫于我父母压力才结的婚,但我现在想清楚了,我们还是离婚吧。”

“离婚?!婚礼上,我们不是发过誓言吗?我们的婚姻难道不是神所配合的吗?”明握住话筒的手在激烈颤抖。

“那是神搞错了,你不是我最好的人选。”唐说的堂而皇之。

还刚沉浸在新婚燕尔喜悦之中的明顿时觉得天崩地裂,以为做了一场噩梦,整天茶饭不思,恍惚不宁,一天疯打无数次电话给唐,祈求他回心转意。但丈夫沉默不语,而火上浇油的是,与丈夫同居的女人也打来电话,让她退让放手,仿佛她才是第三者。

“那时我太年轻,24岁,完全懵了,心里充满恐惧、不甘、愤怒,哪里可能随随便便放手?为了挽救婚姻,我毅然放弃了大家都争着抢着想进的中央部委的实习机会,独自去了上海。我就不信长达几年的感情,比不过他几个月的外遇!说实话,就相貌、地位、能力,我条件都不比那女人差,我得争这口气。印象最深的就是当天去买机票,其实第二天去的机票比第一天便宜200元,我妈劝我省点钱,晚一天去也没事,我心急火燎地说:不行,一想到丈夫跟别的女人同床共枕,我一天也耽搁不起!”

夜晚,飞机降落上海,唐看到明的那一刻,突然起了怜惜之意,决定回归婚姻,然后,马上打电话给早晨还拥抱告别的那个女人:“我妻子来上海了,我觉得还是她好。我们还是分手吧。”

那时,明以为自己靠着美貌、智慧、真情赢了另一个女人,殊不知,在女人之间的鹬蚌相争之中,输的都是女人,赢的却是坐收渔翁之利的男人。

明开始在上海与丈夫过起小日子,半年后,也就是2006年6月,回太原做毕业设计,分离不到两个月功夫,她发现丈夫又和另外的女人有染,大为失望之余,她暗想,这种男人真不能要了,开始主动提出离婚。

没想到,这次是丈夫不同意了,信誓旦旦地向她解释:“我这两次出轨,都是因为和你分隔两地,情感煎熬,诱惑难挡,如果我们在一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唐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以表明自己想要一份稳稳的幸福的诚意。明心软了。

于是小两口双双从上海回到北京,一个在国企,一个在外企,在外人看来是羡慕不已,这么年轻,就有车有房有高薪,但关起门来的日子,他们自己知道是多么不堪一击。

唐这才发现自己的软弱——即使不再和妻子分隔两地,也无法抵挡外面的花红柳绿。对猎奇的、新鲜的、充满激情的恋爱感觉犹如上瘾一般。

“唐的原生家庭比我更破碎,父亲和母亲都是离过婚又再婚的,还有好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即使如此,他父亲还不安分,继续出轨,他母亲内心也积蓄了很多扭曲狂躁的负面情绪,我觉得他在重蹈他父亲的老路,并且有很强的性上瘾症问题。”

三、人生真爱,风尘女郎?

2008年,唐对明说,自己终于找到了人生真爱——一名高级会所的妓女。他说这位女子心性高洁,气质优雅,只是家境贫寒,误入风尘而已,而他要做那个在水深火热中拯救苦命女子的骑士。

明啼笑皆非地质问丈夫:“现在又不是逼良为娼的旧社会,这女人一晚身价就2000元,哪里苦命了?她只是逢场做戏,花言巧语骗你钱财,你还当真了?”

然而,唐反而火冒三丈,认为妻子在侮辱这段伟大的爱情,且执意幻想,在自己真爱的感召之下,那位女子会洗心革面,一如潘玉良。

“那时候,我自己还不没有放弃,跟他发短信说愿意等他回家;那时候,婆婆在我家住着,我还得替他瞒着;那时候,眼泪只能默默往心里去。最后,只好向教会几位属灵长辈求助,他们也语重心长的劝诫过唐。”

但唐不肯听劝,也不愿去教会,在花柳之地日日流连,夜夜笙歌。3个月后,心力憔悴的明不得不选择了离婚。

又过了几个月,唐资财被哄骗一空,拯救风尘女的幻想破灭,有所顿悟,重新回到教会,也重新开始取悦明。明再次心软了。

“他说的声情并茂,什么自己趁着年轻,该玩的都玩够了,该见的都见多了,女色堪破反而能够收心了。我看他那么认真的开始重新读经祷告认罪悔改去聚会,天真的以为上帝真会改变他,挽救我们的婚姻。”

“那时,其实已经能看出他本性不容易改变,按常理和这种男人复婚是非常危险的,但我还是选择了复婚,根本原因我自己最清楚,我原生家庭缺乏亲密关系,对家庭本身有深深的渴望,没办法做到一个人独自生活,那种孤独和寂寞自己扛不住。此外,如果不和他过,和谁过呢?本来教会的弟兄就少,像我这种离婚的大龄女,哪个弟兄会优先考虑?而且,两个人毕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

四、复婚后依然危机四伏

2009年到2011年,是两人复婚后夫妻关系最稳当的两年。唐的确显出改过自新,浪子回头的心志,甚至开放自己的小家庭作每周的查经小组,而2011年1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

“我生完孩子后,他对我又开始渐渐冷淡,那时,我事业上已经做到非常高的职位,孩子出生后不久,既要照顾家庭,又要兼顾工作,每天累得半死。也不是没想过回归家庭,但问题是他一直高消费惯了,赚的钱根本不够家用。他家里不管不问,小三、小四、小五、小六,一波接一波。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胡闹,用工作麻痹自己。

“他在外面经历了太多的女人,就开始对我有各种嫌弃和羞辱,不够年轻,不够漂亮,不够温柔。唐在外面寻花问柳,回到家对我挑三拣四,但我毕竟也是一个有正常情感渴望和生理渴望的女人,就只好依从他的游戏规则,也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2013年,我生下老二,2015年,我生下老三,四年生了3个孩子,重了50斤。从一个苗条的青春少女变成一个臃肿的中年妇人。”

“此外,他非常不尊重我,花钱大手大脚,几乎从不和我商量。我向朋友借钱去生孩子的时候,他可以买上万元的奢侈品包包。加剧这种矛盾的是,他的母亲因为养病长期住在我们家中,婆婆是非常强势跋扈的性格,大事小事必须完全听她做主,否则会闹得鸡犬不宁。他也嫌他妈烦,所以尽量不回家,却一味要求我孝顺。把重担搁在我肩上。”

“那段时间,面对不回家的丈夫,面对家里的婆婆,还有幼小的孩子,我焦头烂额,心灰意冷,觉得上帝也无法拯救我们的婚姻。加上几年前曾经给我们婚姻很大帮助的叶老师离开了北京,其他的教会在婚姻辅导上牧养能力缺乏,于是我就慢慢就不去教会了。

“其实,在现在的中国,这样的情况太普遍了,很多妻子发现丈夫频繁出轨,屡教不改,都不肯离婚也不敢离婚的,因为离婚牵涉到方方面面利益,孩子抚养权,财产归属权,周围亲朋好友舆论……所以都是在勉强凑合过日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时我也一样得过且过。”

2012年9月,明觉得不能再这样自欺欺人地过下去了,恰好叶老师夫妇再次回到北京,于是,她重新来到教会。

“我去教会后,就开始参加叶老师夫妇开设的课程。并鼓励他参加,我们把全部系统课程学了两遍。课程内容包括原生家庭医治、情绪健康管理、界限与尊重界限等。通过这三年的课程学习,也看了一些主内辅导书,比如杜布森的《爱,必须自尊》,我内心日益开阔成长。但他相反,虽然听了课,做了辅导,但内心深处却拒绝成长,还是我行我素,寻花问柳。最后,我真是无可奈何了!”

她开始冷静的反思自己的婚姻,这些年,辗转数个城市,蹉跎不少青春,飞奔无数眼泪,该用心做的都做了,但对方根本无视,依然是自己独自心力憔悴地朝着没有方位的终点四处迷惘。

“其实,坦诚的说,丈夫频繁外遇不是我离婚的全部原因,只是一半原因,另一半原因是他对我的各种冷嘲热讽,对家中的不问不管,只顾自己寻欢作乐,而婆婆在家中又是大权在握,颐指气使,氛围非常压抑,我活得就像强颜欢笑的机器。”

大梦初醒,她觉得内在的自我已经日益独立、刚强,笃定,昔日的情感依赖症问题也越来越被神所医治。最后,她决定不再让这种畸形的婚姻家庭关系绑架自己和束缚自己,不再忍气吞声,不再姑息养奸,。

“在这一点上我很感谢叶老师夫妇,他们不会给出任何建议或者说教,非劝我们将这种名存实亡的婚姻继续下去。他们只是指导我深入分析洞察我们关系的现状和真相,然后让我自由选择,自主负责。并坦诚地说:无论怎么决定,我们都爱你,都支持你!”

“2015年5月,我开始搬家在外面租房,他无动于衷;一个月后,我把孩子接走,他还是无动于衷;他总以为他足够了解我的弱点,这些行为只是我耍的欲擒故纵的小伎俩。我再怎么折腾,也跳不出他的手掌心。但其实,我内心已经变强大了。只是他没有意识到而已。直到10年结婚纪念日,我郑重其事地在朋友圈发了分手通告,唐才如梦初醒,他几乎不敢相信,我会动真格的离开他。”

明毅然离开后,唐反倒一幅受害人心态,在外面指责明毁了他的人生——房子没到手,孩子没到手,他甚至对叶老师也颇有微词,在他的逻辑里,基督教婚姻观就是应该千方百计鼓励女人忍辱负重背负十架绝不可以离婚的。若不是叶老师背后撑腰,妻子敢离婚吗?

一次,孩子的校长问起唐离婚的事,唐还振振有词的说道:“是的,我在外面是有其他女人,但我从没有想过和她离婚,没有任何女人能动摇我原配的位置。这还不够吗?”

此言传到明耳朵后,她哭笑不得,这岂不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思维方式,仿佛保持这份名存实亡的婚姻是他给予她的恩典?

六、离开他后,我还可以幸福感爆棚

分手后,的确很艰难,明工资不算低,但一个女人要养三个年幼的孩子很不容易。她每天开车3个小时上下班,工作忙起来也不得不加班加点,只好雇了保姆在家看孩子。马上老大就要上小学了,花销会更大,为此,她又选择了兼职。最多的时候,三份兼职轮流做。

“我指望不上他的那点微不足道的抚养费,只能靠自己自食其力。虽然物质上艰苦些,但我心里真的觉得很舒坦,和孩子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其实,被摧残、被折磨、被眼泪浸泡着的女人是活在自我的小囚笼里,看不到天地之广,世界之美,也无法给孩子很多的爱。但现在不一样了,前几天儿子还说,妈妈,你变得比以前开心多了……

最近,她在朋友圈里发了结婚前的美丽照片和生娃后的发福照片,并这样写道:

“还有2天就是我们大学同学的10年聚会了,这些天一直在整理前些年的照片,勾起了无数回忆……曾几何时只想当个小女人,只想嫁个好男人,然后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我也是这么做的。为此心甘情愿的放弃了容貌,放弃了身材,放弃了事业,放弃了朋友,感觉这些年就一直是孕妇——产妇——孕妇——产妇……看照片可以明显看到生娃对容貌和体型的摧残,你看不到的是对体质和内心的摧残。直到2015年,我的体重和颜值达到顶峰。

“2015年我发现,我想要的生活我已经够不到了,由于多年的自我放弃,跟娃爹的差距已经追不回来,甚至有跟社会脱节的感觉,虽然依旧很努力,但是发现到“幸福”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发现,是我努力的方向错了。5月,我选择开始新的生活,搬离了住了多年的房子,离开了那个我跟了12年的男人,买了跑步机,开始有计划地减肥,为了维持生活,开始做不同的兼职。辛苦,非常的辛苦,但是开心。每当看到自己的进步,就特别开心,看到自己新的小家,看到孩子们友爱的互动,就幸福感爆棚。我要的其实特别简单。

“2016年,简单的单亲妈妈的生活,心里轻松但是生活压力真实存在,也让我越来越清楚的看到,这么多年自我放弃的后果。2016年,我找回了很多老朋友,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住房的事情也终于稳定,虽然是租的但不用再搬来搬去(在过去的10年我搬家8次),有时候也会觉得累,但是爽;有目标可以奋斗有成果,可以看见有朋友可以相互扶持我,明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会继续加油,继续努力的!愿神能够指引我前面的道路。”

采访结束后,我特意去明所在的教会去看望她。

那天,讲道完后正好小组分享关于饶恕主题的生活应用,轮到明,她突然眼圈一红。

“比如,今天我看了看预算,只好把孩子的奶粉给断了,然后想到孩子他爸就给那丁点抚养费,完全不心疼我一个拉扯三个孩子,心里面就有好多怨气……不过,另一方面,我也知道主有怜悯,要饶恕他,也知道,这个过程会比较慢……”

弟兄姊妹都静静地聆听着,而带领人走过来,紧紧抱住了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