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圣诞诗歌朗诵)

圣 诞 诗 歌 朗 诵

第一章、生命树

(男音独白)  起初,神创造天地.
(女音独白)  他创造天地.

(男音独白)  他创造了光 (幻灯片画面)
(女音独白)  因他的慈爱,有了光
(众音齐和)   这是佳美的大光
普照苍穹,彻亮时空
神驱除了黑暗的渊冢
万物始生,光明之中

(男音独白)  他创造了水和空气 (幻灯片画面)
(女音独白)  因他的慈爱,有了水,有了空气
(众音齐和)  这是生命泉中的水
神在诸水之上坐着为王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的光照射在水面上

(男音独白)  他创造了海,海边的陆地,地上的花草树榆 (幻灯片画面)
(女音独白)  因他的慈爱,有了海,有了陆地
(众音齐和)  愿天欢喜,愿地快乐
愿海澎湃,养育江河
愿草木结实,花儿结果,
愿树枝也来沐浴神的恩泽

(男音独白)  他创造了日月星辰 (幻灯片画面)
(女音独白)  因他的慈爱,有了日月星辰
(众音齐和)  神造成日头管白昼
太阳是那白昼的光
神造月亮星宿管黑夜
月亮是那黑夜的光

(男音独白)  他创造了天空中的鸟,大地上的兽,江海里的鱼 (幻灯片画面)
(女音独白)  因他的慈爱,有了鸟兽虫鱼
(众音齐和)  这是神所喜悦的众生灵
天和天上飞的,翱翔,翱翔
地和地所产的,生养,生养
海和海里游的,歌唱,歌唱

(男音独白)  最后,神创造了人 (幻灯片画面)
(女音独白)  因他的慈爱,有了人
(众音齐和)  神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
用尘土造人的肉身
又赐灵给人的灵魂
人才有了真理的仁义和圣洁。

(男音独白)  因为有了光,人才知道什么是温暖
(女音独白) 因为有了水,人才知道什么是甘美
(男音独白)  因为有了空气,人才知道什么是呼吸
(女音独白)  因为有了陆地,人才知道什么是安息
(男音独白)  因为有了草木,人才知道什么是生长的奥秘
(女音独白)  因为有了日月,人才知道什么是昼夜的神奇
(男女音齐白) 因为有了飞鸟、走兽、虫鱼,人才知道守护家园的意义

(男音独白,出幻灯片字幕) 天为什么蓝,草为什么绿?什么使月亮放光?
(女音独白,出幻灯片字幕) 什么使太阳温暖?花为什么香?鸟为什么唱?什么使人活着有希望?
(众音齐唱,配乐)天为什么蓝,草为什么绿?什么使月亮放光? 什么使太阳温暖?花为什么香?鸟为什么唱?什么使人活着有希望? 爱使天蓝,爱使草绿,神的爱使太阳温暖,月亮放光,他的爱使花香鸟唱,因为爱使人活着有希望。如果有一天宇宙都变样,我们只求爱永在世上。

(男音独白)  那时候人仰望天空,与神之间信任相待
(女音独白) 那时候是人类的童年
(男音独白)  那时候,人劳作大地,与大自然之间和谐相处
(女音独白) 那时候是人类的童年
(男音独白)  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相依相伴,真诚相爱,
(女音独白) 那时候是人类的童年
(男音独白)  那时候,人有真正健全的人格,没有自我分裂的悲哀
(女音独白) 那时候是人类的童年

(男音独白)  我知道我是谁?
(女音独白)  我是神的孩子
(众音齐和)   我是你的孩子啊,是你的孩子……

(男音独白)  我知道我从哪里来?
(女音独白)  我从神的永恒之乡来
(众音齐和)   我从你的永恒之乡来啊,从你的永恒之乡来……

(男音独白)  我知道我要到哪里去?
(女音独白)  我要到神的永恒之家去
(众音齐和)   我要到你的永恒之家去啊,到你的永恒之家去……
第二章、巴别塔

(男音独白) 人渐渐长大了
(女音独白) 长大后的人,不再有孩子一般的单纯,少年一样的童真。
(男女音齐白) 长大后的人,开始藐视天,藐视地,藐视神

(男音独白)人说:“天算什么?天虽比我高,我却能洞察天上万象的奥妙”
(女音独白)人说:“地算什么?地虽比我广,我却能掌握地上万物的存亡”
(男音独白)人说:“神算什么?神虽比我大,我却能像他一样知善恶,辨真假”
(女音独白)人说:“看啦,我是宇宙的王子,时空的宠儿,我自己的主人”
(男音独白)人说:“为何我要相信神?敬畏神?荣耀神?”
(女音独白)人说:“当相信的是我自己!当敬畏的是我自己,当荣耀的还是我自己!”

(男音独白)那一天,人决定离开神,离开这位生他养他,爱他的父神
(女音独白)那一天,人把自己藏起来,不肯再见神的面。
(男音独白)那一天,神知道人要离去,却仍然轻轻地呼唤他:“孩子,你在哪里?孩子,你在哪里?”
(女音独白)那一天,孩子不再象小时候一样回答:“父亲,我在这里!”
(男女音齐白)那一天,神默默守在家门口,看着人一步步,一步步远走,远走……

(男音独白)人走了,那么自信的走了,走出永恒,走进凡尘;走出家园,走进世间,他并不知道走这条路,会有多么危险。
(男音独白)人来了,那么狂妄的来了,来这大地上,建立文明,建立城市,建立自己的千秋历史。最后,他还建立了一座塔,可以通天入地的塔,来传扬人的伟大,来和神一比高下。
(男女音齐白)巴别塔阿,英雄的巴别塔,革命的巴别塔,人手所造的巴别塔。

(男音独白) 人在塔顶问高天的神,满了夸耀声声:
(女音独白) 看哪,我能创造最伟大的文明,最繁华的城市,最辉煌的人类历史。我才是那创造的王。
(男音独白) 神从高天答塔顶的人,满了叹息阵阵:
(女音独白)  你自夸这伟大的文明,为何你却看不到文明背后,是累累的血痕?
(男音独白) 你自夸这繁华的城市,为何你看不到城市底层,是声声的冤魂?
(女音独白)  你自夸这辉煌的历史,为何你却看不到历史中间,是频频的战争?
(男女音齐白) 因为,人啊,你不愿意认真地看看你自己的罪恶,
(众音齐和)  看看你的罪恶呵!看看你的罪恶

(男音独白) 你不是自夸是最智慧,最高贵的人类么?
(女音独白) 为何你有时候比禽兽还虚伪,还阴暗呢?
(男音独白)  我造你的眼睛,不是为了见证光明么?为何现在有贪婪的光呢?
(女音独白)  我造你的舌头,不是为了表达真理么?为何现在说欺骗的话呢?
(男音独白) 我造你的手,不是为了追求良善么?为何现在做诡诈的事呢?
(女音独白) 我造你的脚,不是为了行走正直么?为何现在行不义的路呢?
(男音独白) 你的理性明知道什么是善,却为何立志行善却行不出来呢?
(女音独白) 你的理性可变可改,有没有准绳呢?
(男音独白) 你的良心明知道什么是恶,却为何还是有做恶的欲望和举动呢?
(女音独白) 你的良心可上可下,有没有尺度呢?
(男音独白) 你为何高看你的理性,你为何美化你的良心?
(女音独白) 你又为何以你的理性论断别人,以你的良心审判别人呢?

(男音独白)人犯了罪,却不认为自己有罪,反而觉得自己就是义。
(女音独白)人背离了神,却不认为自己之上有一位神,反而觉得自己就是神。
(男音独白)然而,即使最看不见自己的罪,最看不见神的人,也能看见一样真实:那就是死。
(女音独白)谁都知道,人终有一死。却不知道,正因为人有了罪,才有了死,罪的代价就是死。
(男音独白)在死亡面前,人所自夸的一切文明,一切城市,一切历史,一切偶像的巴别塔,都不过是黄土一抔,坟墓一座。
(女音独白)就连人自己也是出于尘土,又归于尘土。这才是最大的虚空。
(男音独白,出幻灯片字幕)
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
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的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何处。
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
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众音齐唱,配乐)日光之下有一个谜,忙碌的人群终日寻觅,日光之下有声声叹息,成功失败尽都空虚。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万事令人厌烦,人心怎能说尽!日光之下有一个迷,世世代代谁曾解明?日光之下有声声叹息,生命多象捕风捉影!

(男音独白)然而,人伏在虚空之下,却也在寻找永恒
(女音独白) 一代又一代的人啊,都在寻找那曾经失落的家门
(男女音齐白) 都在不停的找啊,不停的问———

(男音独白)  是什么时候起,人与神之间开始变得陌生,
(女音独白)  昔日的敬畏,变作今日的侮辱与亵渎
(男音独白)  是什么时候起,人与大自然之间开始变得陌生,
(女音独白)  昔日的和谐,变作今日的征服与杀戮
(男音独白)  是什么时候起,人与人之间开始变得陌生,
(女音独白)  昔日的相爱,变作今日的冷漠与伤害?
(男音独白)  是什么时候起,人与自己之间开始变得陌生,
(女音独白)  昔日的完整人格,变作今日的分裂自我?

(男音独白) 我不知道我是谁?
(女音独白) 我只是偶然中的一颗尘埃。
(众音齐和)  我是一颗尘埃啊,一颗尘埃……

(男音独白)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
(女音独白)我从虚空那里来
(众音齐和) 我从虚空中来啊,从虚空中来……

(男音独白)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
(女音独白)我要到虚空那里去
(众音齐和) 我要到虚空哪里去啊,到虚空那里去……
第三章、十字架

(男音独白)人远离了神,但神这位老父亲却不弃绝人
(女音独白)几千年来,神一次又一次借着世上的先知,来提醒人的迷失
(女音独白)他一遍又一遍的问:人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但人不肯听,也不肯悔,也不肯回答神
(男音独白)神爱世人,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
(女音独白)为了劝回他这些在罪中沉沦的孩子,高天之上的神竟然亲自来到世间,变成人的样式
(男音独白)神成为人的样式,不是成为最显赫的贵族,最风光的富豪,最盖世的英雄,最革命的救主
(女音独白)神成为人的样式,是要成为最卑微的人,最悲惨的人,最苦命的人,最冤屈的人

((男音独白)人间最卑微的出生在哪里?
(女音独白)在马槽里,没有枕,没有床,没有婴儿安睡的地方……
(男音独白)然而,神却选择出生在这样的马槽里
(女音独白)神说:“为了爱,我愿意!”

(男音独白)人间最悲惨的死亡在哪里?
(女音独白)在十字架,手被钉,脚被钉,身体被鞭打……
(男音独白)然而,神却选择被钉死在这样的十字架
(女音独白)神说:“为了爱,我愿意!”

(男音独白)人间最苦难的命运在哪里?
(女音独白)在流浪里,受寒冷,受饥饿,受人的嘲笑和逼迫
(男音独白)然而,神却选择这样的命运,
(男音独白)神说:“为了爱,我愿意!”

(男音独白)人间最枉曲的冤案在哪里?
(女音独白)在骷髅地,一个人没有罪,却被当作罪犯被杀害,
一个人没有罪,却为全人类的罪被钉死。
(男音独白)然而,神却选择承受这样的冤屈
(女音独白)神说:“为了爱,我愿意!”

(众音齐唱,配乐)为了爱,神成人样式,尊荣皆舍弃,受时空限制,为了爱,神降生犹大,与渔人为友,生活木匠家。为了爱,耶稣行走于历史,他带来新生,他日日恩赐;为了爱,主流血舍身,为拯救并爱如我罪人。
为了爱,神降卑为人,好使我得见他爱我何深,为了爱,主为我受死,我被罪捆,欲脱无望时;为了爱,复活主与我同行,他日日赐我自由新生命;为了爱,惟有神竟肯来拯救并爱如我罪人。

(男音独白)是的,当金钱、外表、地位、背景、知识这世上的一切把同为上帝所造的人分为三六九等时,造物主却来到人间,饱尝人间一切苦难
(女音独白) 是的,他生于马槽,长于穷乡,死于酷刑,生前没有自己的居所,死后埋在别人的坟墓。
(男音独白)然而,即使如此,人还是不相信他
(女音独白)  正如光来到世间,照亮黑暗,但黑暗却不接受光,
(男音独白) 神寻找人,人却不接受他,反而把他钉在十字架.
(男音独白) 他被人钉死在十字架
(女音独白) 他为人钉死十字架

(男音独白) 他被人的罪钉死在十字架
(女音独白) 他为人的罪钉死在十字架

(男音独白)他被每一个人的罪钉死在十字架,
(女音独白)他为每一个人的罪钉死在十字架

(男音独白)看啦,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女音独白)看啦,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众音齐白)  看啦,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男音独白)他生了,他死了,第三日,他又复活了。
(女音独白)他的复活战胜了罪恶的刑罚——死亡——这个让人最绝望的虚空。

(男音独白)罪啊,你的权势在哪里?你的权势在哪里?
(女音独白)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你的毒钩在哪里?
(男音独白)他的复活将人类从罪恶的权势中赎买回来
(女音独白)他的复活将人类从死亡的毒钩中拯救出来
(男音独白)还使人类得享真正的平安
(女音独白)得享永恒的盼望
(男女齐白)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

(男音独白)他曾应许:“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
(女音独白) 他曾应许:“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男音独白)他曾应许:“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女音独白)他曾应许:“凡信我的,必定有永恒的新生命.。”
(男女音齐白) 他曾应许:“我必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画外音:耶稣传的最后画面)

第四章、生命树

(男音独白)两千多年过去了,今天,神仍然借着耶稣基督的福音,来寻找他的孩子们
(女音独白)寻找我,寻找你,寻找每一个人

(男音独白)看啦,他以他的血来寻找我们
(女音独白)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男音独白)看啦,他以他的泪来寻找我们,
(女音独白)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了平安

(男音独白)看啦,他以他的苦来寻找我们
(女音独白)因他受的咒诅,我们得了祝福

(男音独白)看啦,他以他的死来寻找我们
(女音独白),因他受的死亡,我们得了生命

(男音独白)他说,我来,是要寻找破碎的人
(女音独白)你是否心中伤痕累累,在破碎中寻找安慰?

(男音独白)他说,我来,是要寻找饥渴的人,
(女音独白)你是否追问不到人生的意义,在饥渴中寻找真理?

(男音独白)他说:我来,是要寻找挣扎的人,
(女音独白)你是否常常感觉被罪恶所捆绑,在挣扎中寻找释放?

(男音独白)他说:我来,是要寻找失丧的人,
(女音独白)你是否在这个世界上如同走迷的羊,在失丧中寻找方向?

(男音独白)就在此时此刻,神在问着我,也问着你:孩子,你在哪里?
(女音独白)孩子,你在哪里?
(女音齐和)孩子,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

(男音独白)你可知道,天父正在盼着你回家
(女音独白)天父正在盼着你回家。
(女音齐和)盼着你回家啊,盼着你回家……

(众音齐唱,配乐)回家吧,回家吧,不要再流荡,慈爱膀臂向我伸张,主,我要回家。
我已流荡远离天父,现在要回家。走过悠长罪恶道路,主,我要回家。
今天懊悔流泪悲切,现在要回家。流荡犯罪我已疲乏,主,我要回家
投靠你爱相信你话,现在要回家。我魂衰残我心悲伤,主,我要回家。
加我力量复我盼望,现在要回家。唯你是我所求所望,主,我要回家。
(反复副歌部分)回家吧,回家吧,不要再流荡,慈爱膀臂向我伸张,主,我要回家。

写于2005年圣诞节前夕

寻找(独幕剧)

                               寻找(独幕剧)

                                                                文/喻书琴

时间:晚秋,微暮

地点:一公司写字楼

道具:一桌二椅,桌上置一大广告牌,牌子上写着:家园咨询公司。

人物:一中青年男子,一少年女子。

(幕起)

一中青年男子,穿职业装,低头,伏在桌上写着什么,厚厚一摞文案。

(画外音,齐豫《橄榄树》歌曲)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流浪,还有,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橄榄树……

一少年女子上,背一大包袱,风尘仆仆的样子。

女子:(凝视前方咨询牌,念道)家—园—咨—询-公―司!嗯,家园,很亲切的名字,似乎是我要找的……但不知道是不是……(稍有些犹豫,随后又鼓起勇气)我先去问一问吧。(上前)先生您好!

男子:(抬头)啊,小姐您好,请坐请坐!(递名片)我是家园公司市场推广部经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女子:(坐下)嗯——我想咨询一下,你们家园……

男子:(打断)你放心,我们家园公司的宗旨就是以人为本,为各界人士提供一个真正的家园!你看看,多少人在北京城里漂泊,为的不就是寻找一个家么?而我们家园就是所有漂泊者最好的选择。

女子:那么请问,您说的这个家园在哪里呢?

男子:就在北京最繁华的CBD黄金地段呀,那里是最理想的家居环境。将给您提供一流的绿化,一流的设施,一流的人性化智能服务!

女子:(脸红,小声地)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要找的家园不是外面的,物质上的,一砖一瓦组成的那种,而是……而是(慢慢低头),心里面的那种家园。

男子:(一愣,不屑地)哦,小姐,您太幽默了,你外面的房子都没有,还空谈什么心里面的家园?

少女:(抬头,怀疑地)是么?

男子:当然!你过来看看这满大街忙忙碌碌的人。(幻灯片特写:大街上蜂拥的人群,麻木的神情,疲惫的眼神)他们都在忙些什么?忙着挣钱!为什么要挣钱?很简单,有了钱,才有房,有了房,才有家,有了家,才有心里面的踏实感和安全感嘛!所以,你的当务之急就是挣钱,而不是找什么虚无缥缈的家园。

女子:哦,那么,请问先生您,应该很有钱吧?

男子:(得意地)马马虎虎,马马虎虎。

女子:那么,再请问您,应该也有房子吧?

男子:(得意地)当然,不瞒你说,我刚在这里以内部价新购了一套商品房。

女子:那您又有钱,又有房,一定有真正的家的感觉了,就像刚才您自己说的,是吧?

男子:你——(恼怒地)没想到你还挺会刨根问底的,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女子:(咬咬嘴唇,委屈地低下头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为难你的,我只是想活的更真实一些。对不起。

男子:(看着她,突然摇摇头,叹了叹气)真实?真实!哼,面对真实是需要勇气的。好罢,说实话,如果你是我认识的人——我的同事、我的亲友、我的客户,我社会圈子的人,我会回答说是这样,我会说我有了这些很满足,很充实,因为他们要的就是我这种答案,而我也需要被他们认同,就象我需要被这个社会认同。有趣的是,这样说着说着,我自己也信了这个答案。(突然沉默,似乎陷入沉思之中)

女子:(点头)是啊,很标准的答案。

男子:不过——(停顿片刻,谨慎地看着女子)因为你和我素不相识,你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就象在网络世界一样,人会从平时扮演的各种各样社会身份里解脱出来,更真实的面对自己。我倒可以说说我的真实感受——(再次沉默片刻)我年轻时候曾经相信,有了我所梦想的这些,就会有安息有满足,所以我很努力的奋斗,发展事业,追求自我实现,可真的慢慢有了这些成功,满足感也只是一阵子,接下去居然是——长久的……(停顿,似乎想寻找一个能表达感受的词汇)

女子:(接过话头)长久的虚空!

男子:(一怔)虚空?是的,对,就是虚空!长久的虚空!(叹息一声,又诧异的打量女子)你怎么知道的?

女子:(苦笑)你的感受,我特别明白,因为我也和你一样。不同的是,我以前追求的是爱情,爱情成为我最大的信仰,觉得只要有一个爱我的,我也爱的人,有个家,就会有真正的安息。(陷入回忆,声音变缓变低)但是,后来经历很多感情经历,才发现,我错了,爱情是靠不住的。因为,人是靠不住的。对方,还有我自己都靠不住。可我不知道,又该靠什么?

男子:靠不断的追求!就象我现在追求新的成功,更大的成功,不断的成功,以此来刺激自己充实的活下去,否则,那个空虚会紧紧的咬住我不放。

女子:可是,这不是更大的自欺欺人么?我记得是谁说过的:人一辈子都活在关于幸福想像的欲望里面。得不到,觉得烦恼;得到了,又觉得无聊,所以,人生就象钟摆一样,在烦恼和无聊这两极中摆来摆去。

男子:嗯,说的对,这大概就是人生真相吧,,但又何必说穿呢?又何必想呢?不如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活下去,你问问所有人,不也都是这么着活下来了么?

女子:是啊,所有人都这么着活下来了,可我,可我(悲哀地摇摇头)不想这么活,这样会让我痛苦。

男子:痛苦?呵,小姑娘,你去尝试着遵循着社会的法则来生活,不要再这么漂泊下去了,固执地寻找什么心灵的家园,去象你周围的人一样,他们相信什么,你就相信什么;他们接受什么,你就接受什么;他们追求什么,你就追求什么,慢慢地,你就会变成他们,慢慢地,你就不会痛苦,慢慢地,你甚至会觉得快乐。

女子:(愤怒地)对,我不会再痛苦,但是,我会活得越来越麻木,象一头猪一样麻木!

男子:(冷漠地)哼,当一头快乐的猪有什么不好呢?你看这来来去去的人,这热热闹闹的大街,这花花绿绿的世界,也活得不错。

女子:(讽刺地)好罢,你去做你的快乐的猪吧,而我,要走了。(做起身状)

男子:(有些不忍)等一等,骄傲的小姑娘,你以为我很庸俗,很世故,很麻木,对不对?

女子:(直视他)难道不是吗?

男子:(缓缓叹了口气)其实,我从前跟你一样,很理想主义,思考很多的问题,还读过很多的诗:记得顾城有这样一首: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呵呵,你看,充满理想主义激情,不肯对生活妥协,想活得很真实。

女子:(迟疑地)是吗?的确看不出来。

男子:(自嘲地)不过几年的时光,人老得真快,也变得真快——尤其,到了社会后,在这世界爬摸滚打,也看清了这世界的游戏规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你不能不接受这社会的逻辑。

女子:强者的逻辑。

男子:你想打破它,想成功,就得先接受它,认同它,成为游戏的赢家。

女子:但等到你赢了,可能你也输了——把真正的自己输掉了。

男子:当然,什么都得付出代价!我也慢慢发现,自己变得有点不认识自己了。你看,人的心一浮躁,就很快学会说谎,大大小小的谎言,各种场合的逢场作戏,这世界诱惑太大,贪心也就慢慢被激发出起来了。另外,现在生存竞争压力那么大,你周围人的议论评价,你也不能不在乎,就拼命抓拼命往上爬呗,这样大家才看得起你呀……

女子:(点头)是啊,人很容易变的。说谎、贪心、抓狂、面具……

男子:嗯,你说的好。面具,的确就象带着人格面具一样,我发现有两个自己,一个遵循这个时代的声音,一个遵循着内心的声音;一个是白天的自己,一个是夜晚的自己。在白天,我有追求、有目标、活的生机勃勃,我的身份,我的地位,我的事业给我答案——我知道我是谁。

女子:(苦笑)又一个标准答案!

男子:(看着天已经暗下来,有些伤感)但到了夜晚,尤其很深的黑夜,又没有人的时候。当我安静躺在床上,白天离我很远,突然会觉得白天这一切繁华象一场梦似的。常常会觉得有两个自己在说话,就象一个自己看着另一个自己,他们相互嘲笑,相互指责,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女子:我想,你需要尝试着和自己不断抗争,坚持自己内心的声音!

男子:(冷笑)坚持?!呵,小姑娘,你很勇敢,但也太天真,坚持?坚持那么容易吗?你知不知道现在这社会大城市里的压力,生存的压力,竞争的压力,都把人逼得像什么一样!看看我(拿起厚厚一摞文案)天天得绞尽脑汁写这些虚伪骗人的广告词!在生活的压力面前,个人真是太渺小了!

女子:我看到了,我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城市,大街上、地铁里,几乎人人都是愁苦的一张脸,有钱的,表情冷漠厌倦。没钱的,眼神忧郁呆滞,但同样看不到任何光,任何笑容,任何平安,似乎都被人生的各种劳苦重担压弯了腰,我常常想,就这样了?人生就这样了?

男子:(冷漠地)就这样了!

女子:(不甘地)人总得有条出路呀。

男子:出路?反正人自己是不可能找到出路的。就象你刚才提出来的出路,坚持真正的自己,听起来似乎很英雄,很高尚,很有意义,但我告诉你,这种坚持实际上也是一种荒谬罢了!

女子:(吃惊地)为什么?

男子:(自嘲地)你爱刨根问底,难道也不想想,我们人的一生说到底,就是从摇篮到坟墓的过程!你追问意义也罢,你坚持理想也罢!最后都是要死的呀!嗯,不要皱眉头,这很实际!

女子:你误会了,我懂,只是不甘心这种荒诞性。但——你说的对!

男子:当然对!人年纪越大,越容易想死亡的问题,也不能不想,你看天天报纸上、电视上、网络上报道的都是天灾人祸,看起来离我们自己很远,其实谁又知道自己明天会怎样呢?所以我会问自己:为什么要坚持自我呢?如果人生就是从摇篮到坟墓,坚持也罢,堕落也罢,认认真真活着也罢,玩世不恭活着也罢,结局不都是一样的吗?(激动而自嘲地继续)反正人死如灯灭,在死亡这个最终的虚无面前,做什么不都一样么?既然做什么都一样,为什么不舒舒服服放纵自己一把,快活自己一场!别那么道德主义地要求自己,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及时行乐才最实在,不是吗?相反,你活的那么认真,在死神他老人家看来,反而更像黑色幽默,嗨,你太年轻,不明白。

女子:不,我明白!你只是看新闻看到死亡的阴影,我是亲身经历过死亡的……(再次陷入回忆)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吧,院子里种了好些花的种子,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它们全开了(喜悦地,做花开的手势),开得美极了!我拉着爷爷的手去看,你能想象得到我的欢喜吗?我每天去看它们,和它们说话,给它们浇水,可是,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兴冲冲跑过去,突然发现他们全谢了,一朵也不剩,全谢了,你能够想象得到我的痛苦吗?

男子:唉,其实你不必。自然生灭现象而已嘛!

女子:我不知道他们到那儿去了,我哭着问爷爷,爷爷说,他们死了,死了就不能再见到了。我至今记得,爷爷当时的表情,怪怪的,仿佛离我好远好远……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死亡!

男子:(同情地)唉,看多了,你就习惯了。

女子:(摇头)那一次只是花,但后来就是活生生的人了——后来,爷爷也过世了,再后来,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她是出车祸死的。她死的前一天,我还和她一起放学回家,手拉手,谈到长大后各自的理想,但那一天我看到的就是一堆血。没有热气了。慢慢的,看着一个又一个我所爱的人,来了,又走了,觉得像一阵风,一场梦,一种无常。

男子:是啊,无常。每个人都是被偶然机率抛弃到这个世界上。

女子:就像你刚才说的,死亡看多了,就习惯了。我学会不再哭泣,但我开始背着这个包袱上路了,(指了肩膀上的包袱)不是我自己要走的,是这个包袱不停催着我走的……

男子:(诧异地)这个包袱催着你走?怎么可能?包袱里装的是什么?

女子:(打开背包,空空如也。)

男子:(失望地)可是,什么也没有啊!

女子:对,什么也没有,但就是这什么也没有的虚空让我心里发慌,让我没有确定感,没有生命的把握,没有安息的家园。

男子:那看来你注定要在一个又一个城市漂泊。

女子:但每个城市对我来说,都是过客。

男子:还要走多久?

女子:(摇头)不知道,除非知道了那个答案,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男子:我也不知道。其实,谁又知道呢?不过都是像蚂蚁一样忙忙碌碌活着罢了。

女子:所以,我更要去问啊,不停地去问,不停地去找。

男子:你问不出来的,起码,你问人,是问不出所以然的,因为,人都一样,都是有限的,都要死的。

女子:也许,在人之上,有个更大的永恒的奥秘吧。(坚定地)我想,也许我会问到。

男子:(讥诮地)永恒?永恒他老人家并不说话。

女子:我不信,我还要去找,哪怕找遍天涯海角,找一辈子!(背包起身)

男子:你比我勇敢,我年轻时代像你一样较真,不过现在已经越来越遥远了,大概,真的是老了。主要是心老了。现在,走一步算一步吧。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不过,我真心祝福你,真要找到了那个答案,告诉我一声,也许我会……

(此时,(赞美诗《空谷的回音》音乐声渐渐传来)

我是空谷的回音,四处寻找我的心

 

问遍溪水和山林,我心依然无处寻

 

哦我曾经多彷徨,四周一无安息土

 

笑声留不住欢乐,眼泪带不走痛苦

 

我说生命不稀奇,一声叹息归尘土

 

放弃一切的追求,任凭潮水带我走

 

哦我曾经多彷徨,四周一无安息土

 

笑声留不住欢乐,眼泪带不走痛苦

 

有人曾经告诉我,耶稣正在寻找我

 

他爱能够保护我,他手能够医治我

 

哦我心中多快乐,我又见到那太阳

 

我心紧紧跟随他,我唇还要赞美他

 

朋友你今在哪里,四处奔跑何时已

 

如果你还愿意听,让我再来告诉你

 

耶稣基督救赎主,他曾满足心无数

 

向他倾诉向他哭,他必使你得饱足

 

 女子:你听,多美的声音啊!

男子:是啊,很美……

女子:是从哪里来的呢?从永恒那里么?

(一束微光从舞台尽头淡淡射下,女子朝音乐声伴随的光源处走去,而男子伏案作沉思状。幕落,剧终。)

                                              写于2006年7月,为教会圣诞节事工而作。

                                           刊发于《生命与信仰》2009年第6期,特此鸣谢。

春天是爱我的

春天是爱我的

文/喻书琴 

2002年5月4日中午12点多吧,我把以前的诗打完了。

很饿,去买了一个鸡蛋煎饼,阳光很好,就找阿姨借了把椅子,坐在师大白堆子校区的草地边吃煎饼,阳光实在太好,好的我都不好意思跟它面对面,我眼睛臃肿,头发蓬乱,衣衫破烂,身体肮脏。好在四周都是陌生人,不在乎。

我觉得春天是一个颤巍巍的老祖母,大地是她压在箱子里好久的黑棉布,阳光是她攒了一辈子的金丝线,此时此刻,这个小老太太正戴着老花镜做着针线活,这个想象很让我快乐,因为做好后,我们这些小孩子就有温暖美丽的新衣裳穿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金丝线织进黑棉布,就变成绿衣裳了?问老祖母,她只是笑眯眯的不回答,是不是要我也做了老祖母时才会明白?

许多年前无数花朵绽放的春日下午,我也是搬个小板凳坐在外婆身旁,一边吃饼一边看她做针线活,她眼神不好,我就帮她穿针,一下子就穿进去了,她夸我呢,我的骄傲比阳光还大,那时候我的脸儿洁白红润,阳光是隔壁家的小姑娘,老是偷偷跟我比美,一到下午就把她的小脸一个劲往我脸上凑,看谁的脸更干净,更新鲜,没有痘痘。

现在,我老了,眼神差,散发混浊糜烂的气息,如果春天这个老太太请我帮她穿穿针引引线,我还行么?现在,我大了,隔壁青梅竹马的阳光也长成大姑娘了,尘世的污垢满我的脸,但阳光她更洁白如玉红润如洗,我还认得她,她已认不得我了,她怎么会认得我呢,我都常常认不得自己,在这个没有镜子的世界里。

今天她又把脸往我,还有其他女孩子的脸上凑,别比了,你最美。你永远是水做的,而我们是现在混了泥的水,或曾经流失水的泥,迟早的事。当你笑着迎过来时,我会把脸背过去。

春天是小马的三张回家车票

是朱的四个女友在聚餐

是陈小华的两朵爱情

 

春天是我脚指头上的蚂蚁

是他们幸福的想象

一只馒头一粒大米

 

春天是打瞌睡的猫

杨花儿是鱼

在猫的蓝眼睛海里

游来游去

 

春天是我的外婆

在做针线活

阳光金丝线

大地黑布匹

为着她的小孙女

缝着绿嫁衣

 

春天是我的妹妹

小时候和我一样美

长大后比我美万倍的妹妹

永远纯洁成长的妹妹

让我嫉妒让我自卑的妹妹

喜欢把脸往姐姐脸上凑的妹妹

 

姐姐身心都老了

不想拥抱你的青春妩媚

你却像小时候一样

用天真温柔的小脸

去吻姐姐绞过的眉

和眼影后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