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后记(兼答读者问)

后记(兼答读者问)

一、本书的主旨是什么?

本书主旨是完整呈现自己在30年人生岁月中的心灵成长史。和一般讲述个人心灵成长的自传写作不同的是:我讲述时,始终让这30年的心灵成长指向一个维度,就是神的救赎计划——神要借着在岁月中的拆毁与重建、鞭伤和医治,一点点改变我们(我在自传中涉及到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婚恋观、职业观、时间观、金钱观、教会观、生命观……的改变以及这些观念在具体实践层面的改变),直到我们“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二、本书的主线是什么?

既然命名为“心灵成长史”,所以我在写自传时一直坚持以两条成长脉络为主线:一条为暗色,一条为亮色。但是,在不同成长阶段,这两条成长脉络所涵盖的内容也不同;这两条成长脉络的力量对比也不同:…

阅读全文

第十六章:昼色生命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其数何等众多!我若数点,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诗篇139篇13-18节

我看到你了。

不再需要隔着任何的时空,我就能看到你。

你就那样静静躺卧安睡,而我是否还会不安?这团混沌初开的形体,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又将在某一刻的时间和某一处的空间下,被虚虚抛掷而来,那么,生命,到底是一次偶然,还是一个奥秘?

阅读全文

第十五章:曙色晨光

作者注:本章隐含的主旨如下:

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他打伤我们,也必缠裹。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竭力追求认识他。他出现确如晨光;他必临到我们象甘雨,象滋润田地的春雨。——何西阿书6章1-3节

现在她不得不更深地面对生命深处的撕裂和医治;打伤与缠裹……

面对与祂的相遇,她如何等候祂如晨光,如甘雨?

面对与父母的相遇,她如何处理过往的晦涩经历和现在的复杂境遇?

阅读全文

第十四章:赤色熔炉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神啊,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篇66章9-12节

2005年4月24日,我看到她终于走入婚盟,即将迈上为人妻,为人母的磨砺岁月。

岁月如炼;鼎为炼银,炉为炼金。当芜杂细碎的生活试炼接踵而至时,她如何经历这试验、这熬炼,如何承受这网罗、这重担?

经过水火后,她是否能被领进生命的丰盛之地?她是否能够更深地体会到,东离西有多远,天离地有多高?

阅读全文

第十三章:草色婚盟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我良人对我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因为冬天已往,雨水止住过去了。地上百花开放、百鸟鸣叫的时候已经来到,斑鸠的声音在我们境内也听见了,无花果树的果子渐渐成熟,葡萄树开花放香。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雅歌2章10-13节

因着单纯的委身心愿,她与他订下这份情缘。

然而,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成长世界中的个体,却要走进彼此25年陌生的过去。

从情缘之始到婚盟之日,我们还需要经历怎样的碰撞、磨合和医治?而祂又会以怎样的方式来带领这两个幼小的孩子?

阅读全文

第十二章:素色情缘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良人属我,我也属他;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我的良人哪,求你等到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你要转回,好象羚羊或象小鹿在比特山上。——雅歌2章16-17节

从歧路到乡关,从玛拉到以琳,11月,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此时,她的心已经云淡风轻,知道信仰中的成长,不过在最平常的饮水间。云中虽有锦书寄来,却已灭了情缘之念,断了婚姻之愿。

然而,不经意间一回头,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转回的是谁?往没药山和乳香冈上走的,是谁?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的,又是谁?

阅读全文

第十一章:陌色旷野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主耶和华说,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使他们得以躺卧。失丧的,我必寻找;被逐的,我必领回;受伤的,我必缠裹;有病的,我必医治;只是肥的壮的,我必除灭,也要秉公牧养他们。——以西结书34章15-16节

一转眼,又是一年的5月。

她在歧路中已经迷失很久,从秋到冬,从冬到春,从春到夏,然而,最后等待的却是一场荒谬的错误。无语问苍天,她并不明白为什么?

阅读全文

第十章:寒色歧路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以赛亚书30章20-21节

走过泉源涌流的5月,走过香膏浇奠的8月。10月,天已经渐寒。

而她的心依然如火如荼,以信仰的名义,勇往直前地朝神秘的前路飞奔,却不知那只是一条歧路,她注定会走上的歧路。

当最大的严寒突然席卷而来,只有以艰难当饼,只有以困苦当水时,她能否看到她的教师不再隐藏?能否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阅读全文

第九章:玉色香膏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那城里有一个女人,是个罪人,知道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就拿着盛香膏的玉瓶,站在耶稣背后,挨着他的脚哭,眼泪湿了耶稣的脚,就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用嘴连连亲他的脚,把香膏抹上。——路加福音7章37-38节

我们把时间的帷幕拉得缓些,再缓些……

2003年的8月,我看到她站在那泉源前,更深地袒露曾经的污浊,更深地寻求洁净。

阅读全文

第八章:蜜色泉源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你要谨守耶和华你神的诫命,遵行他的道,敬畏他,因为耶和华你神领你进入美地,那地有河、有泉、有源,从山谷中流出水来;那地有小麦、大麦、葡萄树、无花果树、石榴树、橄榄树和蜜。你在那地不缺食物,一无所缺。那地的石头是铁,山内可以挖铜。你吃得饱足,就要称颂耶和华你的神,因他将那美地赐给你了。——申命记8章6-10节

终于,行经漫漫归途后,她被牧者领进那佳美之地。

是的,那地果然有河、有泉、有源,从山谷中流出水来;那地果然有小麦、大麦、葡萄树、无花果树、石榴树、橄榄树和蜜。

她饮着泉源中汩汩的生命水,尝着那天上所赐的蜜与奶,如同新生的婴孩。然而是否,不再有干渴,不再有饥饿,不再有歧路的到来?

阅读全文

第六章:冥色幽谷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因此,公平离我们远,公义追不上我们。我们指望光亮,却是黑暗;指望光明,却行幽暗。我们摸索墙壁,好象瞎子;我们摸索,如同无目之人。我们晌午绊脚,如在黄昏一样;我们在肥壮人中,象死人一般。我们咆哮如熊,哀鸣如鸽。指望公平,却是没有;指望救恩,却远离我们。我们的过犯在你面前增多,罪恶作见证告我们;过犯与我们同在。至于我们的罪孽,我们都知道。——以赛亚书59章9-12节

从大四到研一,只是一年时间。一切都没变,一切都变了。

一切都没有变,她仍然继续阅读、思考、写作、追问信仰,探索生命存在的根基。

一切都变了,在这种表面的继续下,她敏感地意识到,理想在湮没,纯真在消逝,虚无在生长,暧昧在蔓延……

阅读全文

第五章:暮色骊歌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所说”我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记念造你的主!不要等到日头、光明、月亮、星宿变为黑暗,雨后云彩反回;看守房屋的发颤,有力的屈身,推磨的稀少就止息;从窗户往外看的都昏暗,街门关闭,推磨的响声微小,雀鸟一叫,人就起来,歌唱的女子也都衰微。人怕高处,路上有惊慌;杏树开花,蚱蜢成为重担;人所愿的也都废掉。因为人归他永远的家,吊丧的在街上往来。银链折断,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损坏,水轮在井口破烂;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道书12章1-6节

青春、笔墨、书香、诗歌、友谊、爱情、校园民谣……伴着这一串串明亮的履迹,我看到她走过大二,那一片白衣飘飘的年代,来到1999年的9月。

然而,很快星宿要暗了,雀鸟要叫了,杏花要开了,歌唱的女子要衰微了,人所愿的都要废掉了,尘土要归于地了,未来两年往高处的路上,是谁惊慌了?

当离别的骊歌响起时,我为何竟然察觉她的眼神闪过一丝暮色?

阅读全文

第四章:墨色青春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光本是佳美的,眼见日光也是可悦的。人活多年,就当快乐多年;然而也当想到黑暗的日子。因为这日子必多,所要来的都是虚空。少年人哪,你在幼年时当快乐。在幼年的日子,使你的心欢畅,行你心所愿行的,看你眼所爱看的;却要知道,为这一切的事,神必审问你。所以你当从心中除掉愁烦,从肉体克去邪恶,因为一生的开端和幼年之时,都是虚空的。——传道书11章7-10节

1998年的9月,这个女孩子的青春在笔墨中莺飞草长。

一年前的她,还只是一个羞怯的,迷茫的小女孩,一年后却开始变得日益明朗和坚强。这所校园给予她如此大的自由成长空间,使她能行心所愿行的,能看她眼所爱看的,于是,她说:法大是我的祖国。

光,本是佳美的,眼见日光也是可悦的,然而,是否那条亮色的成长脉络会越来越宽广?是否那条暗色的成长脉络会越来越淡出?

阅读全文

第三章:寂色校园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他不争竞,不喧嚷,街上也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 外邦人都要仰望他的名。——马太福音12章19—21节

虽然草是弱的,但压伤的芦苇,为何没有被折断?虽然光是弱的,但将残的灯火,为何没有被吹灭?虽然人是弱的,但这卑微的生命,为何还有仰望?

阅读全文

第二章:残色少年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人在幼年负轭,这原是好的。他当独坐无言,因为这是耶和华加在他身上的。他当口贴尘埃,或者有指望。他当由人打他的腮颊,要满受凌辱。因为主必不永远丢弃人。主虽使人忧愁,还要照他诸般的慈爱发怜悯。因他并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忧愁。——耶利米哀歌3章27到33节

从幼年到童年,从童年到少年,成长的足迹为何更残缺不堪?人在幼年负轭,原是好的么?当独坐无言、当口贴灰尘、当由人鞭打腮颊么?

在原生家庭、应试教育和所纠结的暗色成长脉络中,她如何掩口残喘?在书籍和友情所交织的亮色成长脉络中,她又如何仰望美善?

在这两种成长脉络相反的张力中,她会形成怎样抵牾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婚姻观?又会拥有怎样复杂的个体性情?

阅读全文

第一章:夜色生命

作者注:本章的隐含主旨如下:

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为何不出母腹绝气? 为何有膝接收我?为何有奶哺养我? 不然,我就早已躺卧安睡,和地上为自己重造荒邱的君王、谋士, 或与有金子、将银子装满了房屋的王子一同安息。或象隐而未现、不到期而落的胎,归于无有,如同未见光的婴孩。在那里恶人止息搅扰,困乏人得享安息,被囚的人同得安逸,不听见督工的声音。大小都在那里,奴仆脱离主人的辖制。受患难的人为何有光赐给他呢?心中愁苦的人为何有生命赐给他呢?——约伯记3章11-20节

阅读全文